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藍血人1作品情挑神秘總裁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他怎么像是中了魔一樣?他已經將她害得遍體鱗傷,現在還要親手殺了她?

不!

不不!!

不不不!!!

他不能這樣做。

他不能!

“心知…”他雙手掩面,難過的彎下了腰。

可是,他如果不這樣做,童書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陽,在兩個女人中,他只能選擇一個活著。

他該怎么樣去做?

他該怎么樣去做,才能做到最好?

一個是他愛著的女人,一個是愛他的女人。

他愛著一個女人,十年如一日,相思未曾斷。

現在一個女人愛著他,可愛如雛菊。愛他如生命。

“野…”藍心知見他清醒了過來,扶著他坐在了沙發上,“什么事情令你這么痛苦,痛苦到要殺了我?”

拓跋野依然是雙手掩面沒有說話,他沒有辦法面對藍心知,他就是個十惡不赦的壞人。

她依偎在他的身旁,將頭靠在了他的大腿之上,“如果殺了我能令你開心的話,你就動手吧!”

她知道,憑梨冰和風間兩人之力,也壓制不住拓跋野一個人。

既然他一定要這樣做,那么她就給他好了。

現在的他,雙手掩面,表示他在清醒時有些羞愧,她雖然明白,但卻沒有挑明。

“心知…為什么?”為什么你會做出這樣的決定?你不是恨我嗎?拓跋野不敢相信的凝視著自己大腿上的她。

是的,我恨你,恨你入了骨髓。可是,沒有錐心噬骨的愛,又哪里來深入骨髓的恨呢?藍心知給他一個最后的微笑,像雛菊花一樣淡淡的綻放在他的心間。

“只是…野,你下手重一點,最好能一掌斃命好不好?我怕痛…”

說完她閉上了美麗的杏眸,聞著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的龍涎香,她想,就這樣吧,死在他的懷中吧!

野,但愿來生…我能先遇見你,你也能早點愛上我…

那么今生,我們之間的恩恩怨怨,就在這一刻畫上句點吧。

拓跋野的整個心神全部震撼,她至始至終都沒有問他是為什么要她的命,卻這樣甘心情愿的躺在他的懷中,就這樣死去。

她愛他如斯,他卻還在利用她的身體,做一件荒謬之至的事情。

他凝視著她最后的微微笑,她很少笑,卻將最后一個笑容留給了他。

她對他的愛,從來就是毫無保留,即使用生命去愛,她也甘之如飴。

他卻從來就沒有正視過她的感情,他認為他不需要所有女人的愛,所以她們對他的愛,從來就是不屑一顧。

然而在這一刻,他為什么有這么大的震憾和感動?

他已經找回了童書,他用了十年的時間去找她。此刻只要他輕輕的捏碎藍心知的脖子,童書就會回來,陪伴在他的身邊。

可是,他到最后卻下不了手。

“心知…”拓跋野嘶吼著將她抱入懷中,他舍不得殺了她,他舍不得…

他的身體在痛,他的聲音在痛,就連從喉嚨迸發出來的嘶吼聲,也是痛痛痛…

藍心知被他死死的摁在懷里,一動也不能動,但她能感覺得到,他此刻,比剛才還要痛苦,痛苦千倍萬倍…

她不知道這是為什么,但她知道,他的心里有她,就算他在嘴上不肯承認,他還是不舍得殺了她。

她想問抬頭問他,可他的大手像鋼鐵一樣禁錮著她,將她小小的身子嵌進他的身體里,她發不出聲音,亦掙扎不開。

忽然,拓跋野將她放開,發狂一樣的沖了出去。

藍心知是沒有死,可差點被勒得窒息了,她還在虛弱的“咳咳…”時,風間喊道:“梨冰,快追上去!”

梨冰和風間本來一直站在角落里,看著他們的“生死”較量,當拓跋野最終選擇了藍心知時,兩人的心里都松了一口氣,可是拓跋野卻突然又發瘋一般,兩人的心又忽的沉了下去。

風間趕忙奔過來察看藍心知的傷勢,“藍小姐,你還好嗎?”

“我還沒有死!”藍心知苦笑一聲,她不知道,她和拓跋野的糾纏,究竟何年何月才是盡頭?

“對不起!”風間暗嘆了一聲。“我給你看看傷口吧!”

“好!”藍心知靜靜的躺在沙發上,風間解開了她頸間的襯衫扣子,露出她白皙嫩滑的頸間肌膚,卻已經被拓跋野抓得血痕累累。

這時,進來一個人,她望著衣衫半露的藍心知,還有一心醫傷的風間,輕輕的道:“風間,藍小姐怎么啦?”

風間沒有答她,只是全神貫注的為藍心知清洗傷口,然后撒藥粉包扎。做完這一切之后,才緩緩的道:“童畫小姐,藍小姐沒事。”

童畫走到藍心知的身邊,看著她臉色蒼白,虛弱不堪,她用唇語道:“想不想知道野哥哥為什么發狂?”

