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藍血人1作品情挑神秘總裁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因為他在C城用迷藥綁架了野,還要殺野,可后為被我們逃脫。我沒有想到媽媽一個人在家,也會遭到他的報復。對不起,媽媽,以后我到哪里您就跟我到哪里好不好?”藍心知慌亂的道。

齊婉婉一聽,馬上將藍心知護在了身后,質問袁泵道:“你明知道心知喜歡阿野,你還綁架他?你竟然做出這樣的事情,馬上給我滾出去!”

袁泵一聽,著急了。“夢夢聽我解釋,事情不是你想的這樣!”

“我不想聽你什么解釋?你馬上給我滾,我永遠都不要見到你!”齊婉婉用手指著門口。

“拓跋野,你還不說話!你想我死無葬身之地啊?”袁泵見齊婉婉如此剛烈,馬上向拓跋野吼道。

拓跋野輕輕的拉著藍心知入懷,他知道擇日不如撞日,反正這事情也是紙包不住我,遲早都會知道的。不如現在就說清楚,無論結果怎么樣,他依然會抓著她的手不放。

“伯母先息怒!其實袁哥和我只是以前有一點小誤會,這一次,我是為了挽回心知的心,希望她能嫁給我,所以導演了一出我被袁哥綁架的戲。”

袁泵也馬上道:“是啊,夢夢,你要相信我,我要照顧一輩子的,又怎么可能傷害你的女婿,是不是?”

齊婉婉看了看袁泵,又看了看她身邊的拓跋野。“你們倆合作起來,就是為了和解心知和阿野?”

“正是。”兩個男人同時答道。

“心知…”齊婉婉叫了一聲,卻看到藍心知緊抿著唇一言不發,“心知你有沒有哪里不舒服?袁爺有沒有傷害到你哪里?”

“心知,對不起,我知道不該唱這一出計來騙你,可是我真是被逼無奈了,我只想你嫁給我,讓我照顧你。”拓跋野馬上低頭道歉。

“你還真是為達目的,不擇手段!”藍心知冷哼了一聲。

她一直擔心著他的安危,他原來是一場有預謀的好戲,就等著她乖乖的鉆進圈套,而她也沒有懷疑,就這樣傻傻的和他如此親密。

她早該想到,憑拓跋野的身手和心計,又豈會中了袁泵的圈套,被他綁架呢?

只是,自己當時被情勢急昏了頭,根本就沒有想到這個男人又會來算計于她!

“心知,那是因為我在乎你啊,如果我不在乎你,我需要挨那些鞭子嗎?我知道這種手段不夠不明磊落,可是你不要生氣了,好不好?”拓跋野低聲哄著她。

藍心知瞪著他,“這樣對我是不是很有成就感啊?”

“怎么會呢?我只是想對你好啊。”拓跋野輕聲道。

“我跟你的帳遲一點再算!”藍心知推開他的手,她也是聰明人,只是心機沒有拓跋野的深而已,她看到她家的陽臺上,也曬著袁泵這個男人的衣服,必是還有喜事發生。

拓跋野開心的低頭在她面頰上一親:“滴蠟皮鞭高跟鞋牽著狗鏈,任老婆選擇一樣跟我算!你享受我的寵愛,我享受你的虐待。”

享受我給你的寵愛5

這個男人!

油嘴滑舌的功夫還真是天下無敵,如此羞人的話也敢在這時候說。

真是得寸進尺,她母親還在一旁看著好不好?

自從那一晚上她惹他生氣之后,他雖然變得規矩了很多。

可是,這男人又哪里改得了多少!

雖然,最后兩人合好。

雖然是她惹他生了氣,他依然是沒有離開她。

這讓藍心知的心里好受了很多,讓她感受得到,他是真的想對她好。

即使她會任性,她有缺點,甚至她的涼薄,他也會去包容她。

看著男人臉上洋溢著勝利的笑容,藍心知狠狠的伸手掐了掐他的腰。用眼神示意他,呆到一邊去,今晚才跟你算總帳!

拓跋野的心情好的不得了,站在勝利者的位置自動的退在了老婆的身后。

藍心知轉向了袁泵:“袁爺?你現在可以說,為什么會出現在我家了吧?”

“心知,你們倆…”齊婉婉看著這小兩個,眉來眼去好不歡喜,難道真的是和好了!

