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藍血人1作品情挑神秘總裁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童書念著念著忽然就哭了!

從開始的嚶嚶哭泣到后來的嚎啕大哭,最后放聲大哭。

這個惡女人也會哭?

“唉呀,別哭了!我知道這首詩我作的有些悲涼,可也不至于令人沒有一點形象吧!”藍心知掩著耳朵不想聽,她都死了,還吵著她,真是煩人。

“是你作的?你送給他的?”童書馬上止住了哭聲,然后猛的掐上了她的脖子。

“咳…咳咳…”藍心知以收被她掐得透不過氣來,“童書,你過份了啊,我都做鬼了,你還欺負我…”

“誰說你已經死了?”童書的聲音非常的幽怨。

“那我…是…沒有死?”藍心知不明白,明明她插在了她的心臟上呀。“你不是殺了我嗎?然后附身嗎?然后那啥…再找你的男人嗎?”

“是啊,我就是這么想的,也是這樣做的。”童書承認得非常干脆,“可是你死不了啊…”

“為什么?”聽到這話,藍心知在意外之余還是有一些竊喜的,證明她福大命大呢。

“我哪知道為什么?”童書吼道,“你的身體里有一股血液,像一種非常強大的能量,我一直都進不去…”

那是拓跋野曾經輸給她的血,藍心知樂了,沒有想到她因禍得福,妹妹藍心晴欲用相思竹葉青蛇毒害死她,拓跋野則用他的血救了她。這樣一來,她的身體里都流有他的血,所以童書根本進不來。

天啊,這個世界太奇妙了!太太太奇妙了!

“你笑什么?有什么好樂的?我就算進不去不能獨占你的身體,依然可以附在你的身上,讓你也不能好好的活下去!”童書惡狠狠的說。

“呃…”藍心知眨眼,黃蜂毒尾針,最毒婦人心,果然沒有錯啊。

童書見她收斂了笑容,然后道:“你還沒有跟我說,這首詩是不是你做的?”

“是啊,我送給社長的。”藍心知有些心不在焉,雖然死不了,但還是活得不夠痛快啊。

童書酸溜溜的道:“你跟他…”

“我跟他?你不是…”藍心知嚇了一大跳,“你喜歡社長?你喜歡社長?”

“關你什么事?我在問你呢?”童書沒有正面回答。

“他是我老板,也是我師父啊,就這么簡單啊…”藍心知為自己的這個發現欣喜不已。

童書反問:“這么單純?”

藍心知肯定:“就這么單純。”

忽然童書發狂一樣的進駐她的身體,然后就向鴻弈掐了過去。

鴻弈在在悲傷之際,卻見到了藍心知的眼睛閃著兇狠的光芒,而且力氣非常之大的要掐死他。

“心知…心知…你醒了…”

他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幕,藍心知是醒了過來,可是卻怎么瘋了一般,而且力氣大得嚇死人。

就在他怎么也掙脫不開,臉神越來越蒼白,手腳也越來越無力的時候,藍心知大罵童書:“你這個神經病的女人,社長是好人,你怎么要殺他?快放手!”

童書根本不理,而且越掐越緊了,她心里的十年仇恨,在這一刻全部得到了釋放,她不掐死鴻弈誓不罷手。

“這是我的事,藍心知你給我滾開!否則我不介意殺多你一次,看還有誰能夠救你?”

“我就算是死也不能給你殺社長,社長那么好…”

“他好?你知道個屁?”童書怒吼,“你為野狼愿意去死,你為了這個男人也愿意去死?你究竟愛誰?你為了哪一個男人都愿意去死?”

“社長是我的師長,野是我最愛的男人,他們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像你種神經病的人根本是不會懂得?”

“別將自己說得如此高雅和偉大,人性是非常丑惡的。你一個剛出道的丫頭片子知道什么?”

“童書,你現在是用我的身體,是在殺師弒父是不孝道會遭天譴的!”

