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藍血人1作品情挑神秘總裁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藍心知本來是想好好的和非尋談判,可是他一開始就拿自己和兒子來進行威脅,她又怎么能不生氣!

非尋見黑街上的人全部都站在了她的這一邊,不由諷刺道:“你們兩母女不是都是袁泵的情人吧!”

“袁叔叔曾對母親提起過,他想用齊氏公司給母親一個交待,所以不僅是我現在可能會對你的公司怎么樣,還有袁叔叔,他也可能會怎么樣。”藍心知道。“非尋,做人不可以太絕,你在封殺別人的時候,記得給自己留一條后路。”

而她對于非尋的屢屢相逼,一步又一步的進行退讓,可結果呢,卻是他越來越離譜的要求。

那么,她只要稍稍的還以他顏色,他就會受不了的哇哇大叫了。

“藍心知,算你狠!”非尋惡狠狠的吼道。

藍心知冷冷的道:“即刻起程。”

非尋瞪著她:“我這里…”

藍心知只是不是威脅勝似威脅的道:“你這里自然三少四少和五少給你照看著,如果你在路上耍什么花樣,不將我送往目的地,他們沒有收到我的電話或者留給他們的信息,不僅你現在擁有的藍氏公司保不住,而且你的紅酒進出口貿易公司也會毀于一旦。”

“好!走!”非尋只得道。

藍心知和非尋二人上了路,她走之前,多謝黑街四大少的鼎力相助。

“大嫂,代我們向大哥問好!”蔣水道,“家里這邊不用擔心,我們會輪流去照看孩子們的。”

“好!多謝二少、三少、四少和五少。”藍心知走到了三少沈繞的面前,“三少,你們幾個都要聽二少的話,野不在家,最好是少挑些事端。知道嗎?”

拓跋野不在國內,震懾別人這種事情,一次兩次就可以了。蔣水相對成熟一些,處理問題也全面一些,她想要他們都明白這種事情。

“嫂子,我們知道了!”幾個人異口同聲的道。

御凰國內戰亂紛飛,到處都是一片殘垣斷壁的慘景。市民們紛紛逃難,那些商賈權貴們卻一早出了國,留下這些沒有逃走的人們,在飽受戰火的洗禮。

藍心知和非尋的飛機一降落在地,馬上就被一群人給包圍了。

非尋冷笑道:“是生是死這是你自己的命了,我是將你帶到了這里。”

“謝謝你!”藍心知雖然是威脅了他,他才將自己帶來這片陌生又熟悉的國土,但是,她總算是來了,可以見到久別了的老公拓跋野了。

“非尋,這個女人是誰?”為首的將領認清楚來人之后,沉聲喝道。

非尋望了望藍心知,忽然道:“二殿下,這是我的女人。”

藍心知本來想反駁,可一聽到非尋說這個男人是二殿下,那么他就是拓跋野的兄弟了。

此人正是御凰國的二王子,拓跋野的二皇兄拓跋煜。

拓跋煜打量著藍心知:“你的女人?所有人都是帶女人出去,你卻帶了一個這么漂亮的女人進來,這是怎么回事?”

非尋一把摟著藍心知的腰,藍心知一掙扎開來,拓跋煜馬上瞇起了眼睛。

“此女瀑布一般的長發,淡雅的風衣,標準的瓜子臉,聰明的杏仁眼。聽說五弟的老婆正是這般傾城傾國,弟妹,你認為我說得對嗎?”

藍心知見他認出自己來,于是也就大大方方的承認,“我是藍心知,見過二王子殿下。”

“果真是紅顏禍水,難怪非尋和我五弟都不肯放棄你,既然來了我們的國家,那么二哥請你吃飯怎么樣?”拓跋煜一身軍裝望著她。

如果藍心知沒有猜錯的話,和拓跋野在打內戰的正是眼前這一位拓跋煜,她現在落入了敵人之手。

“多謝二王子殿下的好意,我只想找到我的老公。”

“來人,招待我的五弟妹!”