“伯母,噢…不對,我應該改口叫媽媽了,媽媽,心知答應嫁給我了!”拓跋野先下手為強,率先向齊婉婉報告這件事情。

袁泵也非常適宜的道:“夢夢,你答應了我的,這丫頭結婚,你就要嫁給我的。”

齊婉婉看著他們,忽然轉身走進了屋,將自己反鎖了起來。

“這…怎么回事?夢夢,開門啊夢夢…”袁泵去拍門。

藍心知也擔心了起來,“媽媽,您怎么啦?”

拓跋野趕緊安撫她的情緒,“心知,別急,媽媽只是要平復一下自己的情緒。”

“我媽媽和他之間…”藍心知這時才想起來,自從媽媽回來之后,從來沒有跟她提起過以前的人以前的事,她每次問的時候,她也是一語帶過。

“袁哥,來坐一會兒吧!你給心知講一講關于媽媽的事情吧!”拓跋野的嘴一向就擅長甜言蜜語,此時叫媽媽前媽媽后,叫得順溜順溜的。

袁泵嘆了一聲,坐到了沙發上來。

拓跋野也扶著藍心知坐下來,然后聽袁泵講過去的一些事情。

“我和夢夢認識已經十年了,那一年那一天,是一個初春的晚上,寒意依然很濃。她一個人在廣場上噴水池邊坐著,我剛好和兄弟們喝了酒回家經過。我看到她第一眼,就喜歡上了她,就算你們倆笑話我一把年紀還一見鐘情也好。”

“然后,我照顧她,她只字不提從前的事情,我希望她做我的女人。于是后來我說要開一間酒樓俱樂部的給她打發時間,她就只提出了一個要求,說名字由她來取。”

袁泵說到這里,又望了望緊關著的房門。

“所以媽媽取名這間酒店玩樂的俱樂部名字叫做夢醒俱樂部,其實別人聽來很有詩情畫意,夢醒夢醒,夢醒之后就是一場空,看得出來,媽媽那時候的心情肯定很消極很悲觀。”藍心知的眼圈開始犯紅。

拓跋野親吻著她的面頰,“其實媽媽到這個名字,還有另外的一層意思。知不知道是什么?”

“是什么?”袁泵和藍心知同時問道。

拓跋野握著她的小手,凝視著她:“夢醒夢心,這是諧音。”

齊婉婉改名叫夢夢,而她為俱樂部取名就夢醒,夢醒又是夢心的的諧音,即是說,她和藍心知是不可分割的。無論發生了什么事情,她都愛藍心知。

藍心知一想到這里,眼淚“嘩啦啦”的全部流了出來,“為什么我們心晴上一次去夢醒俱樂部的時候,沒有看到她?”

“媽媽那時候是老板,哪有那么容易見得到?”拓跋野安撫著她的情緒,“別哭了,等一會兒眼睛哭紅了,媽媽說是我欺負你了。”

原來,有些緣份,雖然是近在咫尺,卻真的見不到。

那么,藍心晴說在夢醒俱樂部見到了母親,她這事確實是沒有說謊了。

這時,房門打開來,齊婉婉從里面走了出來。

她的臉上也流著淚,藍心知站起身跑過去,將她抱在了懷中。

“媽媽,我想你…我沒有哪一天不想你…”

“心知,媽媽知道,媽媽也想你,丫頭…對不起,媽媽當年做錯了一件事情,所以才會導致你去到藍家…對不起,心知…”

拓跋野和袁泵兩人互望一眼,看著抱頭痛苦的兩母女,兩個男人也動情不已。

“夢夢,你先坐下來,丫頭肚子里的孩子,不宜激動。”袁泵過去拉齊婉婉坐下來。

拓跋野也扶著藍心知坐在齊婉婉的身邊。

齊婉婉抹去眼淚笑了笑:“讓袁爺見笑了!”

“夢夢,你到現在還跟我這么客氣嗎?”袁泵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背。

“真的多謝袁爺這十年的照顧,如果不是這樣的話,我齊婉婉可能再也不會活在這個世界上了。”齊婉婉坦言。

“夢夢…”

齊婉婉笑了笑,“今天本來是個好日子,心知和阿野的誤會也解除了,而且你們倆準備結婚。我還是有些事情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在找我的時候,應該聽說了一份契約書吧!”