童書和藍心知你一言我一語針鋒相對互相反駁,也只有她們兩個人聽得到,鴻弈只感覺到就這樣的被藍心知給掐死了。

有罪的愛,沉淪的欲3

童書不屑的道:“殺師弒父?我今天就是要殺了這個狼心狗肺的男人來報仇,然后讓你來背上殺掉師父殺掉老板的罪名,這個世界都對不起我,我干嘛要對得起這個世界!”

好陰毒的女人啊!藍心知終于明白藍心晴要殺她的小計謀算什么,童畫陷害她的《春江花園圖》又算得了什么,這個童書才叫做真正的恐怖,恐怖啊恐怖…

“童書,你聽我說,你不想明白當年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嗎?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殺死一個你愛的人,如果當年有什么誤會呢,這樣一來你即使做了鬼,也是會愧疚一世的對不對?其實社長說不定有什么苦衷呢?或許他也愛著你呢,你看他十年以來都是單身,身邊沒有一個女人…”

藍心知趕忙對她進行勸解,現在這個童書已經陷進了當年仇恨之中不能自拔,她絕對不能用自己的手去殺了鴻弈,更不能讓童書陷在仇恨之中殺更多的人。

“他愛我…”

“是啊,有可能啊…”

藍心知馬上說道,“你已經含冤十年,不就是為了等這一刻嗎?如果殺了他能令你真的什么也不再牽掛就離開的話,我也無話可說了。”

“那你的意思是怎么樣?”童書有了片刻的緩解。

“我們一起證明啊,證明他是否愛你,還有搞清楚當年你為什么會被殺害,被誰殺害的原因啊,難道你想再這樣糊里糊涂的拖著一個可能愛著你的男人進地獄嗎?”藍心知試探著她。“如果能證明他不愛你,或者你的死跟他有直接關系,到時候你再審判他也不遲啊。”

終于,童書緩緩的放開了鴻弈,鴻弈已經昏迷倒在了地上,藍心知按了急救鈴,醫生走了進來進行搶救。

童書冷眼看著忙碌的醫生,還有鴻弈那張眼鏡下的容顏,她漸漸的平靜了下來。

“我用你的身體,要查當年的事情。”童書答應了下來。

藍心知馬上說道:“我也有條件,第一:童書在藍心知的身體里時,童畫不準用藍心知的身體和任何男人發生肢體關系;第二:藍心知必須同時與童書一起存在,而且藍心知是清醒的知道童畫在做什么;第三:童書不能再肆意妄為的用畫筆亂殺人;第四:事情結果無論怎么樣,童書都必須離開藍心知的身體。”

童書冷冷的瞄了她一眼:“就你那單薄的身體,也只有野狼才會喜歡。”

“你…”藍心知恨恨的瞪著她,還敢提這事。

“不過,我一樣能夠主宰你的身體,你憑什么對我提這么多要求?”童書見她還在為那事生恨,于是岔開了話題。

藍心知揚了揚唇:“你是可以控制,但白天呢?白天我依然是我,我可以利用你白天不在的時間做很多的事,包括告訴社長你怎么樣了,或者讓野想辦法驅趕你,又或者…”

“好!我答應!”童書也是爽快之人,“看你笨手笨腳的,現在腦袋又轉得這么靈活?”

藍心知想著,不將童書的心病去除,以她烈馬一樣的性格,還不知道會害多少了呢,所以驅趕她根本不是辦法,只能讓這件事情水落石出,讓她心甘情愿的離開才行,何況,此事牽涉到了鴻弈。

唉,當年究竟發生了什么事呢?

其實她也很想知道。

“那我們就這樣說定了。”藍心知說。

“如果你敢玩花樣,我也一樣饒不了你。”童書狠狠的說。

藍心知嘆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不要將自己的思想強加于我的身上,現在我們是合作,需要最起碼的誠信,你知不知道?”

