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藍血人1作品情挑神秘總裁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藍心知一見到他,馬上乖乖的迎了上來,雖然此時,時針已經指向了十二點。

“野,你回來了!”

拓跋野淡淡的點了點頭。

藍心知見他對自己有些冷淡,習慣了他熱烈的擁抱和炙熱的火吻,突然之間的轉變,她似乎開始不習慣了。

可是,誰叫她惹火他了呢!

她乖乖的為他脫去外套,又遞上了拖鞋,拉著他到沙發上坐下。“你餓不餓,想不想吃夜宵?”

“不餓。”他回答的極為簡要。

“那你…要不要先洗澡?”這么晚了,肯定是不能喝茶的,太晚喝了茶會不想睡覺的。

拓跋野點了點頭,藍心知拉著他的大手站起身,往浴室里拖去。

到了浴室,她正準備解他的襯衫扣子時,男人忽然說話了:“你先去睡吧!我自己洗。”

“呃…”藍心知見他如此拒絕自己,這個天天粘著她,要她幫他洗澡的男人,此刻卻這樣說,他是真的很生氣很生氣吧。

“那好吧!你早點來睡吧!”

她說完落寞的轉身走了出去。

拓跋野見浴室的門關上,黑眸里溢上幾絲傷痛,他嘆了一口氣之后,才自己解開衣服和褲子,站在蓬蓬頭下面,沖洗自己剛健有力的身體。

與其說他在生她的氣,不如說是他在生自己的氣,如果他能留意一下她的變化,就知道她做了什么。

他想起除夕那天,她從外面回來,看自己的眼神有些閃躲還有些小心翼翼,他當時只以為天邦的人在,她不好意思了。

有些事情必須要狠,這是做男人的基本原則。

女人生得善良,容易被打動。

那是因為生理構造不同。

她對藍心晴不狠,所以造成了藍心晴屢次找她的麻煩,甚至三番五次的要殺死她和腹中的胎兒,這就是不狠的結果。

如果不是他留下風間照顧她,他不敢想象這后果會是什么。

所以,盡管拓跋熾是條漢子,是個人才,只是投錯了帝王之家。

拓跋野洗完澡出來,見她躺在床上,清秀的額頭微微蹙起,小小的俏鼻有些微皺。

他走過去,躺在她的身邊。

藍心知其實并沒有睡著,沒有他在她的身邊,她一絲一毫的睡意也沒有。

當她聞到淡淡的龍涎香味傳來時,心中一喜,并慢慢的像八爪魚一樣附了過去。

她聽到男人無奈的嘆了一聲,任她這樣抱著他睡覺。

他沒有掀開她,是不是證明他心底的氣消了一點點了。

“野…”她輕輕的喚了他一聲,不敢抬眸兒望他。

“睡吧!”男人淡淡的說了一句。

她的小手去抱他的脖子,她好怕他今晚不回來陪她了。

有他在她的身邊,她才能安心的睡去。

藍心知不知道什么時候睡著,也不知道拓跋野什么時候起了床,她起床之后,已經沒有見到這個男人了。

她路過畫室,看著自己完成了一半的畫作,也無心繼續。

于是一直走到了他辦公的軍機處,然后聽見他的聲音:“既然找到了拓跋熾…馬上給我押回宮來…”

“野…”藍心知忽然推門走了進去,她沒有想到他的速度真的這么快。

拓跋野正在和梨冰講電話,他掛了電話之后,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她,沒有說話。

藍心知被他這樣不說話的盯著,也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兩個人互相看著對方,都沒有說話。

“處理完拓跋熾的事情,我們就回去。”最先開口的是拓跋野。

“好!”藍心知此刻,不敢再提關于拓跋熾的半個字,拓跋野對她的態度從怒吼到冷漠,她已經難過極了。

她見他桌上堆積如山的文件,轉過身準備走出去,又忽然叫了他一聲:“野…”