“媽媽,我不管以前有什么契約書,我現在只想和你一起生活,讓野和我一起孝敬你。”藍心知趕忙說道。

“心知,你看到了不怪媽媽嗎?”齊婉婉苦笑了笑。

“媽媽,心知從來就沒有怪過你,她只是一直都沒有放棄過找尋你的下落。”拓跋野也說道

“好孩子!”齊婉婉握著藍心知的手,“媽媽知道你是個好孩子,所以更要將當年的事情說出來。”

“這是一個俗套又老套的故事。二十三年前的齊家,不算是商業名家,但也是商業大家,藍凌霄是不值一名的年輕人,只因為這家的獨生女兒愛上了他,所以他從此以后走上了商途之路。當時公司中有叔叔伯伯們告誡,說這個男人不老實,他有很大的野心,是個不可靠之人。”

野狼的新娘1

“可是,那個女孩兒愛他,就愛他的全部,包括他的窮,包括他有時候的冷淡。只是沒有想到一場金融危機過后,齊氏公司宣布破產,而藍凌霄卻早已經注冊了他的藍氏公司,正經營得風生水起。而資金的來源,正是早已經從齊氏里挖走的。”

“那時候,是他們結婚的第四年,心知已經三歲了。當那個女孩兒知道這一切的時候,已經晚了,他不僅僅是卷走了齊氏的家產,而且他早已經在外面有了別的女人,不僅有了女人,連女兒都又有了一個。作為男人的妻子,可以容忍男人的窮男人的冷,但卻萬萬不能容忍男人的出軌。”

“可是,這個時候,齊氏已經風光不再,藍凌霄已經肆無忌憚,當那個女孩兒看穿這一切的時候,已經為時已晚。女孩兒要求離婚,藍凌霄以心知的撫養權作為要挾,如果離婚,心知當判給有能力撫養的那一方,女孩兒是家中的掌上明珠,齊氏公司沒有了之后,一份工作也是普通的文職,當然競爭不過藍凌霄。”

“女孩兒只好帶著女兒離家出走,她想著,她要獨立自主將女兒養大,不要跟那個忘恩負義薄情寡義的男人有任何交集。所以心知在十二歲之前,根本不記得自己的父親長什么樣。在心知十二歲那一年,藍凌霄帶人找了來,強迫我簽了一份協議書后,他的女人顏如玉則一把火想將我燒死,而心知就落入了他的手中。”

故事講到了這里,藍心知都已經哭成了淚人兒,她伏在母親的懷里,原來他的父親不僅是對她殘忍,對母親更是殘忍得不能再形容下去。

難道母親那日里見到顏如玉瘋瘋癲癲,說這是因果循環的報應,那把火,竟然是這個女人放的!難道藍心晴會一直認為她搶了藍氏家產,因為藍氏家產本身就應該屬于藍心知的。

難怪?藍心知就只是藍凌霄用來聯姻的棋子,他從來不給她公司的股份。

“只是…媽媽,你后來怎么不回來找我呢?”藍心知抬起頭問她。

拓跋野這時候說了話:“心知,媽媽因為那一場火災,太傷心,所以她的腦部受到了重創,成了選擇性的失憶,她忘記了自己家中有誰,還有女兒的事情,也不知道她自己是誰。只知道自己結過婚,差點被人燒死,媽媽還好被袁哥帶走,照顧了十年。我上次在找到媽媽之后,帶媽媽去看過醫生,然后恢復了一下記憶。”

“你為什么不告訴我這些?”藍心知含淚瞪他。

“你當時的情緒本來就不好,媽媽和我都一致商定,什么都別說。”拓跋野撫了撫她的長發。

齊婉婉伸手抹了抹藍心知的眼淚:“是媽媽對不起你,這么多年沒有照顧到你,你受了那么多的苦,那么多的罪,被藍凌霄當成第二顆棋子,來供他使喚和賣命。對不起,心知…”

“我不苦,媽媽,我真的不苦。”藍心知握著母親的手破涕笑了,這一切總算是云開霧散了,不是母親不要她,而是被她的親生父親差點逼死了母親。

果真是世事艱難,因果循環啊,藍凌霄最后被自己寵著的女兒藍心晴給氣得一病不起,走的時候,還是他當成棋子的大女兒來送終打點身后事。

“好啦好啦!你們兩母女現在團圓了,相聚了,就不要再哭了。哭得我們兩個大男人難受著呢!”袁泵啞著嗓子道。

藍心知和齊婉婉相視一笑后,她站起身來,走到了袁泵的身邊,向他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非常認真的道:“袁叔叔,謝謝您一直照顧我媽媽,心知無以為謝,只是以后一直侍奉您和媽媽,您看如何?”

她這話一出,已經是變相的認同他和母親一起結婚一起生活了。袁泵樂得眉開眼笑,“夢夢,你看,丫頭都同意了!”

