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藍血人1作品情挑神秘總裁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而且這一次,多了一個人出來,那就是非尋…

她在夢里見到非尋滿身是血,向她伸出了手,似乎是在求助,又像是想將她擁有…

她估計這是非尋臨死前的樣子,她嚇了一跳,卻又跑不開來。

緊接著,出現的還有碧乙,碧乙拿著畫筆,在飛舞著作畫,在她想要看清楚他畫什么時,碧乙卻又將畫筆往胸口插去…

“啊…啊…”藍心知嚇得大叫了起來。

這些被別人害到慘死的人,或者是自己自殘的慘景,此時全部出現在了藍心知的面前。

這是為什么?

她的夢里怎么都會有這一些人?

這究竟是怎么的夢?

她揮舞著手想要醒過來,她喊了很大的聲音,卻始終醒不過來,也沒有聲音…

當她疼得冷汗直流的時候,手指也深深的陷進了自己的肌膚里時,拓跋野醒了過來。

“心知…你怎么啦?”

他見她小臉皺成一團,而手和腳都繃得緊緊的,她有掙扎的痕跡,但卻看上去成效不大。而且,他發現她的身體很想表達什么,卻又變得異常僵硬,似乎是控制不住的樣子。

“降頭?”

拓跋野為自己的推斷大駭,他凝神靜氣,將她和他的手掌相對,將自己強勢的思想和靈魂傳到了她的腦海里。

過了好一陣,藍心知慢慢的平靜了下來,然后倒在了他的懷中。

“野,我的頭好痛…我的好像裝的全是火藥,全部要爆炸開來一樣…”藍心知用手去捶打頭部。

拓跋野見她的意識開始回到腦海里,將她抱入懷中,大手握住她的小手,然后將頭摁入他的胸膛,“心知,我馬上帶你去醫院。”

“你明天還有會議要開不要再折騰了,去樓下藥房里叫風間拿點治頭痛的藥給我就好了…”藍心知搖著頭道。

聽到她提起風間,拓跋野眼神一暗,風間已經走了四年了。“心知,再重要的會議也沒有你的身體重要,看看你疼得臉色都發青了,痛就咬著我的胳膊,來…”

拓跋野刻不容緩的抱起她,向著樓下沖了去。“翼斯,開車!”

梨冰守護在半山別墅莊園里,而翼斯馬上將車開了出來,一路飛馳往醫院開去。

而拓跋野見藍心知痛苦的連說話也變得困難,他在車上已經通知了醫院的腦科醫生,并召集了其他的醫生一起參加會診。

“咬著我的手…心知,乖…”他將手掌伸進了她的牙齒間,他在伸進去之前能清晰的聽見她牙齒打顫的聲音。

藍心知聽著他的聲音就在耳畔,而她在咬著他寬厚的大手時,似乎疼痛才會減少一點點。

“野…野…”她又心疼他的手,卻又惱怒自己的頭痛。

拓跋野另外一只手輕撫著她的頭:“看著你疼,我恨不得能轉移所有的疼痛到我的身上來。心知,再堅持一下,醫院很快就會到了。我在你的身邊,會一直在的…”

很快,醫院里全體醫生進行了會診,藍心知的身體肌能全部正常,只是體質微微偏弱。

“你們依然是全體在此待命。”拓跋野下令。

“是!總裁。”所有人一起回答。

拓跋野進入了藍心知的房間,見她微微的平靜了下來。

“心知,現在怎么樣了?你在睡夢中見到了什么?”

“現在好多了,野…”藍心知望著他,將剛才睡夢中的情景講了一遍給他聽。

“心知,我懷疑是有人向你下了降頭,醫生都檢查過你的身體,一切肌能都是正常的。”拓跋野說出了心中的疑問。

藍心知想起拓跋野中了降頭那一次,難怪他說來醫院沒有用。“可是,上次給你下降頭的是非尋,可他已經死了呀!”

“這世界上不止他一個人會下啊,他身邊的人…”

“藍心晴!”藍心知馬上瞪大眼睛叫了起來。

現在對她還有著歹毒心思的人,首當其沖的就是藍心晴了,何況,她和非尋曾經是未婚夫妻,雖然后來非尋死了,她肯定也會一些這些東西的。

拓跋野點了點頭:“我也認為是她。”

“她太過份了!我們還沒有找她算帳呢!她居然又起了這么多邪惡的心思,還要這樣來害我!”藍心知手握緊拳,“這一次無論如何也不能再放過她了。”

