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藍血人1作品情挑神秘總裁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野…”藍心知的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

可是,只見拓跋野不退反進,在劍入他的身體之前,飛快無比的十只手指刺入了拓跋煌的左肋處。

這一處地方一刺進去,任你有多大的力氣,也再也使不上半分。

拓跋煌握劍的手馬上松了開來,“你不是受傷了嗎?你不是沒有武器嗎?”

“就算我受了傷,就算我沒有武器,你也不是我的對手。”說罷,拓跋野的右手在他左肋處反時針的一擰,拓跋煌馬上倒在了地上。“母親的仇,我必報。”

梨冰此時也救出了拓跋漾和花翹,藍心知則跑到了拓跋野的身邊,拿出一條毛巾擦拭著他血淋淋的右手。

“哥哥…”自由了的拓跋漾飛快的向拓跋野飛奔而來,和拓跋野相互擁抱在了一起。

花翹站在了遠處,目光中似乎有一些擔憂。

很快,這場歷經了快一年的宮廷政變,在新年的前一夜平靜了下來。

帝王拓跋煌和二王子拓跋煜已死,三王子、四王子、六、七王子分別關在了監牢里。

而拓跋野,被萬民擁護為帝王,坐上了御凰國的最高位。

他手拿著標志御凰國的那枚光芒四射的金色徽章,他的身邊跟著藍心知和拓跋漾。

“當年母親中了毒,阿婆說要用這枚生徽章來救母親的命,可是父親說這是傳給下一代君主的東西,是不能給女人隨便毀了的。”

拓跋野說起當年的往事,“母親死時還很年輕,她才三十多歲,那個時候,漾才有七歲,還是個孩子,那一年冬天,雪下得比今年還要大,母親最后倒在了我的懷中…”

如果當年父親肯拿出這枚徽章來救母親一命,可能又不會有今天的這個結局。

拓跋野將這枚象征御凰國的金色徽章拋起來,并用內力將它擊得粉碎,剎時間,金色的粉末,全部融化在了茫茫積雪之上。

“哥哥,母親見到你今日這么威武,一定會好開心的。”拓跋漾與拓跋野并肩而立,共同望向了遠方。

新帝繼位,新政待推。

拓跋野從早忙到晚,而拓跋漾則跟著他一起忙里忙外。

藍心知則獨自住在了偌大的宮殿里,一邊想媽媽,想天下和無雙,一邊準備新年夜的晚飯。

當花翹來找她時,她才想起拓跋漾說,花翹是受四王子拓跋熾來照顧他的。

“夫人…”

“花翹,叫我心知吧!”藍心知亦知道,她深愛著拓跋野,如果不愛,她哪會有那么大的勇氣,獨自一個上東部皇城,想來救拓跋漾。

“心知…”花翹似有話說,卻又欲言又止。

藍心知叫她坐下來,“今天是除夕之夜,你和我們一起過吧,來,幫我做些事吧,我不大會做家務活。”

花翹鼓足了勇氣才道:“我想見見四王子,你能幫幫我嗎?”

藍心知總算明白了她來的決心是這個,對于拓跋熾這個人,她曾聽百姓和士兵們說過,口碑都非常之高。

“野對于四王子的處罰還沒有下來,你那么急著見他,是在擔心野要殺了他嗎?”

花翹怯怯的點了點頭,她實在是找不到人幫忙,只好來找藍心知。

其實藍心知明白,若是拓跋野要殺掉拓跋熾的話,在昨天的殿上就一劍結果了他,但他卻偏偏留下了拓跋熾的性命,想必是不會再殺害于他了。但是,究竟會怎么處置,卻是誰也猜不到的。

“你見著了他,又能怎么樣呢?”

“我…不知道…”花翹搖了搖頭,“我只是覺得他是個好人…”

藍心知嘆了一聲:“那你帶著他走吧!”

“心知,你…”花翹沒有想到,藍心知會這樣做。

“我只是問你,敢不敢,陪他一起走?”藍心知非常認真的凝視著她,即使拓跋野知道了,要怪就怪她好了。

番外:翹盼熾心

在清晨的滴露之聲中醒來,花翹眼中溢滿所有的溫柔,望向了睡在他身邊的男人。

男人還在熟睡,像個沒有心機的大孩子一樣,窩在女人的頸窩處。

她低下頭,偷偷的親吻著他的唇。

卻反被男人乘機反撲,摁倒在了身下。

男人亦睜開眼睛凝視著她,看著她柔弱無骨的身子緊緊的貼著他,他亦心若明鏡般,舒爽了起來。

“熾,早安!”