拓跋野凝視著她,她又眼神落寞的低下了頭。

他也沒有再說什么,而是拿起了座椅上的外套向外走去。

“你要出宮?”她小跑著跟了上去。

男人忽然一停,藍心知剎不住腳步,直直的撞在了他寬厚的背上,可憐的皺了皺她的小俏鼻。

惹火黑街大總裁3

他望著她小心翼翼的樣子,心中的怒氣,隨著拓跋熾的找到,也消了不少。

“我想跟你一起去!”她終于提了一個小小的要求。

“走吧!”拓跋野嘆道。

藍心知眼神一亮,趕忙跟在他的身后,和他一起上了車。

很快,車子在一座山外停了下來。

她看到梨冰帶領著士兵在這里守候,果然她是沒有猜錯,他來這里,定是為了拓跋熾的事情。

她趕忙用自己的小手去握住他的大手,她其實現在猜不到他會怎么處理拓跋熾了。

只是,她想起,拓跋漾說過,如果她肯向拓跋野求情,他可能會將拓跋熾和花翹在宮中關一輩子,就是傳說中的軍事用語“軟禁”二字。

那她現在也得看看,花翹是不是真的會喜歡上拓跋熾,如果不是的話,誤了花翹的終身也不好啊。

他冷酷著一張俊臉不說話,她也只是緊緊的拽著他的手不放開,仿佛他的每一個決定會從他的指尖傳過來一樣。

“爺,花翹小姐和拓跋熾,在這座人跡罕至的山里隱居。”梨冰上來報告。

藍心知抬頭望地,青山綠水非常清新,而且有一片桃花林,隨著春天的到來,開始發出嫩綠的枝芽兒,并且枝條上開始鼓起一個又一個的芽苞。

她可以想象,當盛春到來的時候,整個山間,都被這片桃花林掩映住,若是相愛的兩個人能住在這里,也何嘗不是一種享受。

只是,花翹和拓跋熾是相愛的嗎?

“我們進去!”拓跋野吩咐道:“梨冰,你守在出口,讓軍士們先隱藏起來。”

他則和藍心知一起走了進去狹谷里。

花翹正煮了一鍋熱水,然后解開了拓跋熾的衣服,細心的為他在左肋旁的傷口旁消毒和清洗,而拓跋熾一直緊閉著雙眼,像是陷入了昏迷的狀態之中。

她非常嫻熟的做完這一切之后,又端過一旁碗里的藥汁,拿起湯匙想要喂進他的嘴里。

可是男人只是皺著眉頭不肯張嘴,湯汁順著他的嘴角流到了頸上,花翹低聲嘆了一口氣,溫柔的拿著毛巾,拭去他頸上的藥汁。然后自己喝了一口藥后,再用舌尖橇開拓跋熾的唇線,慢慢的將藥汁度了進去。

如此往復十來次,花翹一點也不嫌麻煩似的,非常溫柔的做完這一切,才慢慢的舒了一口氣。

藍心知感動不已,花翹真的是又漂亮又溫柔,她抬眼看著身旁的男人,見他只是望著昏迷不醒的拓跋熾凝視。

“我來御凰國之前你有沒有受過傷?”她試圖轉移他的注意力。

拓跋野自然明白她話中的意思,她是在問花翹有沒有這般服侍過他。“沒有!”他都是她來了之后才受的傷。

“我覺得花翹喜歡他呢!”藍心知眨著迷人的杏眸,半是向他放電半是向他撒嬌。

拓跋野沒有說話,只是眉峰冷凝了起來。

“野,你還在生我的氣嗎?”她忽然靠在他的胸膛上。

“沒有!”他答她。

“真的?”她喜出望外。

“嗯。”他言簡意賅,“我在生我自己的氣!”

“嗷…”藍心知像小獸一樣叫了起來,那比他生她的氣還要嚴重很多很多好不好!“對不起嘛!你不要這樣好不好?”

拓跋野此時見到花翹進了屋,他走出來查看了看拓跋熾的傷勢,確認他傷得很重,而且再也恢復不了功力的時候,才轉身離去。

這…算是放過他們了嗎?

