第154章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藍血人1作品情挑神秘總裁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我跟他有仇,我不要他的錢。”張盈搖了搖頭。

“什么仇,五年的時間還沒有忘掉?”御天睜大雙眼,“說出來我幫你討回來。”

“他當年…”張盈說著說著又不肯說了,將事情的真相講出來,太傷御天的自尊心了,她可不舍得傷害御天一分一毫,雖然平時兩母子是互相損來損去,但那是越損感情越好。于是她換了一個理由,“他當年啊,間接害得你顧叔叔一只腿殘廢了,所以我不能原諒他。”

御天雖然疑惑這不是事情的真相,可還是作罷。于是他分析道:“假如大權要你回到他的身邊,你會回去否?”

“絕對不回。”張盈堅決的道。

“那我們就要趁機壓榨他多一點錢才能跟他抗衡了。”御天給她出鬼點子,“關于去MIN公司說我是他兒子的事情,我來辦,訂單的事你自己權衡,怎么樣?”

張盈瞇著眼瞄了他一陣,“寶貝,你會不會為了錢將老娘賣掉了?”

“其實我賺錢,都是為了給你養老的。你已經三十一歲了,顧叔叔總是想著有了錢再娶你,如果他一輩子沒有錢,我得養著你啊,你的文筆那么厲害,到時候在報刊雜志上發一篇文說我不孝怎么辦,我的一世英名就毀于一旦啦!”御天心里算計著嘴上卻跟張盈胡扯著。

張盈親了一下他的面頰,“知道就好,如果我嫁不出去,你這輩子也休想娶老婆,俗話說娶了老婆忘了娘,你得跟我過一輩子,知道不?”

“那我的生理問題怎么解決?”御天奸詐的笑道。

“啊…”張盈終于開始抓狂了,他才四歲,哪要去考慮起碼十六歲以后才有的生理問題啊,生了個這么早熟的兒子,她真的是要內牛滿面啊!

權氏公司。

御天放了學之后,沒有回家,而是直接來找權傾九。

權傾九看見這個縮小版的自己,他當然知道御天是為何而來,御天再聰明,總是個孩子。

“先付這四年的撫養費。”御天霸道的伸出手來。

權傾九揚了揚手上已經寫好的支票,“有了這張支票,你直接去找MIN總裁,如果你要玩花樣,知道受害的是誰嗎?”

“反正小張是你的女人,你如果真要XXOO她,我也阻止不了。”御天聳聳小肩膀,他也沒有想過阻止,就他老爹那悶騷樣,如果不是發生了天崩地裂地球毀滅之類的大事,老爹絕對不會強行XXOO他的小張。

遺傳真是個奇怪的東西!權傾九凝視著御天,他的生意頭腦很像自己,而八卦粗口卻又得到了張盈的真傳。

御天看了看支票,皺眉道:“你真小氣,不肯四舍五入,居然還是開三百六十二萬九千四百八十一塊九毛五角的支票!”

權傾九一聽,從真皮黑色坐椅上站起身,走到他的面前,俯低身,非常認真的凝視著他。“御天,生意場上無父子,看好你的錢,別再給我贏回來了。”

無論御天以前發生過什么事,他們都是父子,血脈相連的父子,而要贏得御天的心,他必須要使御天服他才行。

“你也小心你的權氏產業,不要落在我的手上。”御天昂起小小的頭顱,驕傲的道。

權傾九哈哈一笑,向他伸出自己的大手,“就你這小屁孩,想執掌權氏,我們走著瞧,怎么樣?”

