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藍血人1作品情挑神秘總裁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詭異畫筆案再次出現了!

藍心知還沉浸在突如其來的詭異中沒有回過神來,她以為,詭異畫筆案只在他們的城市發生,而此時,在相距N千米之外的御凰國,卻也看到了同樣的案情。

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風間已經在檢查女孩子的傷口,檢查完之后,他說道:“死者是宮中管家安伯的女兒安語,曾習得幾年繪畫,現在已經沒有生命跡象。”

梨冰環顧了四周:“安語不是在宮里嗎?怎么會在我們府上?”

其中王府上的管家梁伯道:“安語在殿下不在的時間里,有時候會來畫室看畫,今天本來是在宮中為陛下作畫,不會出現在我們府上啊!”

拓跋野的雙眸變得隱隱作痛,“梁伯,有沒有看到安語是怎么死的?”

一說到這個,王府上本就沒有幾個人,梁伯和廚房的阿嬸們馬上哆嗦了起來,你一言我一語都顯得驚恐不安。

“我先聽見一聲尖叫…”

“我就看見她伸手挖了自己的眼睛…”

“然后手執畫筆向自己的心臟插去…”

“殿下,我們府上是不是有什么怨靈…”

“要不然怎么會發生這么詭異的事情…”

“我們馬上請阿婆來…”

聽著這些人說現場的情況和當初藍心知所遇的詭異畫筆案一模一樣,當她望向慘死的安語時,安語手上的畫筆卻已經不見了。

“野,畫筆不見了!”

拓跋野也已經發現了這個問題,他抬腕看表,時間剛好是晚上八點鐘,正是兇手作案的時候。

童畫此時也從飯廳里跑出來,看見這一慘況,馬上嚇得臉色蒼白,雖然她平時也有關注詭異畫筆案的案情進展,可像現在這樣近距離的第一次看見,卻還是嚇得不輕。

“我們進畫室。”拓跋野抱著藍心知首先走向了畫室。

風間和梨冰跟上,童畫也一起進去。

剛一走到畫室的門口,就聞得陰風陣陣,藍心知已經感受過三次這樣的狀況,她已經熟悉了兇手的出現場景,可此時,還是感到萬分的害怕。

“唰”的一聲。

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剛剛殺了安語隱藏起來的畫筆直直的向藍心知沖了過來。拓跋野受傷的左手抱著藍心知,右手凝聚了功力,伸掌向破空而來的畫筆劈了過去。

畫筆慘叫一聲跌落在地上,童畫已經嚇得一步也移動不了。

“梨冰,你負責童畫的安全。”拓跋野吩咐。

“跟著我!”梨冰冷聲和童畫講。

童畫馬上抓緊了梨冰的衣袖,看站地上斷裂的畫筆,而風間已經在察看畫筆的構造和成分,他作了簡單的分析之后,“和最初的殺人畫筆應該是同一種。”

“大家小心!”拓跋野點頭。

就在他說話之際,破空而來的三支畫筆分上、中、下三個方位同時向藍心知襲來,此時的畫筆,不再是畫家們拿在手上的工具,而是變成了一支支的利箭,劃破了冷凝的空氣,呼嘯著而來。

只見拓跋野一個快速且華麗的轉身,將藍心知護在懷中,右手不知何時已經飛出了飛刀,也分為上中下三個方位對進攻而來的畫筆進行各個擊破,他的力道之準狠,令畫筆馬上斷裂且碎在了地上。

“爺,今晚的畫筆特別怪!”梨冰向拓跋野靠近。

風間也是和梨冰背靠著背,注意著周圍的環境。“以往畫筆在殺人之后則會撤去,可今天晚上不僅不撤反而是變本加利的襲擊我們。”

拓跋野沉聲道:“殺人畫筆的目標是在心知,你們一定要負責她的安全。”

“是她來了嗎?”藍心知也是聰明人,此刻也猜到了畫筆案的主謀是誰了。

如果畫筆里的頭發是童書的,那么一直以來就是她在用畫筆殺人了,那么她就已經早死了的吧!那是她自己在殺人,還是有人在控制著她,現在誰也說不準。

拓跋野低頭,將下巴抵在她的頭頂,“是的,心知,對不起!”