拓跋煜一聲喊完之后,馬上有女兵上來拉住了藍心知,而非尋則被拓跋煜關到了別處。

雖然說是說招待,拓跋煜并未將她關起來,而是派人軟禁了她,她獨自住在一處住所里,有女兵在房屋的外面巡邏看管。

藍心知想著怎么樣才能逃出去,然后去找到拓跋野,她在這邊人生地不熟,就連個帶信給他的人都沒有。

晚上,拓跋煜光臨。

“弟妹,怎么不吃飯?是不是吃不習慣我們國家的食物?”

“多謝二王子殿下的好意,我不餓。既然你認為我是你的弟妹,那么二王子殿下放我離開,讓我去找野可好?”藍心知也不跟他兜圈子,直接挑明了來講。

“怎么?非尋沒有告訴你,我五弟已經死在戰場上了嗎?”拓跋煜驚訝的道。

“什么?”藍心知馬上從椅子上跳了起來,怎么可能?絕對不可能!

拓跋煜走近她,凝視著她膚光勝雪,雙目猶似一泓清水,在她的臉上轉了好幾轉之后,發現藍心知秀麗之極,當真如明珠生暈,美玉瑩光,眉目間隱然有一股書卷的清氣。

如此美麗傾城傾國的人兒,當然屬于他拓跋煜。

這個國家將會屬于他,這等美人兒也只能屬于他。

“既然五弟走了,那么我代五弟照顧你,也是理所應當的事情。”

他說著就伸手去撫藍心知的臉,被藍心知轉頭避過。

“請二王子殿下自重,我從來不相信野會死在這里的戰場上,你也不需要如此來詛咒自己的弟弟而達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拓跋煜輕聲一笑,大手扳正了她的下巴,逼她與他面對面的正視。

“我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漂亮的女人非常能夠取悅我的心情,聰明的女人我一向喜歡,那么既漂亮又聰明的女人呢,是我一定要得到手的。藍心知,你叫藍心知,我叫你心知…心知,我告訴你,五弟真的已經…”

“給我閉嘴!”藍心知雖然被他大手掐得疼,可是她不允許任何人說拓跋野已經不在了,他說過,他會回來的,就一定會回來的。

打是親罵是愛3

“沒有哪個女人敢對我大吼大叫!五弟沒有教過你我們皇家的禮法嗎?”拓跋煜的大手又重了一分。

藍心知冷哼道:“皇家的禮法,在二王子殿下的眼中,只是欺男霸女、爭奪皇權罷了。”

拓跋煜不理會她的諷刺:“這個世界權者為尊,錢者為大,你落在了我的手中,那么就只能任我…”

他說到這里,已經將她丟入了房間的大木桶里,暖暖的水溫有著輕煙在裊裊娜娜的上升,而藍心知身上的衣服被打濕,曲線完全暴露在了男人的眼里。

“五弟可真是有眼光,你不僅人長得聰明漂亮,就連這身材也是尤物中的極口尤物啊…”男人貪婪的盯著她的曲線。

藍心知瞪著他:“像你這樣違背常倫的不義之師,注定很快就會成為敗家之犬。”

他明知道她是他五弟的老婆,還做這種事情。那不是敗家之師會是什么?

“帝王之家,沒有兄弟之情,對于女人,亦是看上的就去爭奪,爭奪皇權和爭奪女人一樣重要。若是問愛江山還是愛美人,哪一個帝王不是既愛江山又愛美人?”

拓跋煜毫不掩飾他對她的覬覦,正當他伸手向藍心知的衣領時,門口的士兵進來報告。

“報告二殿下,敵方有一個突擊部隊正向我們這邊趕來。”

拓跋煜的話還沒有說完,軍情已經又有了新的進展了。

“是誰泄露了我在這里?”他沉聲道。

這里根本就不是他的軍事區,他不想大聲張揚藍心知在他的手上,若他帶回部隊,則拓跋野很快就知道了她在他的手上了。

門內外的男女士兵無一人答話,他即使要離開,可要帶著藍心知也不容易。

“你們全部埋伏住,沒有我的號令不準任何人出來。”

拓跋煜一說完,他身邊的警衛員和看守房子里藍心知的士兵們馬上隱身。

他則將藍心知擒入懷中,“你說,會不會是我五弟來了呢?”

