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藍血人1作品情挑神秘總裁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野…”藍心知不知道怎么開口說,“你下班了就先接孩子們回家吧!我看著車上的GPS開回家去。”

當藍心知開車回到了家中時,拓跋野已經抱著天下和無雙在門口等她。

“心知,出了什么事?”

“我…”藍心知望著他懷里的一對寶貝,拓跋野能對天下和無雙這么好,即使知道他們不是他親生的,亦是這樣。

那么,藍凌霄對她呢?藍凌霄知道自己非他親生的嗎?那個刀疤臉為何會這樣說呢?如果她不是刀痕臉的女兒,為什么母親又會受他的威脅呢!

“媽咪今天這么晚回家?是不是去玩了?”無雙“咯咯”的笑道。

天下也笑道:“爹地,媽咪今天像是有心事呢!”

藍心知望著這一對雙胞胎,他們何其有幸,有拓跋野這樣的父親來愛他們,她不由感嘆道:“天下、無雙,你們知道嗎?你們是世界最幸福的孩子!”

而她呢,藍凌霄只當她是聯姻的棋子,現在出現的刀疤臉也只是拿她來威脅母親給他錢花。

她的父親,全都是這樣的人。

“我們當然幸福啦!因為我們有爹地和媽咪來愛我們。”無雙撒嬌道。

拓跋野見藍心知的狀況非常不好,他將兩個孩子放在了地上,“天下,帶妹妹去寫作業。”

天下聽話的牽著無雙的手向樓上走去,而拓跋野則走過來將心知抱入了懷中。

“心知,怎么啦?”

“野…”藍心知抱著他的腰,熱淚盈眶,謝謝你給孩子們這么美好的童年,謝謝你…

“心知…”拓跋野抬起她的小臉,著急的問道:“什么事情,怎么哭了?”

“我…”藍心知話到嘴邊,卻又不知道該怎么樣開口。

“有什么事都要告訴我,明白嗎?”拓跋野不容她逃避,低頭親吻她的唇片,“心知,你要知道,我一直在你身邊,孩子們也是…”

藍心知感覺著他火熱的唇滾燙著她,她含淚道:“你今天不是問我去了哪里嗎?我見到媽媽和一個刀疤臉在山上用金錢做交易,那個刀疤臉說我是他的親生女兒…野,你說怎么會這樣呢?我是不是應該找母親問清楚?”

拓跋野也一震,他沒有想到藍心知的身世居然是一波三折、迷霧重重,藍凌霄如此待她,想必也是知道內情,可是藍凌霄已經死了,那么唯一知曉內情的人就是刀疤臉和齊婉婉了。

“如果你找媽媽問的話,難免會尷尬,我們先找到刀疤再說!”

只聽老婆的話3

藍心晴一想,也是的。

如果自己忽然之間問母親有關于刀疤臉和藍凌霄之間的關系時,母親會怎么想,她既然有意掩埋這一段塵封了二十多年的歷史,又怎么會突然說了出來。

“野…”她忽然之間覺得好難受。

“心知,別著急,可能事情沒有你想得那么復雜。”拓跋野安慰著她,“今天你也累了,早點上樓去梳洗,等下次媽媽再見刀疤臉的時候,你叫我一起去。我先捉了刀疤臉問清楚是怎么回事,然后才能下定論。”

“也只有這樣了。”藍心知伏在他的懷中,“野,你最近的生意怎么樣?我最近老是覺得心里不安,你一定要小心一些,好嗎?”

“你會不會是最近一個人閑在家,天下和無雙都去上課了,一個人在家胡思亂想,所以才會覺得不安,要不明天我陪你去度假,休息一段時間。”拓跋野拉著她的手上樓。

“不用啦!”可能真是自己想得太多了,藍心知無奈的笑了笑:“野,我先去洗澡。”

“去吧!”他點點頭。

看著她進了浴室,他拿出一支雪茄來抽,忽然出現的刀疤臉,還有齊婉婉要隱瞞的事情,這其中還有些什么聯系?