“嗯,翹兒…”

他望向了園外的滿樹桃花,這正是拓跋熾和花翹隱居的地方,他們叫它做桃花園。

這片山人跡罕至,當年藍心知放走拓跋熾時,花翹一直照顧著他陪伴著他。

他亦知道大哥已經死去,至于報仇吧!

恩恩怨怨何時了,面對強勢如虹的拓跋野,他又哪里能戰勝那個男人!

他雖然是王族出身,卻早已經厭惡了奔波的生活。

于是,花翹陪著他一同在桃花里隱居。

兩個人相親相愛的過起了世外桃源的幸福生活。

這一天醒來,已經是他們過了五年的日子了。

拓跋熾從來不問她的身份是什么,亦從來不問她的過去。

花翹說過,他是個好人。

她曾經是拓跋野的女人,在年少青春的時候。

那時候,她覺得拓跋野是她的全世界,她多希望和那個男人廝守一輩子。

然而,事實并非如此。

拓跋野娶了妻子藍心知,就和以前所有的女人全部斷絕了來往關系。

當她第一次見到拓跋熾時,就有一種特別安心的感覺。

她說不上來是為什么,這個男人,雖然一向沉默寡言,但有他的氣息,她都覺得安穩的。

所以,當年,藍心知問她,敢不敢陪他一起走時,她做了人生中最美好的一個決定。

就是陪著這個男人一路走下去,走到生命的盡頭。

她一直為他療傷,一直體貼入微的照顧著他。

她也曾如此這般的照顧著拓跋野,但是,對于拓跋熾,卻是有另一番的心情。

“昨晚累不累?”男人的話語,拉回了花翹的思緒。

花翹一驚訝:“你怎么學壞了?”

她曾聽說,這個男人一向清心寡欲,又沉默寡言,怎么也會說這些調情的話了。

“因為面對的是我喜歡的女人,說什么都是發自內心的。”拓跋熾微微一笑。

“熾…”花翹的淚珠兒在眼里滾動,“你說你喜歡我?”

她想起有一晚上,她一直照顧著發高燒的他,不料,他卻強行將她占為己有,將她變成了他的女人,之后不但不道歉,還惡狠狠的威脅她敢逃走,他就要打斷她的腿。

那個時候,她以為她看錯人了。卻不知道拓跋熾是一早就猜到了她的身份,他知道她曾經是五弟的女人,當他清醒之后,發現自己做了禽獸不如的事情,更惡劣的是,他不想放她走。

那一刻,他做了一個最重要的決定,既然皇族是回不去了,他就帶著她隱居山林,他和她都忘記以前的身份,重新開始新的生活。

他知道,五弟既然是君王,就不一定能容得下他,而且,天下人都知道,花翹曾經是五弟的女人,他娶了她,別人怎么看他不知道,但拓跋家肯定全都容不得。

既然如此,那拓跋熾從此就消失了,只有一個山村野夫每天種種菜,打打魚,抱抱老婆孩子而已。

“翹兒,從我見到你的第一面時,我就喜歡上你了…”

拓跋熾向她表露心聲,花翹聽了之后更是開心而泣,這個男人隱藏得這么深,她從來都不知道的。

他將她占有的那一晚,卻也在她的身體里播下了種子,有了現在的女兒拓跋楚。

這是拓跋熾為她取的名,意即翹楚翹楚,兩母女都是才女。

“那么你呢?你喜歡我嗎?”拓跋熾低頭一片碎吻。

花翹瞪他一眼:“我不喜歡你,會被你禽獸了也不走嗎?”

“翹兒,我以為你這么溫柔,是不會說這兩個字的。”拓跋熾有些微赧。

“你做都做了,還怕人說?”

“是!我不對,別生氣了…”

男人低聲哄著她,因為長期練武,手指很是粗糙,撫在她嬌嫩的肌膚上時,花翹一陣顫栗。

“熾,其實我是…”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男人已經吻上了她的唇片,在清晨的陽光中,開始了晨起的第一課。

他知道她想說的是什么,可是他不能去在乎她和五弟的從前,他在乎的是,他和她的現在和以后。

兩人在春天的花開的清晨里歡愛之后,花翹躺在他的臂彎里,“熾,你能不能不再練武了…”

“為什么?”

“我擔心你的身體吃不消,你受過傷…”

男人淡淡的道:“正因為受過傷,才更要練武來強身。”

花翹見她說什么都不肯聽,于是推開他的身體,率先下了床穿衣服。“你是不是還想要回去報仇?”

“你阻止我練武,難道還在為了你心中的男人著想?”拓跋熾也不甘示弱的回敬她一句。

花翹一聽,他果然知道她的所有事,卻一直壓在心中不說,“我心目中的男人?我為了他著想?你還說你不在乎的?原來都是騙人的!”