他是誠心誠意跟她道歉的,他根據這些絲絲縷縷的聯系,已經想到童書和畫筆的聯系。

但在這一刻得到了證實之后,他的心比誰的都痛。

他愛了十年的女人,居然走到了現在這個地步,他不僅要殺心知,還殺了那么多無辜的人。

藍心知見他承認是童書后,終于是更加明白他今天為什么對自己是寸步不離了,就連在洗澡的時候也要守在身旁。憑這個男人的聰慧和智商,應該一早就猜到了童書會以什么方式來報復她了。

聽著他痛苦的對自己說對不起,她的心也是又苦又痛,他再真心的懺悔也無法挽回那些失去的歲月了。

只是她想知道,童書為什么想殺死她?

對于這個問題,拓跋野也想知道,而且童書在第一次下手的時候,因為鴻弈救了心知,童書就殺了另外的人,移情別戀的畫畫的人。

“爺,快看!”梨冰忽然喝道。

拓跋野和藍心知同時抬頭,只見從四面八方無數支畫筆,像古時候戰場上的鋒利的箭一樣,向著他們五個人站立的方向破空射了過來。

眼看著五個人就要被這些利箭一樣的畫筆射穿時,風間將手中的桃樹枝一揚,頓時,半空中的畫筆暫時近不了身,拓跋野和梨冰已經向四面八方都擲出了手中的飛刃。

“野狼,以為這樣就可以控制局勢嗎?”童書的聲音在空中響了起來。

“書書,你為什么變成了今天這個樣子?”拓跋野的聲音又暗又啞。

童書得意的哈哈大笑:“你以為我應該是什么樣子?你還不是變了?你曾經說過這一生只愛我一人,可最后在你懷中的女人又是誰?”

藍心知聽著她說話,從頭到腳到感覺到毛骨悚然,她從來沒有見過什么靈異鬼神之類的,而自從詭異畫筆案發生之后,她就從心里升起了恐懼之火。

畫筆案主謀4

拓跋野沉痛的說道:“書書,我十年的相思,就換來今天的結果嗎?”

“野狼,只要你將你懷中的女人給我,那么下一刻,你從此以后都不需要再相思,因為我會一直陪著你,到地老天荒到海枯石爛。”童書的聲音一直盤旋在他們的頭頂。

“心知是無辜的,你不能再傷害她,書書,收手吧!”拓跋野的喉頭有些哽咽。

童書冷笑:“我傷害了她?恐怕不止我吧!你不也抱著她的身子和我的靈魂歡愛嗎?”

“轟!”的一聲響,藍心知所有的恐懼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不敢置信的痛苦,抱著她的這個男人,口口聲聲對不起她的男人,說一定要保護好她的男人,卻是借用了她的身子和他最愛的女人去歡愛。

難怪她的身上總會有歡愛的痕跡,她卻感覺不到和他歡愛時的樣子!

難怪他一直不準她離開御凰國,目的就是留在這里見面他最愛的女人!

難怪他一直說著對不起她,一直懺悔著痛苦著一直難過著!

拓跋野,你簡直就是這個世界上最殘忍的男人,你拿著我對你的愛糟蹋著我,你用我對的情來羞辱著我。

我用生命愛你如斯,到頭來卻是一個最華麗的圈套,是一個最殘酷的真相。

原以為,離開了御凰國之后,我們就橋歸橋,路歸路。

可是,等不到那一刻了。

她從現在這一刻開始,就一刀兩斷再不相見了。

“心知…對不起…”拓跋野一低頭就看到她痛苦到窒息的表情,他知道,這件事情一旦捅了出來,她就一定會受傷受傷很受傷。

藍心知的心,感覺已經跳出了胸腔。

對不起?是誰發明了這一句話。

一句對不起,就可以抹殺這些殘忍的真相嗎?