藍心知開心的歡呼。

畢竟拓跋熾也曾照顧過拓跋漾,由此證明拓跋熾是一個有正義感的人,只是身在帝王家,身不由己罷了。

她當然明白拓跋野在生什么氣,放過敵人就是在摧毀自己。

但拓跋熾和藍心晴不同,拓跋熾一直明里暗里保護過拓跋漾,不像藍心晴,她是明里暗里都想置自己于死地。

但是,拓跋野是個思維謀略都慎密的人,他當然不想拓跋熾利用自己的能力做出任何不利于御凰國和拓跋漾的事情來。

“吩咐下去,密切監視著他們的一舉一動,若有任何異向即時報告給漾知道。”拓跋野吩咐梨冰。

“是!爺。”雖然拓跋野做了帝王,但梨冰對他的稱呼一直沒有變。

回宮的路上,藍心知坐在拓跋野的身邊,她又靠近了他一分。

雖然說他殺兄弒弟的事情已經過去,但是現在已經是和平年代,她確實不想他的雙手染上那么多他兄弟的血,他能在最后放過拓跋熾,她亦是開心的。

回到了宮里之后,天色已晚,藍心知泡了茶,然后凝視著依然不開心的他。

“野,其實你要相信漾能處理好大事小事,不要不開心了好不好?”她坐到他的身邊去。

拓跋野瞪了她一眼,說幾句好聽的話,他就要消氣了嗎?

“陛下喝茶。”藍心知見他臉色有所緩和,馬上狗腿的道。

拓跋野不肯接,藍心知端到了他的嘴邊,用手指刷了刷他的薄唇,在他張嘴時,她倒了進去。

“香不香?”這可是她精挑細選的茶葉。

“哼!”這哪里是喝茶,她簡直粗魯的是在往嘴里灌下去。

藍心知笑道:“要不要給陛下納多幾個妃子,逗陛下開心啊!比如說清純的、妖媚的、溫柔的、可愛的、彪悍的…”

拓跋野眼睛危險的一瞇,她不僅是不逗他開心,反而是火上澆油,想要他燃得更旺啊。

“你可以一人分飾幾角來試試,我先要妖媚的。”男人惡劣的道。

“呃…”藍心知這一下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了,果然男人的骨子里都是喜歡妲己那樣的狐貍精啊狐貍精滴!

“我不會!”她直接表明立場。

拓跋野瞄了她一眼,那眼神要多惡劣就有多惡劣,擺明了就是欺負她不會。

“我們什么時候起程?”她委屈的轉移了話題,她好想念天下和無雙啊!

他還在生氣,她就想起程?

他肯嗎?

惹火黑街大總裁4

惹火黑街大總裁5

天下無雙兩寶貝1

天下無雙兩寶貝2

拓跋野見此,他說道:“媽媽,您和袁哥回去吧,有我在,心知不會累的。”

袁泵已經失去了耐心,直接將齊婉婉拉著就走了。

藍心知望著他們兩老夫妻恩愛的身影消失在了別墅里,也慢慢的向房間里走去。

拓跋野已經將兩個小寶貝抱上了他們的嬰兒床,兩個小寶貝被奸詐的爹地一回來就給騙得七葷八素,此刻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了。

藍心知一進來,站在嬰兒床前望著他們熟睡的容顏,心里感慨萬千。

如果…如果那一夜她肯放下面子,不再記恨拓跋野的話,事情或許又是另外一個結局。

只是,我們的真實世界里沒有如果。

所有做錯的事,犯過的錯,都必須承擔自己應該承擔的后果。

“怎么啦?回到家也不開心?”拓跋野走過來,從背后抱住她的腰。

“怎么會呢!”藍心知低頭一笑,她開心著呢!

“傻丫頭!”他親昵的喚著她。“今天急急忙忙的趕回來,你也累了,去洗澡睡覺吧!”

“你先去,我想先看看他們。”藍心知道。

拓跋野已經預感到自己的生活會非常的“難過”了,他的地位排在了兩個孩子的后面了。

他現在在家中地位排第三,如果再生,豈不是連個“季軍”也撈不上了。

真慘!

往日還有藍心知一邊幫他洗澡一邊給他按摩,現在他要獨自去浴室里唱歌了。

藍心知則守在嬰兒床邊,看著他們天真可愛的樣子,忍不住伸手去撫摸他們小小的手兒小小的腳掌,還有那新長出來的毛茸茸的細細的軟軟的頭發。

由于剛生出來那會兒,她一直沉浸在風間離世的悲傷和拓跋野下落不明的傷懷之中,對于這對雙胞胎,也沒有放上所有的精力。

  如果覺得情挑神秘總裁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藍血人1小說全集特種軍官的嬌妻情挑神秘總裁冷血壞總裁單身媽咪:總裁別太壞,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k8彩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