童書冷哼了一聲,沒有說話。

兩人在黑暗之中,一直靜靜的。

童書在想鴻弈,想他的愛想他的恨,想他的很多很多…

藍心知在想拓跋野,如果他知道自己還活著,會不會很高興很高興…

兩個女人用同一個身體,卻又各懷心思。

“喂…”童書叫她。

藍心知懶得理她,沒禮貌的人。

“我叫你呢!”

“我又不叫喂。”

“你不能擅自行動,每一步都要聽我的。”童書認真的道,靠這個小丫頭片子去探鴻弈的口風,她才不會相信。

“你說吧!”這個發號施令慣了的女人,藍心知嘆道。

“第一步,明天你去找野狼,和他造愛。”童書開始布局。

“你說什么?”藍心知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瘋了啊?”

童書諷刺道:“你以為讓你去偷歡啊,我需要你從他身上吸取能量,這樣我才能保持強大…”

“你這個自私自利的女人,為了自己強大真是不擇手段!”藍心知截斷她的話。

“是,我就是這樣的女人,你可以選擇不去,那么結果就是,我直接將你弄上鴻弈的床,或者是任何一個強壯男人的床上。”童書直接明了的告訴她。

“你怎么這么變態?”藍心知憤怒道:“鴻弈是你愛著的男人,他和別的女人上床你也做得出來?”

“你不是說我不擇手段嗎?我就是這樣變態的人。”童書冷哼道。

“你…”藍心知發覺她真是個不要臉又不要皮的女人,社長怎么會喜歡她這種人?

童書道:“你要么上野狼的床,要么被我拎到別的男人的床上?”

“我都不去。我們的合作守則上第一條就是不和任何男人發生肢體上的關系。”藍心知也發火了。

“第一條:童書在藍心知的身體里時,童畫不準用藍心知的身體和任何男人發生肢體關系。現在我的第一步是你去和野狼發生關系,或者你和別的男人發生關系。”童書是何等精明,馬上背出了守則第一條。

藍心知傻眼了:“你這是咬文嚼字鉆條約的空子!”

“小丫頭,專業法律人士定出來的法律尚且不完善有漏洞可鉆,何況初出道的你定出來的一份契約守則?”

有罪的愛,沉淪的欲4

“你是不是一向被野狼吃得死死的?想不想趁此扳回一局?”童書不僅精明,而且是個談判高手。

“呃…”這也看得出來!藍心知看著這個不懷好意的女人。

童書繼續對她說:“男人也是喜歡有挑戰性的女人,這樣才能充分吸引他們的目光,為什么野狼要了你這么久,還維持在非情人非愛人的階段,就是你這人太單調了。何況,他那樣對你,你不是恨他嗎?難道不想玩玩他嗎?”

“呃…”她也一眼看出藍心知是個單純善良的小白兔了嗎?

如果說拓跋野是一只狼,那么童書絕對是一只母老虎,她繼續教著藍心知這只小兔子。

“你明天見到他,先不要認他,要裝作我平時的樣子,有一些傲氣有一些清高還有一些怨氣的對他,然后告訴他,藍心知已經死了,你為什么還不去死?”

“童書!”藍心知受不了的喝道,“你就是一個瘋子!你真是一個瘋子!我才不要見野,我也不要和他那…啥…你找別的辦法去吸取能量,這件事情我幫不了你,我恨他是我的事,我不會借助別人的力量來報復他。”

“說白了你就是不敢玩這個男人?你不敢證明他究竟愛不愛你?”童書道。

藍心知哼道:“你不用激我,你激我也沒有用,我就是不上當。現在,我要睡覺了,你就先想辦法怎么去面對社長吧!”

“藍心知,如果明天晚上我沒有吸取到能量,你要承受后果的。”童書見她不理自己,嚴肅的的威脅著她。

過了明天再說吧!她現在還在加護的重癥病房好不好?藍心知真困了。

第二天,清晨,半山別墅。

拓跋野從御凰國回來,身上的傷痕還未好,他已經堅持要親自去藍心知,這個一直不肯聽話的女人,他究竟要怎么樣,她才能聽話。

藍心知在這間別墅里住的時間也很短,但現在他卻看不到她的身影了。

因為自己的一意孤行,因為自己的女人無數,因為自以為是的愛情,害得她受了那么多的苦,他對不起她。

他亦知道說對不起是沒有用的,但現在他只想找回她,盡可能的對她做一些補償。

今天是什么日子?

