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藍血人1作品情挑神秘總裁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爺,這些湯補血補氣,對藍小姐的身體有益處。”

拓跋野點了點頭,風間取出銀針為藍心知針炙,讓她慢慢的醒了過來。

淡淡的龍涎香圍繞在鼻息時,藍心知馬上反應了過來,她欲走出他大手的禁錮,無奈是一點力氣也沒有。

“心知,你身體太虛弱了,來喝點湯。”拓跋野拿起湯匙喂她。

藍心知不知道哪兒來的力氣一手就拍開,湯匙掉在了地上,她餓死也不會喝他的湯。

“藍心知…”拓跋野冷厲的道:“你沒有力氣,拿什么來恨我?”

藍心知不理他,只是閉上了眼睛,連看也不想再看到他。

“我知道你母親在哪里,你不喝湯怎么去見她?怎么去盡你對她的孝心?”拓跋野只好從齊婉婉身上下手。

一提起齊婉婉,藍心知的心馬上又揪緊了來,她要回去找母親,她不想呆在這里…

“先喝湯!”拓跋野命令她。

藍心知看著他遞到了嘴邊的碗,淚水一邊大顆大顆的往碗里掉,然后又大口大口的喝著碗里的湯,她沒有任何選擇,她想養好身體,她要見到母親。

淚水滴在湯碗里,卻痛在了拓跋野的心上,他不得不用些手段來讓她聽話,他知道她心里很苦,但那種苦,他也感同身受,所以,他更苦。

他用餐巾擦拭她唇邊的湯汁,然后將她抱了起來,放在了床上,啞聲道:“好好休息!”

藍心知依然是不說話,她用沉默來對抗他的霸道,卻還是不得不屈服于他的手段。反正無所不能的手段,一向他用來是那么得心應手。

“風間,看好她!”拓跋野臨出門前吩咐道。

“是!爺。”

風間溫潤如玉,梨冰則冷凝如冰,相比之下,風間和藍心知走得更近一些。而且,藍心知更喜歡和風間在一起。

藍心知躺在床上,喝了風間的湯之后,她覺得舒服了一些。“風間…”她向門口喊道。

“藍小姐,好些了嗎?”風間從外面走了進來。

“好多了,謝謝你!”藍心知在這里沒有任何認識的人,相對熟悉的也只有風間一個人了。“我想問你給我吃的是什么藥?我晚上的時候一點知覺都沒有。”

風間也意識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藍心知虛弱歸虛弱,但聰明的頭腦還是有的。她已經開始發覺了晚上爺曾和她的身體有交集…

“我給你吃的是安眠藥。”他輕聲答。“還有…避孕藥…”

風間雖然說得很委婉,但藍心知已經明白了過來,拓跋野確實在晚上要過她的身體,以她疼痛的樣子,而且還不止一次。

他曾說過他是禽(獸),禽(獸)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當然不會有為什么,她于是也岔開了話題。

“你說,我們的西邊在哪里?”

“西邊?就是以九田為界,一直與C城交界都屬于西區。”風間只是柔柔的答著她的話。

“我想也是的。”藍心知聽阿婆說,母親在西邊,她也是覺得在那個地方。

她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拓跋野快點處理完這邊的事情,然后回到城里。她會馬上動身去找母親,其它的事情都不再重要了。

風間安慰著她:“藍小姐,你一定會找到母親的。”

一寸相思一寸灰3

拓跋野走出房間,點燃了一支雪茄,幕色即將來臨了。

今晚,童書依然會來見他。想起她絕美的燦爛的笑顏,他的心卻一點也開心不起來。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藍心知憂郁的影響,令拓跋野的心也漸漸越來越憂郁了。

他一個人走在自己長大的國家里,不知不覺的走到了母親的墳前,看著周圍開著的雛菊花,他不由自主的又聯想到了藍心知,她喜歡雛菊花,她希望自己像雛菊花一樣的堅強。

他一直以為,他活在童書的世界里,卻未曾發現,走到哪里,都有藍心知的氣息,就連她的淚水,都是晚間枝葉上的一滴滴露珠兒。

拓跋野沒有回房間,他直接去了后山的紅楓林里。

他想,等童書這件事情了結了之后,藍心知她想怎么樣就怎么樣吧,她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吧。但是,在這個節骨眼上,即使她恨他,即使她痛苦,他也是不會放她走。

凌晨時分。

拓跋野感覺到一陣冷幽幽的風吹過來,他的心,因為這一陣風的到來,開始糾結。

“野狼…”童書附在了藍心知的身體上,熱情似火的向他飛奔而來。

她一身火紅色的衣服,將藍心知絕美的臉映得如同新娘子般嫣紅嫣紅,拓跋野站在原地,任她抱著了自己。

“書書…”拓跋野聲音暗啞,伸出手環住了她的腰。

“野狼,我要…”童書毫不隱藏她對他的渴望,她嬌聲吟唱,并去解他的衣衫。

“書書…”拓跋野捉住了她的手,藍心知的身體太虛弱,根本不能承受這么熱情的歡愛。“告訴我,你要怎么樣才能一直陪伴在我的身邊?”