藍心知望著她,明知道她不安好心,卻還是想知道拓跋野為什么會做出今天這樣的舉動。她輕輕的道:“風間,我有點畫畫的事想咨詢童小姐,你先出去好嗎?”

愛恨生死間2

從王府里沖了出去的拓跋野,邁開修長而有力的雙腿一路狂奔,梨冰緊緊的跟隨在他的身后,以防他出什么意外。

他不知道跑了多遠,然后竄入一個落葉滿地、蕭條滿景的神秘的地方。

濃密的霧氣在不斷的蔓延,他大手一揮,霧氣漸散,浮現出一個瑤池仙境的地方。

他縱身一躍,跳了進去…

梨冰知道拓跋野的心里很苦,于是站在池沿邊上,靜靜的守候著他去水里寧靜。

瑤池里的男人,將自己整個人都沉浸在水里,他每次痛苦的時候,就會在這里來吸引靈氣,來讓自己平靜,來讓自己冷靜下來。

他知道,接下來的事情,他必須處理好童書,也要安置好藍心知。

他要想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讓藍心知好好的生活下去,也讓童書陪伴在自己的身旁。

神秘的池水啊,賜予他力量吧!

王府里。

風間也是明白人,自然知道藍心知有事情要問童畫,因為自己是什么也不會告訴她的。

“好!藍小姐,我就在門外,有事情就叫我。”

“謝謝!”

風間走后,藍心知從沙發上坐起身,此時童畫也在她的對面坐了下來。

“童小姐,有什么話就說吧!”

童畫也不矯情,開門見山的道:“據說,我姐姐…她…可能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

這就是拓跋野發狂的理由嗎?

是吧!

世界上有什么比失去最愛的人更心痛啊!

難怪他會痛成那樣子,難怪他會什么也不肯告訴她。可是,童書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殺了她藍心知就有用嗎?

所以,藍心知還是不明白。

“童小姐還有什么話要說嗎?”藍心知繼續問她。

童畫打量著她:“你還沒有見過我姐姐吧?”童畫從手機里提出一張圖片,給藍心知看,由衷的贊嘆道:“你跟姐姐一樣漂亮!”

女人的心思就這么毒辣,童畫當然不是贊美,她只不過借機諷刺藍心知是童書的替身罷了,正因為她漂亮,而且那雙眼睛太像童書了,所以拓跋野才會讓她做他的女人。

童畫只是嫌她病得不夠輕,再刺激一下藍心知,讓她病得再重一些罷了。

藍心知明知道是計,卻還是上了童畫的當,她從來沒有見過童書,此時見到童畫手機里的女人,那樣巧笑嫣然熱情似火的女人,任哪個男人看到都會充滿激情。

難怪,他喜歡愛笑的女人?

傻瓜藍心知,你真是傻得全世界的人都要笑你了。

她靜靜的閉上了眼睛,“謝謝童小姐進來看望我,我累了。”

真相一向是殘酷的,是殘忍之極的,可因為它是真相,所以又是人人趨之若鶩的。

“藍小姐請休息吧!我走了。”童畫臉上漾起了報復的笑容,向外走去。

風間正坐在外面廳里,雙手交叉著放在膝上,他看到童畫走出來,只是暗暗的嘆了一口氣。

女人們的世界,或許男人真的不會懂得。

她們爭奪男人的方式,和男人爭奪女人的方式不同。

但究其根源,是生理不同。

凌晨一點。紅楓林里。

這是拓跋野和童書相見的第四個夜晚了。

他安靜的坐在楓葉上,抽了一地的煙灰,今天晚上,沒有星光,沒有月亮,黑得令人恐怖。

“野狼…”

童書的聲音響起來時,拓跋野抬頭,看著她附身在藍心知的身上,熱情奔放的向自己走來。

在這一刻里,他看著她,內心卻越來越苦澀。

她主動的坐進了他的懷里,他抱著她時,不知道抱的是藍心知,還是童書。

“我不喜歡愁容滿面的野狼,告訴我,我要怎么樣才能令你快樂?”童書一抬頭吻上了他的唇。

拓跋野輕輕的細細的回吻她,這是藍心知香甜的柔柔的唇片,而這張小臉,也是藍心知絕色傾城的小臉。只是,這里住著另外一個靈魂。

“書書,你選擇住在另外一個女人的身體吧!”他啞聲道。

童書正在啃他的喉結,她喜歡他性感的喉結。“野狼,你也會說這么天真的話嗎?我會住在藍心知的身體里,就是這個身體匹配我,就像挑選骨髓移植一樣,一定要配得上才能住的。怎么?你下不了手殺她嗎?”

“她只是一個善良的女人,我確實下不了手。”拓跋野據實相告。

“那么我呢?你不是要我陪著你嗎?”童書可不輕易認輸。

拓跋野點了點頭:“我想你陪我,也想心知好好的活下去。我希望有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書書,你明白嗎?”