今天是除夕之夜。

萬家燈火全家團圓的日子,他本來說帶她在御凰國里過一個安靜而快樂的新年,可現在,反而是將她弄不見了。

心知,心知…

風間走了進來:“爺,我們查過水瓶畫社,藍小姐沒有去上班。”

梨冰去外面查也回來了:“我們去過監獄和精神病院,都沒有見到藍小姐的影子。”

拓跋野臨回御凰國的時候,請阿婆通了靈,說童書是在這一座城,所以他也是連夜趕回來,而且通靈顯示心知并沒有死。

在這一刻,他相信,他相信她一定不會死。

但是,童書將她藏去了哪里?

太陽照時窗棱,有一層暖暖的光。

鴻弈在醫院醒來后,撫了撫自己的脖子,他差一點被藍心知給掐死,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心知呢?”他問照顧他的護士小姐。

“藍心知已經活過來了,社長,這個女人還真是個奇跡啊!”護士小姐笑了笑。

確實這奇跡也太驚心動魄了,他從病床上下來,向藍心知的房間走去。

“心知,好些了沒有?”

“社長…昨天對不起…”藍心知見到他趕忙道歉,“真是不好意思啊…”

“沒事,只要你能醒來,我就開心了。”鴻弈也微微的笑了,“你先休息,我去醫生那里,看看你的具體病情。”

“謝謝社長。”藍心知見他并沒有追問,也不由放下心來,像社長這么好的人怎么會和陰險狠毒的童書在一起呢?

她撫了撫還在疼痛的左邊心房,今天是除夕之夜,恐怕這個新年要在醫院過了,而且找母親的事情又延后了一段時間,如果沒有發生童書的事情,在過年之前找到了母親,該是一個件多么好的事情啊。

但是,這個世界上就是這樣,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計劃得再好,變數是隨時都在變的。

唉,今天就過年了,連醫院都是喜慶的。

都處聽見了孩子們的歡笑聲,還有大人們交談時的快樂的聲音。

就在她以為今年過年是一個人過的時候,鴻弈又進來了。

“心知,我問過醫生了,醫生說你可以從加護重癥病房移到普通的VIP病房了,再加以休養一個月就可以出院了。”

“哇…要那么久啊,我在這里很悶呀…”藍心知想著一個月的時間,童書應該能查出當年的真相了吧。

“悶啊?今晚我陪你過新年,然后倒數怎么樣?”鴻弈知道她家里也沒有人,于是也起了憐惜之心。

“真的?”藍心知睜大她水漫漫的杏眸叫了起來,如果鴻弈留在醫院,晚上的時候,童書出來,他們就可以有多一些了解了,而且社長陪童書過新年,她應該會高興吧。

“傻丫頭,當然是真的!”鴻弈微微一笑。

藍心知眨了眨眼睛:“社長,為什么你們都愛我叫我傻丫頭?我真的很傻嗎?而且我很小嗎?我已經二十二歲了呢,過完年也就是明天就二十三歲啦!”

“是啊,你就是一個傻丫頭!”鴻弈臉上的笑容在慢慢的凝固,二十二歲,對于女人,是多么年輕美麗的年齡啊。

她是真的很傻吧!社長叫她傻丫頭,野也愛這么叫她呢。

“心知,你先休息一下,我去買一些東西回來,晚上我們就在醫院里吃年夜飯。”鴻弈扶了扶鼻子上的眼眶。

“好啊!我好期待喲!”藍心知開心的笑了。

  如果覺得情挑神秘總裁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藍血人1小說全集情挑神秘總裁冷血壞總裁單身媽咪:總裁別太壞,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k8彩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