拓跋熾見她變相的承認了下來,于是站起身,逼近她,“你這么多年委屈的跟著我過,是不是也是因為他?”

“拓跋熾,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花翹轉身欲出門,卻被男人抵在了門板和他的身體之間。

他大手握著她的腰,眼睛有些痛苦,他想低頭吻她的唇,卻被她躲閃開來,男人一氣,強行的將她抵地門背后,炙熱的吻像個受傷的野獸一樣咬著她…

“你又想禽獸了是不是?”花翹被他咬得很痛,卻又擺脫不開。

“因為我的心中只有你,你卻有別的男人!”拓跋熾沒有掩飾自己對她的依戀和感情。

花翹一時心痛,才發現自己的心中早已經忘記了拓跋野,她輕輕的撫著男人的頭發,安撫著他的情緒,然后將手伸到了他的左肋處,俯低身子,抱著他的腰,印上了她的一吻。

“熾,你傷了我的心…”

拓跋熾抱她起來,讓她在他懷里哭泣:“我只想像個普通男人一樣,隨心所欲的將自己的女人抱起來疼愛,而不是什么事都要自己的女人來做。翹兒,我不想做個沒有用的男人…”

“你不是沒有用…”花翹勾著他的脖子,哭得更是傷心,原來是她傷了他的自尊心。“你看,你能抱得動我…”

“以后,我天天抱著你去山上看日出可好?”拓跋熾吻著她的淚水。“現在就去!”

“好!”花翹任他抱著自己向山上走去。

朝陽之下,兩心綣繾。

紅日勝火,情意綿長。

翹盼熾心,熾心早許。

心心,今晚侍寢1

藍心知在宮殿里等拓跋野回來一起過除夕之夜,感覺時間過得好快啊。

她記得去年的除夕時,童書在她的身體,和社長鴻弈一起過。

現在童書也帶著社長的愛已經離去,鴻弈也恢復了正常的生活。

只是,她的天下和無雙,卻是那一夜種下的苦果。

唉!

她輕嘆了一聲,苦果也罷,樂果也好,都已經成了既定的事實,拓跋野都不介意了,她唯有用心撫養他們長大成人,將來做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才。

又到了除夕之夜,不知道家里的天下和無雙還有媽媽和袁叔他們過得好不好?

雖然御凰國的仗已經打完,但戰后重建的工作還沒有開始。

以拓跋野如此愛民的個性,必然會對所有御凰國的人有一個交待。

所以,他們必定沒有這么快會離開御凰國。

特別是今天她出宮去發過年的日用品和食物給市民百姓時,他們臉上期待的笑容,更是令她幸福得心酸。

也就是今天出去派發食品時,她背著拓跋野,將昏迷后的拓跋熾搬到了車上,和食品一起運了出去,再讓花翹帶著拓跋熾離開。

當花翹和拓跋熾離開后,她則在街上派發食品時,碰到了上官卿。

“見過心心皇后!”

上官卿一身白衣似雪,肌膚瑩白如玉,雙目重瞳望著她展顏一笑,仿佛萬千冰雪瞬間融化。

藍心知也是聰明人,見他剛打完仗就出現在御凰國,必是送這些食物和御寒的衣物過來的。

“少來這套了!要不要一起發給他們?”她輕笑,這個卿少,雖然優雅至極也腹黑至頂。

“好啊!今晚我要在這里過年。”上官卿開心的跑了過來。

被他一叫,這些領過年回家的食物和衣物的萬民們馬上都望向了藍心知,這個就是新皇的皇后啊,原來是這般的賢惠和平易近人。

于是乎,藍心知不僅是個最美麗的女人,還是個最德才兼備、最胸懷天下萬發的女人,這些贊譽不脛而走,很快,就傳遍了全國。

藍心知瞪著他,人家都是過年往家跑,他卻偏偏是往外跑。

上官卿的親民形象,也做得非常到位,他在發物品時,絲毫沒有豪門世家大少爺的貴族形象,更多的是洋溢著過年時的幸福。

“野呢?有沒有見到他?”藍心知發完這邊的,然后問他。

“將自己老公都弄丟了,還問我!”上官卿重瞳一瞇。

“不知道就算了!”藍心知咬牙。“今晚不給你吃餃子。”

“可是,關鍵你會包嗎?”上官卿笑得眉眼彎彎。

  如果覺得情挑神秘總裁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藍血人1小說全集情挑神秘總裁冷血壞總裁單身媽咪:總裁別太壞,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k8彩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