正想著之際,忽然聽到浴室傳來了一聲“啊…”的慘叫聲,“心知…”

他飛奔而入,見到藍心知跪坐在地上,正驚慌失措的拾著地上的殘碎的玉觀音。

“心知,你怎么啦?”他撫著她的臉。

“野…這塊保平安的玉觀音碎了…一定會是有事發生,一定有什么大事發生的…”藍心知的身上還有水珠,她的大眼睛里也布滿了淚水。

拓跋野將她抱起來,用大浴巾包住她,“玉器的東西,本來就很容易碎裂,這只是你不小心碰碎而已,別擔心。心知…”

“可是,我已經戴了四年多了都沒有損害,為什么現在卻破碎成了一粒一粒的珠了?野…我好怕…”藍心知用手勾住他的脖子,這枚玉觀音是阿婆送給她保平安的,當時她被童書附身,一直保著她的平安。可是現在…

“心知,有我在你身邊,別怕…”拓跋野低頭親吻她的臉頰。

“你一定要好好的…野…”藍心知抱緊了他。

拓跋野抱著她:“心知,我會的,我一定會好好的,你別擔心…”

藍心知晚上睡覺的時候,總是睡不安穩,她夢見了童書的情景,也夢見童畫,夢見她們兩姐妹都在向她索命。

當她滿身是汗的醒來的時候,卻恍然見到童書和童畫兩姐妹在窗戶旁邊飄來飄去。

她雖然一向不信鬼,可是當童書的詭異畫筆事件真正發生在身邊的時候,還是由不得她不去信這個。

“童書…童畫…是你們嗎?”她望著窗外飄來飄去的人影。

可是,沒有人答她。

黑暗之中,亦是靜得連呼吸聲都輕不中聞。

而且,一直睡在她身邊的拓跋野也不知道去了何處。

忽然,一張紙從窗戶邊飄了進來,這是用白色的萱紙和紅色的字體寫成:

“藍心知,拓跋野已經被我們帶走,我們在地獄里等你一起團聚。──童書、童畫。”

“啊…”藍心知尖叫了起來…

“心知…心知你怎么啦…”睡在她身旁的拓跋野抱著她亂瞪的身體。

藍心知緊閉著雙眼,雙手胡亂的飛舞著,幾次打到了拓跋野的臉上,男人一只大手握著她的小手,兩條長腿壓著她亂蹬的腳,高大的身子覆蓋在她的身上。

“心知,醒過來…乖,你在做惡夢而已…”他輕聲喚著她,并輕輕的拍打著她汗濕的面頰。

“不要…不要帶走我的野…”藍心知還沉浸在夢魔中醒不過來。

拓跋野拿著干毛巾抹去她臉頰上的汗水,抱著她汗濕的身子,“心知…醒來,我在你的身邊,小心心,別怕…”

“野…不要跟她們走,不要…”她聽到好熟悉的聲音,聞到了好熟悉的龍涎香。

“我不會跟任何人走的,我只會跟你在一起。心知,醒過來睜開眼睛,你就會看到我,真的,我不騙你,心知…”

聽著男人的聲音,藍心知慢慢的睜開了眼睛,她好怕一醒來時,他卻不在了。

“野…”她看到他英俊的面容上布滿了焦急的汗水,他在的,對嗎?

“我在,心知…”他低頭親吻她:“你看,我的吻是滾燙的…”

“野,童書和童畫剛才在我們窗戶旁,她們說帶走你了…還要我去地獄和你們一起團聚…”她邊說邊哭了起來。

“你只是做了一個惡夢而已,童書和童畫都已經死去,她們都不敢來我們這里的,心知,乖,不哭了…”拓跋野吻著她的淚水。

藍心知的雙手緊緊的抱著他:“野,你會一直在我身邊的對不對?”

“會的,我一直都在…”拓跋野舉起一只手發誓:“如果我有朝一日負了藍心知,離藍心知而去的話,就叫我天打雷劈不得…”

“不準說!”她伸手捂著他的嘴巴,“我知道你會一直在的…我剛才做夢的時候你不在,我好怕…”

她邊說邊又摸了摸她頸間的玉觀音,發現不在時,才想起已經碎掉了。

拓跋野拉著她手,“明天我陪你去鴻碧寺,向高僧求一個保平安的玉佩。好不好?”