齊婉婉幸福的一笑,依偎在了袁泵的懷里,又有誰知道這個黑道的老大又如此的情深呢!

他照顧了她十年,當她離開的時候,他依然是追了過來。

如果說她不相信愛情,那么,她該相信這個男人。

既然十年的相守都能在一起,那么第二個十年,第三個十年呢?

都要這樣白白的浪費掉嗎?人生有多少個十年啊!

拓跋野此時提議:“我們來選日子,到時候媽媽和袁哥、我和心知,我們兩對一起結婚可好?”

“這個提議我舉雙手雙腳的通過!”袁泵歡呼了起來。“心知,你現在懷了孕,要多多休息,最好是工作也不要去做了,選日子訂酒席的事情呢,就交給我和你媽媽來做就好了。至于阿野呢,出錢辦酒宴就好。”

“我們要辦一個超隆重的世紀婚禮來慶祝!”拓跋野笑著,豪言壯語道:“要多少錢我拓跋野出多少錢!我什么都不多,就是錢多…”

“我不同意。”站出來投反對票的是藍心知。

“我也不同意。”還有一個反對的人是齊婉婉。

“為什么?”兩個男人目瞪口呆。

兩個女人相視一笑,然后異口同聲的道:“因為我們都不喜歡大肆渲染。”

“野,結婚是兩個人的事。我不喜歡如此高調的告訴給全世界人來聽,我知道,你有能力將婚禮辦成最鼎盛的婚禮。可是,結不結婚是我們兩個人的事,幸不幸福也是我們兩個人的事。所以,我反對。”藍心知說出了自己的理由。

齊婉婉雖然沒有說話,但很明顯的,她贊成藍心知的觀點。

拓跋野走了過去,將藍心知擁入懷中。“好,你不喜歡大肆渲染,我們就低調結婚。那么老婆大人,今天先去登記怎么樣?”

拓跋野知道,心知是在第一次婚姻里失敗的人,所以對于婚姻有著一定的恐懼。而且她本身就不喜歡那種風光無限的場面,其實他認為她說得對。

“干嘛那么急著登記?”藍心知用杏眸瞪他。

野狼的新娘2

“我需要法律保障。”拓跋野輕笑道。

“呃…”藍心知汗死!

他一向視法律為游戲,輪到他結婚了,他居然要用法律來保障他的婚姻。

這個人,真是…

“走!我去開車。”拓跋野拉著藍心知的手就出門。

袁泵也牽著齊婉婉的手向門外走去,這兩對有情人像普通的情侶一樣,來到了民政局。

拓跋野和藍心知在照雙人相時,攝像師笑道:“頭與頭靠在一起,身體不用粘得太緊。”

藍心知伸手在背后掐拓跋野,這男人,照相時也怕她跑掉了一樣,非要緊緊的將她抱住,害得攝像師都笑話他們了。

當兩張甜蜜的笑臉洗印了出來之后,他們去領了表格在婚姻登記合約里簽名,袁泵和拓跋野各交了九塊錢,各領了一張紅色的本本出來。

出了民政局之后,袁泵笑道:“沒有想到我結婚了,好像是在發夢一樣,夢夢,掐掐我,看看,痛不痛?”

齊婉婉望著他,幸福的一笑。

藍心知手上的結婚證被拓跋野搶過去了。

“老婆,你一向丟三落四的,我幫你保管…”

敢情這管家的職場也一力承擔了起來,藍心知瞇著眼道:“做飯洗衣要不要一起管了?”

“我的理想是做一個疼愛老婆的好丈夫!做飯洗衣算什么!晚上還要給你按摩。”拓跋野露出潔白的牙齒笑道。“全身按摩的那一種…”

藍心知伸出手捏了捏他的耳朵:“有點市井小男人的味道了!”

她以為,像拓跋野這種喜歡熱鬧身份尊貴的男人,是不會親自跑來民政局照相登記結婚的,像她第一次和非尋結婚時,都是別人一手操辦。

可是,他不僅來了。

還,來得如此開心和幸福。

或者,她的婚姻生活,真的可以從這一刻開始。

然后,幸福、開心、其樂融融。

“痛啊,老婆,親點…”拓跋野故意笑著叫得很大聲。

袁泵和齊婉婉并肩而立,看著這一對小夫妻打打鬧鬧。

  如果覺得情挑神秘總裁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藍血人1小說全集情挑神秘總裁冷血壞總裁單身媽咪:總裁別太壞,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k8彩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