藍心知一聽他提起拓跋野,美麗的杏眸馬上閃亮閃亮,如果是拓跋野來了,她馬上就可以看到他了。

可是在下一刻,拓跋煜已經用一塊布塞住了她的嘴,然后將她的頭遮掩住,并將她的手也反綁在了身后。

“別玩花樣,否則你會不僅會死,還會被男人奸尸。”他拿出一把鋒利的匕首抵在了她的腰后,逼著她背對自己,面向門口的站在木桶里。

藍心知泡在暖暖的水里,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如果是拓跋野來了,她連想發出警告的信號都發不出。

而拓跋煜的左手拿著鋒利的匕首抵在她的左腰上,右手卻撩撥著水花,澆到了她的頸間,他撥開了她的兩顆鈕扣,露出了一片雪白誘人的頸間肌膚。

而屋外,已經闖進了來的這一小隊人,正是以拓跋野帶頭的特種突擊部隊,他收到消息拓跋煜今晚會在這里,他必須要捉住拓跋煜來個速戰速決。

他算著時間,藍心知應該已經生了孩子了,他不能在她生孩子的時候趕回去,至少這一個春節,他要回去和她共度新年。

當他帶著梨冰等一隊大約十個人,進來這里時,只見簾子后有一個女人的身影,正在木桶里洗澡。他估計是拓跋煜今晚在這里和女人過夜,所以才會離開軍部,創造了這樣一個機會給他。

他亦知道,拓跋煜喜歡木桶沐浴,木桶有按摩足底穴位的功能。可房間里,卻沒有見到了拓跋煜的身影,難道是消息來源有誤?

“你們幾個分散開來行動,左翼和右翼包抄,梨冰和楚志帶隊,中間由我從正門而入。”拓跋野下令后,率先走了進屋。

很快,他比了比手勢給跟在他后面的四個人:“房間有埋伏,左右兩邊各兩個人負責行動。”

拓跋野則將目光放在了木桶中的女人身上,女人的衣服還完好的穿在身上,看來是被拓跋煜還沒有開始,而房間里的呼吸聲,除了埋伏的人和這個女人之外,還有一個呼吸聲輕不可聞,他斷定了這個呼吸聲就是拓跋煜。

哼!今天你可跑不掉了!

拓跋野一步一步的向木桶逼近,卻在看到木桶中的女人的雪頸時,身體微微有一些異樣。

Shit!

難道是自己太久沒有碰女人了,居然看到這個沒有面容的女人會發情?

還是自己太想念藍心知了,每當他一有空閑時間想起她,身體就會遭受百般煎熬。

想他風流一世,女人無數。哪有像這么長久時間的禁過自己的欲望!

可是,他娶了藍心知,他就要從心里從身體上忠于她。

所以,此刻,他因自己對這個看不到臉的女人有感覺而大罵自己!

則拓跋煜已經感覺到拓跋野正一步一步的逼近自己,他安排的人手,在他的示意下,也不見人出來,他知道可能已經被拓跋野干掉了。

“站住!”拓跋煜沉聲道。

拓跋野一聽他的聲音,更是快步上前,逼近了木桶。

忽然“唰”的一聲響,藍心知身上的衣衫被他撕開,她光潔如玉的身體暴露在了拓跋野的眼里。

“嗡”的一聲,拓跋野全身的血脈仿佛瞬間受阻,這女人的身體好美,簡直就是和藍心知一模一樣,纖巧的雙肩、飽滿的豐盈、柳條一般細小的腰肢,和白玉石一樣美麗的肌膚,閃著璀璨的光芒。