御天也伸出小手握住他的大手,像一個成功的生意人一樣,揚起小小的唇線。“小張是我的,權氏也會是我的。”

權傾九揚眸燦爛的笑了,他期待御天執掌權氏的那一刻,那時候,張盈是他的,御天也會是他的。

張盈是他的?他想起這句話時,不由得無聲笑了。當初張盈喜歡他的時候,他對她沒有感覺,而現在他居然認定她是他的,是因為兒子作為紐帶嗎?他問自己。

顧氏公司。

面對顧謙瑾期盼的目光,張盈不知道怎么跟他說這一切。她也想過權傾九出發的動機并不是那么單純,如果是這樣,跟他交易的每一宗案件都是有問題的。

如果說向MIN公司承認御天是他兒子,是他想培養御天的話,那么他給顧氏一千萬的訂單目的卻讓人想不透。

“謙瑾,我覺得PO公司的訂單不宜接,你認為呢?”張盈說出了自己的顧慮。

“是因為總裁是權傾九的原因嗎?”顧謙瑾溫柔的看著她。

“啊…你都知道啊?為什么沒有告訴我?”張盈奇怪的望著他。

交易下的陷阱(盈九22)

交易下的陷阱(盈九22)(2048字)

顧謙瑾示意她別緊張,“我也是在你和他見面之后,涼初才告訴我的。你是不是擔心當年的小兮之事,他對我們會不利啊?”

“我只是覺得他企圖不良,謙瑾,我們手上還有小訂單做,不是一定要接他的單,對不對?”張盈點了點頭。“我擔心他對你不利,謙瑾。”

“當年的恩怨早已經了結了,盈盈,你的擔心是多余的,何況我們現在是生意上的往來。如果能簽下這一千萬的訂單,公司將會徹底改觀,我也不會再是那個無用的顧家少爺。”顧謙瑾握著張盈的手,“何況權先生真想娶小兮的話,不可能拖了五年還沒有結婚,其實當年的事情都是顏家做出來的…”

后面顧謙瑾說了什么,張盈一個字也沒有聽進去,她從很久以前已經不關注權傾九的新聞了,而現在聽到顧謙瑾說他還沒有和顏小兮結婚,心中卻是一片苦澀,她和他…沒有開始就已經結束了。

“盈盈,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我們盡量爭取拿下這一千萬的訂單,你說好不好?”顧謙瑾低頭凝視著她的美麗的小臉。

張盈心里微微有些亂,“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拿下來,謙瑾,如果拿不下來你也不要失望好不好?”

“我相信你,盈盈,你總是有辦法的。”顧謙瑾輕輕擁她入懷,聞著她淡香的發絲。

張盈苦笑,她的所有辦法在面對權傾九時都會失效。

PO公司。

張盈再次拿著合約來到公司時,涼初接待了她。

“你為什么沒有說總裁是權傾九?”張盈喝著咖啡時嘟噥道。

涼初低聲一笑,“我剛走出門你就叫出了我的名字,我以為張小姐記得呢!”

張盈盯著他無辜的模樣,果然是有什么樣的上司就有什么樣的下屬,一個個都是狡猾如狐的生物。

“今天你們總裁又要叫我做什么?”她喝完杯里的咖啡才問道,自從權傾九知道了顧謙瑾有百分之百的意向要簽下這訂單后,就將她使喚來使喚去的。

涼初淡淡的道:“我這就送你去總裁家。”

張盈和涼初來到了權傾九的家門口,涼初停下車,“總裁說你直接進去就行了。”

這是當年權傾九帶她回來過的家,張盈走進去之后,在客廳里站了一會兒,卻見到一個女子從樓上下來,她定睛一看,竟然是顏小兮。

此時顏小兮也認出了她,“張小姐,你怎么會在這里?”

張盈揚了揚手中的合約,“我找總裁簽約,他叫我來這里等他。”

他叫她來,就是看他們的恩愛秀嗎?張盈微微的吸了吸鼻子時,看到男人一身雪白的休閑衣從樓上優雅的走了下來,然后顏小兮親熱的挽著了他的手臂,“傾九,我們要去哪兒選婚紗?”