“好!”拓跋野等的也就是藍心知的這一句話,而且這一次藍心晴又傷害藍心知,這對拓跋野來說,是最最不能容忍的事,何況他早就有將藍心晴K掉的心思。

他將藍心知從床上抱起來,向外走去。然后一邊布置:“梨冰負責半山別墅兩個孩子的安全,翼斯跟我去冠蘭湖畔別墅。”

梨冰其實是非常想去冠蘭湖畔別墅,親自結果了藍心晴的性命來為風間報仇的。可是,天下和無雙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因為,那更是由風間用生命換來的。

翼斯帶著人跟在拓跋野的身后,當他們開車來到了冠蘭湖畔的別墅時,整個別墅黑漆漆一片,看上去有一些陰森森的恐怖,還有一些說不出的詭異的黑暗。

“翼斯,你帶人包圍整個別墅,不能讓一只蚊子飛出去。”拓跋野命令他。

“是!爺。”翼斯在風間走后,也逐漸成長起來,可以獨擋一面了。

“對不起,野…”藍心知輕聲道。

“你呀你,這個時候還說傻話嗎?”拓跋野自然知道她在傷感些什么。

愛你愛我(結局1)

愛你愛我(結局1)

這怎么能是傻話呢!

這是她真心的道歉話。

拓跋野給了她一棟這么豪華壯觀的別墅,她沒有好好的珍惜,反而是和非尋作了交易,現在轉展之后,到達了藍心晴的手上。

“你放心,是我們的它跑也跑不掉的。”拓跋野安慰著她。

當房間的燈全部打開來時,整個別墅又恢復了生機盎然的朝氣,在黑夜里,依然像是一顆璀璨的夜明珠,散發出奪目的光芒。

藍心知看著這里的一切,曾經埋葬著她的幸福,現如今勾起她的回憶。

她本是一個性情涼薄的人,面對如烈火般炙熱的拓跋野,也被他燃燒著她的身體她的心。

這里的一花、一草、一木、一燈、一桌、一椅,都曾留有她的印記,此次回來這里,雖然是找藍心晴,但是,難免再次勾起她對過往的思念。

很快,翼斯抓住了半瘋半癲的顏如玉,“爺,她怎么處置?”

“先將她綁起來,找到藍心晴再說。”拓跋野瞄也沒有瞄這個女人,然后對著藍心知道:“心知,走,我們上樓!”

藍心知和他一起到達了二樓,穿過寬敞的客廳,見到臥室的門打開來。藍心晴一身雪白的婚紗服出現在他們的視野里,她畫了非常精致的妝,讓人看上去非常的漂亮,而且這些年的吸毒,讓她早從嬰兒肥變成了骨感的之美了。

“野少,你來了!”她微微一笑,似乎等了他好久似的。

拓跋野凝視著她,冷冷的道:“藍心晴,你又在玩什么花樣?”

“我只是想見你。”藍心晴低低的嘆了一聲。“如果不用這種方法,你又怎么會來呢?你在乎的從來就只是藍心知,對嗎?”

“我從來就只在乎她,你說得很對。”拓跋野厲聲道,“你在用降頭來害心知,你可知道你從來就沒有做過好人!”

“我不是好人?”藍心晴站在他的面前,輕輕的笑道:“野少又何曾做過好人?既然我們都是壞人,那不更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嗎?”

“你還真是不要臉!”說話的是藍心知,她站在了拓跋野的前面,“藍心晴,你今天還有什么話好說?”

“姐姐,叫慣了你十多年的姐姐,突然發現你不是我的姐姐時,我又為你感到悲哀了,你可知道,你一直在重復著你母親的命運,被男人們轉手來轉手去而已!”藍心晴笑道。

藍心知凝視著她:“在上次碧乙死的時候,我就說過,我再也沒有你這個妹妹了。所以,請不要再叫我姐姐。另外我想要告訴你一句話:命運可以重蹈覆轍,但生活不能一錯再錯。即使是相同的命運發生在我和媽媽的身上,但我和媽媽都已經戰勝了這種黑色命運,現在生活得既幸福又甜蜜。”

藍心晴臉色一變,但很快又鎮定了下來,她將目光望向了拓跋野:“野少,還記得這個客廳嗎?我和你在這里歡愛過,對嗎?”

對于這件事情,拓跋野自知是他理虧,他抿了抿唇而沒有說話。

藍心知當時就是這間臥室里面,被他用天蠶絲綁住,而他則利用藍心晴試圖達到控制藍心知的目的,當時的他,真的很壞很壞…

“對不起,心知…”他低啞著聲音,他知道那一次是他的錯,他真的是被她氣得失去了理智,才會做了那等事情來。

藍心知雖然沒有說話,卻執起了他溫暖的大掌,這種無聲的原諒,早已經在兩人的心間傳遞開來了。

藍心晴一看兩人不僅沒有被她挑撥離間,反而是感情越來越甜蜜了,她冷哼一聲道:“拓跋野,你對不起的是我,你跟藍心知講什么對不起?”