他一失神,仿佛是藍心知站在了他的面前,在等待著他抱她放入懷,然后狠狠的狠狠的寵愛這一整夜。

他明知道不能看,可是視線卻舍不得離開。

他太想念藍心知了,想念到感覺這是夢里見到了她一樣。

可也就在他失神的這一瞬間,拓跋煜手上的飛刀直直的向他射來,眼看著要插入他的心臟處,被他臨時一避,一下子沒入了他的左手手臂。

手上一疼,等了再追尋時,拓跋煜已經不見了身影,只有木桶中的女人“嗚嗚”的不知道在叫著什么…

打是親罵是愛4

被綁著雙手的藍心知,在被拓跋煜扯開衣衫時,只剩下一件貼身的文胸穿在身上,她聞到空氣中彌漫著淡淡的龍涎香,心中一喜。

她知道,他來了!

只是,這樣的見面方式,實在是讓人…汗顏!

她的嘴里塞著布,說不了話,頭也被東西遮掩了起來,只叫得出來“嗚嗚”之聲,可是男人像是沒有聽到一樣。

她用腳拍打著桶里的水花,試圖引他過來。

“砰砰”聲響。

不理木桶里的聲音,拓跋野察看四周,拔出了手臂里的飛刀,用布料扎緊后才走了過來。

其實他不想走近,主要是因為這女人的身體太誘惑人了,將他身體里的雄性因子全部都喚醒。

他脫下自己的一件衣衫,蓋在了她的身上。“小姐和拓跋煜是什么關系?”

聽到熟悉的聲音,藍心知心中快樂極了,每一個毛孔似乎都是通暢無比。

可是,緊接著,她就郁悶了。

因為,他居然沒有認出她來?

藍心知愣了一下,隨即心就痛了起來,這個男人?是忘記了她,還是認不出她來!

當他解開她手上的繩子里,她猛的伸出拳頭打他,男人雖然是前對著他而立,可后面像是長了眼睛一樣,他握著她盈盈一握的小手腕。

“小姐,我不打女人!”

為什么?藍心知“嗚嗚”叫著。

“因為我有一個妻子,她是世界上最善良的好女人,現在御凰國戰火紛飛,等我們驗明你的身份之后,如果你是平常百姓,自會放你回家團聚。”拓跋野的聲音有一些起伏。

心知,我想你了!

好想你了!

他恨不得馬上結束這場戰爭,飛回到她的身邊,抱抱她,親親她。

藍心知唇角一彎,原來你還知道你有老婆。

可是,你在看到我的身體時,沒有認出我來,還是該打!

拓跋野慢慢的放開了她,準備向前走去察看周圍的環境。

忽然,這個女人卻從背后抱住了他。

柔軟的雙臂像海鰻一樣纏了上來,圍繞在了他的腰上,女人淡淡的馨香,直直的鉆入了他的鼻孔。

天…

這是在考他的自制力嗎?

若是以往,他早已經化被動為主動,將這個女人摁在身下狠狠的要了一次又一次了。

可是現在的他,是藍心知的丈夫。

他要做一個好丈夫,他要拒絕所有的女人來擁抱他。

他的懷抱,只為藍心知一個人敞開。

“小姐,請你學會尊重自己!”拓跋野一念及此,馬上強硬的掰開了藍心知的手,不準她這樣抱著自己。

藍心知一聽,心中是又喜又憂。

她喜的是,拓跋野真的修身養性,即使美女入懷也是坐懷不亂,更不會像以前一樣亂來。

她憂的是,這個男人是不是真的忘記了自己,她早已經聞出他的味道,聽出他的聲音,他卻依然不知道是她在抱著他。

他怎么可以這樣?

男人是不是都是這樣,時間和空間的距離,想擁有一份愛情就等于是在慢性自殺。

  如果覺得情挑神秘總裁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藍血人1小說全集情挑神秘總裁冷血壞總裁單身媽咪:總裁別太壞,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k8彩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