選婚紗?他們終是要修成正果了嗎?張盈站在原地沒有動,直到權傾九和顏小兮走到了門口,她才聽到權傾九在叫她,“去開車出來。”

做什么?當她是免費的司機?張盈瞪大了眼睛,卻聽到他繼續說道:“我昨晚喝了酒,體內還有酒精,所以不能開車。”

最好是酒后駕車,車毀人亡。張盈在心里腹誹著,卻不得不接過他手上的車鑰匙,去車庫里開了車出來。“請問總裁要去哪里?”

“去本城最好的十家婚紗攝影樓。”權傾九和顏小兮坐在后排。

張盈馬上打電話回公司給前臺,“小丁,麻煩馬上幫我查一下本城最好的十家婚紗攝影樓…”

“你不要問為什么是十家啦,也不要亂猜測人家想結十次婚…”張盈一邊講電話一邊開著車。

忽然背后有人拍她,張盈并未停車,“總裁又有什么吩咐?”

“你不知道開車不能打手提電話嗎?”權傾九淡淡的道。“這也屬于危險駕駛的一種。”

張盈一時氣結,現在輪到他來指責她的開車不負責任了,她無奈的關掉了電話,向著今天的第一家婚紗樓開去。

當顏小兮進試衣間去試婚紗的時候,張盈坐在一邊沙發上喝著水,而權傾九就坐在她的旁邊。

“總裁,我們訂單的合約什么時候簽?”張盈開門見山的問他。

權傾九揚了揚眉,“顧謙瑾叫你來問我的?”

“謙瑾他并不擔心這筆訂單,只是我想早日簽下合約罷了。”張盈隱瞞了真相。

“你的誠意呢?”權傾九淡淡的笑了笑。

“我還沒有誠意嗎?你叫我去給你打掃房間,你叫我給你做司機,你叫我給你泡咖啡,你叫我為你訂餐…哪一件事情我沒有按照你的要求去做,這不叫誠意叫什么?”張盈馬上面對面的瞪著他。

凝視著她俏麗短發下的精致小臉,她連脂粉也未施,給人看上去清爽自然,而身體里散發的淡淡馨香,直直的進入了他的鼻息。他忽然湊到了她的耳邊,輕聲道:“一千萬睡一晚,怎么樣?”

好半天,張盈才醒悟過來,她用一晚陪他睡覺,然后拿到那一千萬的訂單。她忽然一拳就擊了過去,“權傾九,發你的春秋大夢去吧!”

權傾九早已經了解了她的心性,自然這一拳沒有擊中,然后反被他用力一拉,她跌入了他的懷中,他的一只大手擒住了她的雙手,另一只大手毫不客氣的撫上了她的俏臀,五指微微的旋轉,引來張盈顫栗的抽氣聲。

“你的未婚妻就在里面試婚紗,你這樣抱著我不怕她看見嗎?”張盈恨恨的瞪他,這幾天和他相處下來,他似乎根本不像以前那樣冷漠了,可她也不想這么親近。

權傾九微微一笑,“她即使看見了,也會認為是顧氏公司派你在勾引我,顏家對付顧謙瑾也不是一回兩回了,你說他們這次會使什么招術呢?”

“你怎么可以這樣卑鄙!”張盈惱怒的低吼道,顧謙瑾已經被他們整得瘸腿了,而且現在公司贏利又不好,顏家再有什么動作,公司根本就是難以生存下去。

交易下的陷阱(盈九23)

交易下的陷阱(盈九23)(2095字)

“如果你不要表現得像一個憤怒的獅子,我就打算放開你。”權傾九的大手依然停留在她臀上。

張盈氣得直咬牙,“你希望我怎么樣?”