一句對不起,就可以補償他給的這些傷害嗎?

一句對不起,就可以當作什么也沒有發生嗎?

一句對不起,就可以令他將這些做得理所當然理直氣壯嗎?

“你還有什么是瞞著我的?”她愣了好久,終于說出了這一句話。

拓跋野將她越抱越緊,“沒有…沒有了,心知,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那你就放手吧!”藍心知的臉上沒有一點表情,只是僵硬得像一個瓷娃娃。

“不…書書她要…”拓跋野說到這里,快說不出下去了,他不能放手,他一放手,憑這個虛弱的藍心知,根本走不出一步已經被童書給殺死了。

“她要殺了我是嗎?”藍心知代他說了出來。

正如拓跋野曾經說過,她不是笨,她只是太過善良,不會將別人想成壞人,所以她身邊的人都是好人。

她能過那天拓跋野瘋狂的要殺她,和童畫故意告訴她童書已經死了的消息,再加上現在童書一直用詭異畫筆案刺殺她。她將這些片斷一個個的串連起來,已經知道了那天他不是瘋狂了,他是真地要殺她。

我們就算沒有傾心相愛過,但也同床共枕過。

佛說,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

他們這一世修了多少,生生世世又修了多少,才換來曾經的相擁相眠。

可他卻要用掌掐死她?

她曾經以為,即使他不愛自己,也會有一點點的喜歡吧。

她曾經以為,即使他不喜歡自己,也曾有那么一點點的關心吧。

她曾經以為,即使他不關心自己,也曾有那么一點點的良知吧。

然而,她錯了,她全錯了。

他不愛,他不喜歡,他不關心,他亦沒有良知。

她還以昨天的時候,是他承受不了童書的死訊繼而發狂,原來他一直是清醒的。

她以為,殺死她可以減輕他的痛苦,她愿意,她愿意就這樣死在他的懷中。

可是,最后,為什么?為什么他又放了手?

是不忍?是不想?還是不能?

拓跋野只覺得頭都快要爆炸開來,他一生風流無數,女人如繁星,放蕩不羈的想對誰夜夜索歡就索歡,可現在,這兩個女人,已經弄得他生不如死了。

生不如死?他也會有生不如死的一天嗎?

一邊是自己最愛的女人,一邊是從不不求回報愛著自己的女人。

兩個人,他誰也不想傷害。

可最后,三個人都反目成仇。

三個人,全部被傷害了。

“心知,你聽我說,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拓跋野想解釋,卻又沒有一點頭緒,不知道從何開始解釋給她聽。“心知,等這件事情了結之后,我再詳細的解釋,好不好?現在呆在我這里,哪里都不要去…”

藍心知看著他,以從未陌生的眼光看他,“既然要殺我,又何必保護我?”

“我…”拓跋野其實在心里是不舍得她死,可是這話,他說不出口。

“罷了,放手吧!”藍心知冷凝成冰。

“心知,我不放!”拓跋野心里一種害怕的感覺油然而生,仿佛他這一放手,他就再也擁有不了她一樣。

童書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野狼,放手吧!她都叫你放手了,你還堅持做什么?你既然狠不下心來殺了她,讓我復活。那么現在,就順了她的意愿,放開她,她之后的生死都跟你沒有關系。你也不就必再歉疚了,藍小姐,你說我說得對不對?”

藍心知在最后的最后,終于明白過來,他要殺她,只是因為童書要附在她的身上,然后永遠占據她的身體來復活,這種荒謬至極的事情,偏偏還就發生在他們的身上了。

“書書,你不要再說了行不行?”藍心知沒有說話,反而是拓跋野叫了起來,“你究竟出了什么事情,你告訴我們來龍去脈,這樣我才能夠幫你。”

“我不需要任何人幫我,我只要你將懷中的女人給我!”童書高傲的道。她的事情她自己會處理!