“可是阿婆的這一個…我對不起阿婆…”藍心知眼神黯然。

“阿婆不會怪你的,心知,別想那么多了。”拓跋野去解她的睡衣腰帶,“我給你抹抹汗,免得受到風寒而感冒了。”

“我…我自己來…”藍心知奪過毛巾,紅著臉道。

“你剛剛受到了驚嚇,讓我來疼愛你。”拓跋野笑道,他們已經在一起快五年了,她還是這么怕丑。

藍心知垂下眸兒,任他剝去睡衣,為她抹一身的冷汗。

只聽老婆的話4

當拓跋野細心的抹去她身上的冷汗,再給她穿上一件舒服的棉質睡衣后,將她抱在懷中睡覺時。藍心知的手撫上了他英俊的眉毛,被一個男人這樣疼著,她還有什么好怕的呢?

翌日一早。

拓跋野帶著藍心知來到了鴻碧寺,為她求了一個開了光的玉佩之后,才帶著她離開。

咖啡廳。

顏如玉打扮得非常貴婦,從頭到腳無一不是名牌產品來進行的包裝。

與三年前的瘋癲形象真的是相差甚遠,現在的頸上有一條價值不菲的珍珠項鏈,手上戴著紅寶石戒指,手上拿的都是LV最新名包,全身上下無不是名牌。

和她坐在一起的是藍心晴,藍心晴身體越來越瘦削。

她自從被非尋強行染上了毒癮之后,就再也戒不掉了。

所以這一年多以來,她白天上班管理藍氏公司,晚上則是在吞云吐霧里過日子。

“心晴,你怎么瘦成這樣了?”顏如玉嘆道,“去醫院檢查一下身體,你這樣我可不放心。”

藍心晴眼眸未抬,“我沒事,你不用瞎操心。”

“我是瞎操心嗎?我是你的媽媽,你這孩子怎么這樣說話?”顏如玉不由怒道。

“我最近很煩,說話不好聽,你就和叔叔去過你的消遙日子吧!”藍心晴依然語氣沒有好轉。

“你…”顏如玉見她現在的樣子,“你是在難過非尋嗎?”

“呃…”藍心晴冷笑一聲,“是啊,我好難過…”

好難過他死得那么早,沒有讓她好好的折磨一番之后才慢慢的死掉。

她還記得非尋死了的那天,她將他酒莊里的紅酒全部打破,讓自己泡在那些名貴的紅酒之中。

他一輩子都在算計著人利用著人,就讓他下地獄再去算計吧!

“你要不要再找一個合適的男人?或者是我再叫你叔叔給你物色一個?”顏如玉試探道。

藍心晴一閉上眼睛,她的眼睛里浮現出那種英俊風流而又不受羈絆的男人的臉。“天下的男人我都不要!”

“你…你還在想著那個男人是不是?”所謂知女莫如母,顏如玉自然是能猜出她的心思。

藍心晴依然是閉著眼睛沒有說話,但她的表情明顯是認同了的。

顏如玉見此,沉聲道:“你就死了這條心吧!那個男人逼死了你的父親,就算你如何喜歡他,我也不準你跟他。何況,他只喜歡藍心知那個小賤人,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知道了,媽媽,公司還有事情要處理,你自己叫車回去吧!順便向我問叔叔好!”藍心晴拿了包起身就走。

“你又說和我一起去逛街購物的?你叔叔的生日快到了,我還沒有選禮物給他呢!”顏如玉伸手想拉她。

藍心晴從包里拿出一張金卡,“這里面的錢,隨便你去買什么吧!”

顏如玉接過錢,馬上眉開眼笑:“心晴,叔叔的生日你會出席的吧!”