權傾九低頭欣賞著她敢怒不敢言的表情,于是戲弄著她:“你可以像貓咪一樣倦在我的懷里撒嬌…”

“你想也不要想!”張盈直接截斷了他的話,然后在他懷里掙扎了起來。

結果是她愈掙扎,就靠他愈近,以至于隔著一層薄薄的衣衫,她幾乎與他毫無縫隙的貼在了一起,她感受著他男性火熱的溫度,還有他噴薄而出的男性氣息,馬上將她的思緒全部都給擾亂了。

“盈盈,用一個晚上換一千萬的訂單,很劃算,是嗎?”權傾九在她再也不敢動的時候低聲道。

這是他第一次叫她“盈盈”,沒有情人之間的親熱,卻是一份難以言說的曖昧。張盈在瞬間的失神之后才道:“你已經是結婚的人了,難道還要做不忠于婚姻的事情嗎?”

“你也是要打算嫁給顧謙瑾了,那么我和你都不告訴他們,彼此保守著這一個秘密,有什么關系呢!何況,顧謙瑾有多么想得到這一份訂單,你是知道的。只是一個晚上,你和他都可以擁有想要的一切,何樂而不為呢?”權傾九有些懲罰性的咬了咬她的耳垂,滿意的感受著她在他懷中顫栗。

張盈狠狠的瞪著他,“你想的太多了,無論謙瑾如何想得到這份訂單,他卻不會為了訂單讓我和你上床。而我,永遠也不會原諒你當年的所作所為,當你拉著我上手術臺的時候,我就發誓,這一輩子也不會讓你再碰我了。”

一說到當年的情景,權傾九的眸光暗了一暗,控制著她的大手也微微的一松,張盈趁機逃離了他的懷抱,還沒有松一口氣的時候,就看見顏小兮正穿著一件簡單卻裁剪非常有新意的婚紗站在了門口。

當權傾九抬眸望向顏小兮時,她甜蜜的一笑:“傾九,你覺得這件好看嗎?”

張盈眉頭微微一皺,很明顯的顏小兮是看見了她和權傾九在糾纏,一個馬上要結婚的女人不僅能忍受男人如此,還要裝一幅笑臉給他看。這樣的婚姻,牢靠嗎?

權傾九自然將張盈的表情悉數納入了眼中,他淡然一笑,“風格不是很適合你,明天再去別的婚紗店看吧!”

說完他站起身,“涼初會送你回去。”然后經過張盈的身邊時,“送我回公司。”

就這樣婚紗試到了一半,男主角就無原無故的退場了,只留下顏小兮一個人呆在婚紗樓里等涼初。

這個男人看似溫潤如玉,實則冷酷無情。張盈早已經見識過他的手段,對于顏小兮的遭遇,她也只有唏噓感嘆了。

張盈跟著權傾九到了樓下,遞車鑰匙給他,“你自己開回公司吧!”

“怎么?天天做顧謙瑾的司機,卻做不了我一天的司機?”權傾九瞇著眼望她。

“謙瑾的腳有殘疾,你難道腿斷掉了啊?”張盈沒有好氣的道。

權傾九一眼爆出她的心事,“你無非想早點趕回顧謙瑾的身邊,擔心他被顏家打瘸另外一只腳,是不是?”

“也不看看是誰害的!”張盈生氣的道。

權傾九正色道:“一個男人連自己都保護不了,又怎么去保護他的女人?你會和這樣懦弱的男人過一輩子?”

“比起有的扼殺自己兒子的男人,我覺得謙瑾是個真男人。”張盈說完轉身就走,這個訂單她已經努力了,可拿不到。她也不想再受他的氣了。

權傾九的話在她的背后響了起來:“送我回公司,我在車上看合約。”

張盈一頓,然后慢慢的轉身,見他不像是說笑的樣子。

權傾九見愣在那里一動也不動,不由瞇眼道:“對于你用一晚換一千萬的訂單無動于衷,我挺喜歡你的風格,于是我決定看合約簽合同。”

張盈向前走了幾步,她是什么樣的人,他不是一向都看得通透嗎?現在假心假意的說這些話,她是三十歲的女人,不是一個三歲的女人那么好哄。

上了車之后,權傾九從張盈手上拿過合同,專注的看了起來。而張盈也就再相信他一次,認真的開起車,向著權氏公司開去。

到了權氏公司,權傾九也已經看完了資料,他望向了張盈,“我考慮一下,再給你最后的答案。如果你想通了,也可以隨時直接撥打我的電話。”