“書書,我也明確的告訴你,心知我是不會給你的。”拓跋野也堅決的表明自己的態度。

畫筆案主謀5

童書也不是小女生一樣活在夢幻的國度里,她從遇上拓跋野開始試探到現在反面,亦明白一個男人的情有多重,愛有多深,那都敵不過歲月的磨難,也斗不過眼前人的甜蜜。

她自始自終就是一個理智的女人,她要的東西,從來不靠別人給她,她自己完全可以奪回來。

“野狼,那么我們今天從這一刻開始,就是對立場面了。”童書下戰書時還不忘記提醒。

拓跋野痛苦的緊緊的抱著藍心知,然后望向空氣中的聲音:“書書,你為何要這樣一直執迷不悟?”

“你又何嘗不是一樣執迷不悟?”這次,說話的是他懷里的藍心知。

拓跋野和童書都一愣,一時之間沒有說話了。

當然包括自己,也是一樣執迷不悟。

“哈哈哈…”率先笑起來的是童書,她在笑時,空氣中的畫筆跟著她的聲音一起在顫抖。

“童書小姐,你先別笑,你有什么資格笑別人?”藍心知的話雖然很淡然,但卻是擲地有聲。“你藏于畫筆之內,殺人于無形,你從最初在香港的時候,要殺我就殺我,為什么要牽連那些無辜的人?”

“我要殺誰就殺誰,我要誰的身體就是誰的身體,輪不到你一個小丫頭片子來教訓我!在香港那一次若不是鴻弈的出現,你以為你還能倦在野狼的懷里嗎?”童書怒喝道。

“社長是一個好人,他當然不會允許你傷害我。”藍心知依然是沒有生氣。

“好人?好一個社長是好人?”童書只是冷哼。

“姐姐…”童畫叫了一聲。

“妹妹…”童書的聲音微微有些驚詫。

“姐姐,你認識鴻弈的嗎?”童畫雖然害怕這些詭異畫筆,可想到她是姐姐,也不由壯著膽子問了一句。

“鴻弈?他怎么說?”童書的語氣聽上去似乎有些波動。

童畫害怕的道:“我有一次去他畫社,跟他談畫作,他說他不認識你…”

“你說什么?”童書忽然馬上發起狂來,畫筆在空氣中忽高忽低忽左忽右。他居然說不認識她?居然敢說不認識她?

“姐姐…姐姐…”童畫害怕的哭了起來:“我好想你,姐姐…”

此時,童書哪里還聽得到童畫的哭聲,畫筆像失控的箭一樣從四面八方向他們射了過來。

拓跋野護著懷里的藍心知,有幾支畫筆瘋狂的插在了他的身上,頓時像是鋒利的匕首刺入了血肉之軀一樣。

風間手上的桃枝也起不到作用了,“爺,你沒有事吧!她現在為什么能有這么大的靈力,控制著這么多的畫筆?梨冰,你先拿童畫在前面擋著,我不信她還真敢殺自己的親身妹妹!”

“風間?”童畫不敢相信的望著這個溫潤如玉的男人,平時看他飄逸雅致,沒有想到他為了拓跋野可以不擇手段。

而梨冰也是明白之人,一把抓過童畫抵在拓跋野的前面,“爺,你的情況怎么樣?”

“野哥哥,救我…”童畫眼看著畫筆逼近了自己,趕忙出聲叫道。

拓跋野一言不發,一手揮掉童畫身上的畫筆,“你們倆這是做什么?”

“妹妹,走出來,過來我的身邊。”童書這時叫道。

  如果覺得情挑神秘總裁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藍血人1小說全集情挑神秘總裁冷血壞總裁單身媽咪:總裁別太壞,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k8彩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