“到時候再說吧!”藍心晴抬腿就走。

顏如玉道:“你盡量抽時間過來,叔叔他也想你…”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藍心晴已經不見蹤影,她拿著卡,坐了一會兒之后,也走進了商場。

袁泵家。

藍心知送完孩子去上學之后,去銀行ATM機上提了一些錢,她看到卡上的余額時,才知道拓跋野從來不肯用她的錢,她上次讓他作TRI公司的周轉資金,他全部存入了她的卡里。

這個男人啊!

自尊心如此之強。

她搖了搖頭,但愿TRI公司會越來越好。

她提了一萬元錢出來時,聽見有幾個銀行里的股票投資精英,正在談論當今股市。聽到他們在說TRI公司的股票正在持續的上升,上升的話,應該是好勢頭吧!

藍心知這樣想著,提了錢之后直接來到了袁泵家。

袁泵去了上班,而齊婉婉在家呆坐。

“媽媽,我來看您了!”藍心知脫了鞋,穿上拖鞋走到了母親的身邊。

她發現,媽媽一個人有些神情恍惚,而茶壺里的水已經燒開了好久,也沒有見她斷電,茶葉也撒在了桌上。

“心知,孩子們呢?”齊婉婉回過神來。

“孩子們都在上課呢!”藍心知坐在了她的身邊,“媽媽,您的精神很差,是不是不舒服啊?”

“哦…我差點忘記兩孩子已經上學了…你看我這記性…”齊婉婉嘆了一聲,“媽媽好久沒有泡茶給你喝了,今天中午留在這里吃飯吧!”

“我來泡吧!順便看我的茶藝有沒有長進啊!”藍心知笑道,“袁叔中午會不會回來吃飯?”

齊婉婉撫著她的長發:“袁叔叔不回來的話,你是不是就想吃小時候的土豆煎餅了?”

“還是媽媽最了解我啦!”藍心知笑成了眉眼彎彎,“記得小時候,我自己能吃完一個大土豆做成的煎餅…”

齊婉婉也笑了:“小時候的你很能吃,但就總是不長身體,都媽媽那時候沒錢給你買營養品…”

“您看我現在不也是身材棒棒的嗎?”藍心知邊說邊泡好了茶,“今天中午我來煎餅,媽媽,您一定要多吃一些,小時候不懂事,媽媽總說是不喜歡吃,其實媽媽只是不舍得吃,要留給我吃罷了…直到自己也做了母親之后,才會明白其中的道理…”

“傻丫頭…”齊婉婉凝望著她,“心知,我有一件事情想要跟你說…”

是身世嗎?藍心知的身體有一些僵硬,雖然她已經偷聽到了母親和刀疤臉的對話,可是真正要面對的這一刻,還是有些難過。

“您說吧,我聽著呢!”她重重的點了點頭。

“天下和無雙都已經三歲了,而且天下越長越和阿野如出一轍,你要不要帶著孩子和阿野去驗一驗DNA。畢竟你也沒有看到那晚的男人長什么模樣對吧!或者阿野也被什么藥物之類的迷失了心智,不知道是你,那你們就都不知道對方了!”齊婉婉嘆道。“如果孩子真是阿野的血脈,我也安心一些啊!”

只聽老婆的話5

藍心知沒有想到齊婉婉要跟她說的是這一件事情,她一時也怔住了。

雖然天下和無雙是龍鳳胎,但兩兄妹長得并不完全像。

而且越長大,無雙和藍心知越來越像,天下則和拓跋野英俊的面容很相似。

這…當然加深了齊婉婉的猜測。

何況,她是知道的。當藍凌霄并不疼愛藍心知,多多少少也是因為他覺得藍心知不是他親生的。

現在刀疤臉出來勒索齊婉婉,她更是擔心以后拓跋野如果對這一對天下無雙的的雙胞胎不好,那可是怎么辦?

所以,她還是希望能夠早日弄清楚天下無雙和拓跋野似乎有血脈相關。

  如果覺得情挑神秘總裁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藍血人1小說全集特種軍官的嬌妻情挑神秘總裁冷血壞總裁單身媽咪:總裁別太壞,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k8彩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