“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我從來不覺得對不起任何人,心知除外。”拓跋野狼眸一狠,視線如箭一樣射向了她。“我今天來不是跟你提從前講廢話的,馬上給我解了心知的降頭。”

藍心晴馬上笑了起來,“野少,我既然得不到你,就毀了你最心愛的女人,也何曾不是一件好事?你那么愛她,那么在乎她,我就偏讓她在你的面前受折磨而死去!”

“你…”拓跋野伸手就給了藍心晴一巴掌,“你如果不肯解降,我下一掌就是要的命。”

“要我的命啊,你拿去啊…反正藍氏公司沒有了,是不是你在背后操縱藍氏公司的股票,是不是你檢舉了楊啟發的賄賂記錄,你不是一早就在出手逼我嗎?何必現在才要我的命呢?”藍心晴的半邊臉又紅又腫,可想而知拓跋野的力道之大。

拓跋野大方的承認:“藍氏公司本來就是屬于齊家的,心知作為齊家之后,理所應當的繼承公司。至于楊啟發,如果他在任職期間沒有桃色記錄沒有賄賂記錄的話,我又怎么能檢舉得了他?關于這兩樣,這不是在對付你,我是在警告你。心知對你的一再忍讓,你卻從來不曾體會過她對你的好,現在反而還下降頭對她,你不是該死是什么?”

藍心晴嘆了一口氣:“我死有什么關系?關鍵是你最愛的女人也活不了,這就是最凄涼之處。”

她一說完,拿出注射器向自己的靜脈血管里注射了一支毒品。

“痛…”藍心知馬上叫了起來,她看著自己的手臂靜脈血管處。藍心晴的那一針,雖然是打在藍心晴的身上,卻痛在了她的身上一樣。“藍心晴,你注射的是什么?”

“藍心知,既然你男人說你善良就算了,你還這么無知嗎?拿著注射器能注射什么?”藍心晴晃了晃空空的注射器,然后伸出自己的手晃了晃。

“你注射毒品?”藍心知咬著牙吼道,她看到藍心晴的手臂上很多根本就能愈合的針口,“你什么時候染上的這個?”

“什么時候?你問我什么時候?”藍心晴不可抑制的哈哈大笑了起來:“還記得你的前夫非尋嗎?”

愛你愛我(結局2)

“關非尋什么事?”藍心知痛得倒在了拓跋野的懷里。

藍心晴將注射器摔到了地上,再用腳踩了幾踩之后,才道:“非尋從一開始不喜歡你,到最后不也是想得到你嗎?難道你不知道嗎?藍心知!他叫著你的名字和我歡愛,還踢掉我肚子里的孩子…不僅如此,他還用毒品來達到控制我的目的…”

“那是你咎由自取,你如果不殺了愛著你寵著你疼著你的碧乙,你又怎么會落得今天這樣的下場?你如果當時肯珍惜這個上進的青年,又怎么會生出后來那么多的事?這么多年了,你的心中可曾為碧乙當年的事有過一秒種的后悔和內疚過?”藍心知痛心疾首的瞪著她。

“碧乙…碧乙…”藍心晴似乎好久都沒有再想起這個男人了,她沉思了片刻之后,又哈哈大笑:“碧乙…我夢見他拿著畫筆在刺自己,他問我為什么要殺他?還有非尋,他問我為什么要推他下樓?”

非尋也是她下的手?

藍心知凝望著她,非尋做了很多傷在害理的事情,且不說他該不該死,可是碧乙從頭到尾就是一個好青年,一個單純的愛著藍心晴的好青年。

“藍心晴,馬上給我解降!”拓跋野一腳中藍心晴的心窩,卻看到藍心知的口中吐了一口鮮血,“心知…”

“野…”藍心知痛得緊緊的抓著他的手腕。

“藍心晴你做了什么?”拓跋野將藍心知緊緊的抱在懷中,狠厲殺人的目光射向藍心晴。

“我只是想和藍心知一起,跟你過日子罷了…”藍心晴卻笑了,然后血水從她的唇邊溢出。

拓跋野瞬間明白過來:“你將你的生命線和心知的綁在了一起?”

“野少就是野少,真是人在之龍,我就是喜歡…”藍心晴有恃無恐。

“你本就無意嫁給非尋,你和他在一起,一直就是想知道這些古老的巫術,然后不惜一切代價的想要得到,你卻沒有想到非尋會暴力對你,所以你才出手殺了他!”拓跋野看穿她的心事。

“你說的沒錯!”藍心晴早就謀劃這一天了,她想要得到的東西,就一定要得到。“野少,你又不是沒有一起享受過我們兩姐妹,再一次重溫這種生活而已嘛!來嘛!”