童書眼睛一眨:“憑我女人的直覺,你是喜歡上她了吧!野狼,你既然喜歡她也愛著我,那么我住在這個身體里,你既能看到我又能看到她,這不是一舉兩得兩全其美的辦法嗎?”

拓跋野再次被震驚,這樣的方法怎么可能是兩全其美,簡直就是讓他這一生都會生不如死,他親手殺了一個愛著他的女人,還要用這個身體和她歡愛一輩子。

“不…不能這樣…書書…”他的聲音越來越暗啞,“這個方法絕對行不通,我們再想別的辦法…”

“怎么會行不通呢?我可以代替她好好的活下去,陪伴在你的身邊,就連她喜歡的繪畫事業,我也能將她名揚國際。我覺得這是最完美的辦法,野狼,既然你下不了手,我自己來吧!”

童書說完舉起了手中的小刀,閃電般的向心口插去…

“不要…”拓跋野比她更快,一手抓住了小刀,鋒利的刀尖刺進了他的大掌,鮮血“滴嗒滴嗒”掉落在厚厚的枯葉上,在寧靜的夜里格外的清晰。

童書沒有想到拓跋野會阻止,她怒吼道:“你不是愛我嗎?你不是什么事都愿意為我做嗎?為什么要阻止我?”

“書書,你不能這樣做。”拓跋野緊握著小刀心痛的道,“這樣對心知是不公平的。”

愛恨生死間3

“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你們男人全是說一套做一套,口中說愛愛愛你一生一世,然后到頭來呢,卻都是見異思遷的動物!這世界上的男人,全都沒有一個好東西!”

童書不顧拓跋野掌中流血,一把抽回小刀就亂舞了起來,拓跋野一不留神,被她劃傷了臉,他只感覺到左邊臉頰一痛。

而童書還是沒有停下,一邊揮舞著一邊罵不停,此時的她,不再是個高雅的都市麗人,反而像一個被男人拋棄了的潑婦。

就在她舉刀再次向藍心知的身體插去時,拓跋野一掌劈暈了她。

“書書…書書…”拓跋野感覺自己身體里的所有空氣都被抽空了,她怎么變成這樣子,她太恐怖了!

他奪去她手上的小刀,然后靜靜的等待著她的醒來,他要問她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是誰將她害成今天這個樣子?

“野狼,今天你將面臨是二選一,要么是我,要么是她?”童書醒來后的第一句話。

拓跋野的眸中滿含痛苦:“書書,先告訴我是怎么一回事?”

“你先選擇!”童書強勢的吼道。

“這已經不是一個選擇題的問題。生命是一個人不可轉讓的專利,這個生命是心知自己的,不是你的,也不是我能夠支配的。書書,你要明白這個道理!”拓跋野也失去了耐心。

童書的語氣也越來越冷:“你就是舍棄我,選擇她了是不是?”

拓跋野沒有說話,但已經默認了這一切。

“我明白了!這一次遇見你,我想著,你是一個可以讓我依靠的男人,我一向是獨立自主強勢無比,我不需要靠在哪個男人的肩頭上請求他們的愛憐。但是,我這一次,想靠一靠愛自己的男人是什么感受,可是卻給我一個這么大的笑話!原來,男人真是靠不住!一個也靠不住!即使他愛你也靠不住,即使我愛他依然是靠不住!”童書仰天長笑,笑夠了之后才道:“自己的幸福自己爭取,自己的權益自己去享受。”

拓跋野聽著她對男人存在著極深的怨恨,她再也不是十年前那個熱情向上的都市麗人,反而是被積壓很久的深閨怨婦了。

忽然,童書不知道是做了什么,藍心知的身體慢慢的倒了下來。

“心知…”拓跋野馬上抱著她,“你怎么樣了心知…”

“她聽不到你說話的,還是我在她的身體里,不過,這一次,我要永遠住下去了…”

童書說完,拓跋野使勁的搖晃著藍心知的身體,她依然是像昏迷了一樣。

“童書!你太狠毒了!”拓跋野怒吼一聲,抱著藍心知就向山下沖了去。

他跑得很急,一路跌跌撞撞,很多時候幾乎是滾下去,他的心里焦慮得快沒有一點主張了,卻將藍心知的身體護在他的懷里,他不要心知就這樣離開,他不要…

“阿婆,快快救人…”

他還沒有看見阿婆的房子,就已經開始吼了。

他像一只受傷的野獸,喉嚨里發出破碎不堪的嘶吼聲。

梨冰和風間還有童畫聽到全都往他這一邊趕了過來。

“阿婆,求求您,快救人…”

拓跋野也只是對通靈鬼神之事是一知半解,對于童書附身藍心知一事,他初初沒有發現問題這么嚴重,可現在發現童書如此計劃,已經太遲了。

阿婆看著拓跋野臉上手上都流著血,“野孩子,你怎么樣了?”

  如果覺得情挑神秘總裁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藍血人1小說全集情挑神秘總裁冷血壞總裁單身媽咪:總裁別太壞,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k8彩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