張盈站在原地,凝望著他頎長而修長的背影,漸漸消失在了陽光底下,她淡淡的轉過身,然后離開。

張盈回到公司后,剛好遇到了顏小兮正準備離開顧氏公司。那么她和權傾九在一起的時候,顏小兮也就是和顧謙瑾在一起了。

“張小姐,合約簽好了嗎?”顏小兮關心的道。

“合約簽沒有簽好,不勞煩顏小姐關心。”張盈語氣有些冰冷,對于顏家傷害顧謙瑾的事情,也始終不能釋懷。

“張小姐可是因為我來看謙瑾而吃醋了?”顏小兮掩嘴笑道。

剛好顧謙瑾出來送客,他聽到后,將有些冷漠的張盈攬入了懷中,“盈盈才不會這么小氣,盈盈是不忍心我受到傷害。”

張盈沒有說話,如此懂得她的男人,她不需要語言,他已經明白。

顏小兮聽顧謙瑾如此之說,她只是意味深長的望了一眼張盈,“不知道張小姐是怕誰傷害到謙瑾呢?”

“謙瑾,我有些累了。”張盈不想跟顏小兮再陽奉陰違的講下去。

顧謙瑾馬上愛憐的撫了撫她的頭發,“晚上我煲湯給你喝。”張盈開心的點了點頭之后,他才吩咐自己的秘書,“送顏小姐下去吧!”

顏小兮落寞的離開,她今天受到了權傾九的冷落,而顧謙瑾對她也是非常的疏遠。

張盈在顏小兮離開之后,啞聲道:“對不起謙瑾,我今天也沒有拿到簽好的合約。”

“傻女孩,這么大的訂單,對方肯定要慎重而行,當然不會那么容易就拿得到了,你最近是不是有些緊張,我看你的氣色不是很好。”顧謙瑾凝視著她的小臉。

吻你不準掙扎(盈九24)

是啊,自從遇到了權傾九之后,她就失眠多夢,她總是夢見他要搶走御天,他會對顧謙瑾不利,她的生活本來已經走上正軌,因為他的出現,再次陷入了危機之中。

所以,張盈發現,權傾九就是命里的克星。

見張盈陷入沉思之中沒有說話,顧謙瑾又道:“一定是最近太累了,這個周末我們帶著御天去放風箏,去野外放松心情怎么樣?”

“好啊!”她也確實該去野外走走了,最近她一直都透不過氣來。

晚上回到家,御天正在電腦上認真的做些什么,張盈湊過去一看,竟然是些經濟方面的分析圖。

“寶貝,你怎么會這些?”她知道他聰明,可這些曲線圖她看得都是頭大,而四歲的兒子卻做得全神貫注。

御天頭也沒有抬,“我準備打敗權氏公司。”

張盈嚇得一屁股跌入了沙發里,她今天沒有聽錯吧!為什么兩父子都是語出驚人呢!一個要一千萬買她一夜,一個要白手起家打敗龍頭產業公司權氏。

數據分析完畢之后,御天一見她的樣子,不由皺眉道:“怎么,不相信我能做到?”

“兒子,有自信是好事,可是權氏有多雄厚,那不是鬧著玩的。”張盈頭痛的道。

御天從電腦桌旁走到了她的身邊,用小小的手指按摩著她的太陽穴,軟軟的童音里是非常堅定的決心,“小張,我說到做到。”

“那…他呢?”張盈擔心權傾九那一句話也是真的。

御天將小腦袋抵在她的臉頰旁,“他說了什么?”

  如果覺得情挑神秘總裁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藍血人1小說全集特種軍官的嬌妻情挑神秘總裁冷血壞總裁單身媽咪:總裁別太壞,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k8彩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