“不要,野…”藍心知也明白了過來,她雖然對于巫術相知的甚少,但從他們的談話中,也明白了過來,她和藍心晴的生命線被綁在了一起,藍心晴若被拓跋野處死,她也會死掉。所以,藍心晴要求加入他們夫妻之間的生活。

“藍心知,你還想痛嗎?”藍心晴說著又用手捶了一下自己的胸口。

藍心知忍著痛楚沒有叫出聲來,藍心晴若自殘自己的身體,她則會一樣感覺到很痛很痛。

這…也就是藍心晴在非尋手上學到的邪術。

“心知,不要說話,交給我來做!”拓跋野輕聲安撫著她,并用衣袖抹去她唇角的血水,“你放心,我說的話永遠都只對你有效,這一生,我只要你…”

“好!”她輕輕的握著他的大手,“我相信你!”

“乖!”拓跋野微微一笑,將手腕上的血滴入了她的嘴里。

“野…”藍心知大驚,她不知道他何時飛刃已經在手上劃破了他的血管。

他的這一舉動,她自是明白為什么。

曾經,當童書想要進入她的身體殺死她永遠霸占她時,就是因為拓跋野的血曾經融入她的身體里,而救了她一命。

現在,這個男人再次這樣對她進行施救,她淚眼朦朧的凝望著他:“夠了,野…不要了…我不痛…”

她真的不痛了,看著他這樣用血來救自己,她什么痛都全部跑光了,只有對他身體的擔心了。

“不痛了就是見效了…來…再來一次…”男人始終帶著微微的笑容,語氣也是一慣的寵溺。

別說是能用他的血可以救她,就是要他的命,他也會給她。

他知道她心疼他,可是,心知,你疼著呢!我會更痛的,知道嗎?

當腥紅的血在藍心知的身體里運行時,她凝望著這個和他相依相伴了五年的男人,歲月的流逝絲毫也不影響他的英俊和偉岸,反而是更顯成熟男人的極致魅力了。

“我有沒有說過你很帥?很帥很帥的那一種?”她含淚笑了。

拓跋野見她情緒好了很多,他啞然道:“你雖然沒有說,但我猜得到,你認為我帥,很帥很帥的那一種。”

真是厚臉皮的男人!

她用手抱住他:“野,你很帥,很帥很帥…”

“老婆說得很對很對,獎勵一個香吻!”話還沒有說完,他已經在她的唇邊偷吻了一個。

呆在一旁的藍心晴見到拓跋野和藍心知居然一邊相救一邊還,“我不信,我不信對你起不了作用…”

“愛的力量最偉大!它可以戰勝一切的。”藍心知撕下自己衣服上的下擺,為拓跋野的手臂包扎了起來。

她牽著拓跋野受傷的那一只手,注視著接近瘋狂的藍心晴。“心晴,去警局自首吧!為你曾經做的錯事承擔起責任。”

“藍心知,你真夠天真!我死也不會去那個地方的,今天我得不到你的男人,也要將你們給毀掉。”藍心晴望向了他們。

“冠蘭湖畔別墅我已經派人完全包圍,你也逃不出去。藍心晴你可能忘記了一樣東西,非尋是御凰國的人,我亦是,他會的東西我都會,而我的會他卻不會。所以,就憑你學得那么一點害人的巫術,根本在我面前起不了作用。”拓跋野冷冷的對她施加心里壓力。

藍心晴當然不知道拓跋野說的是真是假,她頓時亂了方寸,跑回房間拿出一個照藍心知做出來的小膠娃娃,“不可能起不了作用!如果真起不了作用,你們就不會跑來這里找我了?我現在就要試一試,看誰更厲害!”

愛你愛我(結局3)

藍心晴用力一捏膠娃娃,藍心知就感覺到窒息的難受,而此時的藍心晴被拓跋野激得方寸大亂,自是沒有注意到藍心知的表情有什么變化。

“心晴,你怎么樣?”隨著樓梯間一聲喊,是顏如玉被翼斯帶了上來。

“媽,你被他們抓住了。”藍心晴微微一怔,“那正好,大家就一起死了吧!”

“我不要死…”顏如玉此時似乎又很清醒了,“我要等老楊出來,將你們這些人全部抓起來,治你們的罪…”

  如果覺得情挑神秘總裁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藍血人1小說全集特種軍官的嬌妻情挑神秘總裁冷血壞總裁單身媽咪:總裁別太壞,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k8彩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