童書撒嬌歡笑:“你不要我嗎?”

“要!”他肯定的說,“不過不是現在,我想擁有的是你的身體你的心。”而不是現在這樣拿著藍心知的身體和她一起歡愛。

“身體是誰的不重要,關鍵是我們的靈魂契合在一起,野狼,肉身是隨時會毀滅掉的,可是靈魂卻永存。”童書當然明白拓跋野的意思。

“可是這樣對心知并不公平。”拓跋野想也沒有想就說出了這一句話。

童書顯然一愣,而后幽幽的道:“公平?那么誰又對我公平?”

“書書,那么你告訴我,我要怎么樣做,你才能一直陪伴在我的身邊,你怎么又會死去?是誰害了你?你都告訴我,好嗎?書書…”拓跋野將她抱入懷中。

童書看著他痛苦的樣子,馬上又揚起了嬌美的笑容。“野狼,不要煩惱了!不如我們來歡樂一次,就會忘記那些不快樂的事情了,好不好?”

“…”拓跋野一時無語,他在找解決的辦法,可她只想與他歡愛。

她見他開始不高興,繼續笑道:“不如…你從后面狠狠的要我…據說這一種姿勢對于男人來說,最具有征服感呢!我給你征服好不好?”

“你哪里來這么多這些思想?”拓跋野不悅的瞇眼。

“吃醋了?”她還是在笑,將手伸出去,撫他英俊的臉龐,“我不信你沒有這樣要一個女人…”

他有,他絕對有,他怎么可能沒有?

拓跋野被她惹急了,一把壓制住她,童書和他歡愛的時候已經不是第一次,她的熱情還有五花八門的姿勢,完全表明她有過男人,可他愛她,他不去計較她之前的男人。

童書閉上眼睛等待他強勢的征服,她好像在說:“要我吧…要我吧…”

拓跋野痛苦的閉上了眼睛,他看到的是藍心知的身體,童書的靈魂,藍心知的身體太虛弱,他不能這么對藍心知,他不能。

童書沒有等到他狂野不羈的壓下來,她慢慢的睜開了眼睛,“你連這樣要我都有所顧忌,還怎么留我在你身邊?”

拓跋野啞聲道:“心知的身體不好…”

“野狼!”童書喝住了他,“你一個晚上提的都是這個女人,還說愛我?”

“…”拓跋野凝緊了英挺的眉毛。

“你心里根本就是放不下她,你愛上她了是不是?”童書收回了剛才的笑容。

“…”拓跋野沉默。

童書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臉上:“你騙人?你說你這一生只愛我一人!結果呢,你不理我的死活,就跟別的女人私混!”

“書書!”拓跋野厲聲吼道,“你離開了我身邊十年,我沒有哪一天沒有找過你,我找了你十年,我想了你十年,你我再見面,卻是這番模樣,你以為我心里好受嗎?”

童書見他發火了,又去摟他的脖子求歡,“野狼…野狼,我只是想你是我一個人的…你告訴我,你還是我一個人的嗎?”

“我是,我一直都是,書書。”拓跋野痛苦的閉上了眼睛。

為什么愛總是讓人痛?為什么?

童書的吻落在了拓跋野的唇上,“再要我一次,讓我感覺得到你…”

拓跋野的雙眸在瞬間睜開,冷厲的暴戾之色在夜晚也是完全展現,他沒有想到童書一而再再而三的提的要求都是這個,對于歡愛他從不拒絕,多少次他都來得起。

為什么?她為什么要這樣做?為什么一定要抱著藍心知的身體和她歡愛?拓跋野覺得奇怪,可想想以前的童書也是需求熱烈,也和他是翻云覆雨通宵都不覺得累。

當小小的身軀完全呈現在他的眼中,那是屬于藍心知單薄的身軀,仿佛他大力的一握,她就會折斷一樣。

昨晚的激烈痕跡還沒有散去,而今晚的她,更是不能承受他…

他的腦海時一片混亂,時而是藍心知的哭泣,時而是童書的歡笑,時而兩人又合在了一起…

拓跋野一向是理智的,他怎么會這樣?

童書一直不肯告訴他,發生了什么事,也不肯告訴他,怎么樣才能留在他的身邊。

“野狼,來吧!讓我感覺你…”童書不給他拒絕她,一定要他。

一寸相思一寸灰4

拓跋野在最后的關頭將她的身子抱了起來,用丟棄在一旁的紅色風衣包了起來,然后,他點燃了一支煙。

滿天璀璨星光之下,煙火也是星星點點。

“野狼,你根本不愛我?”童書控訴。

“我不碰你就是不愛你,那是我尊重你。”拓跋野沉聲道。

童書笑了,“你是心疼她被你玩壞了吧!”

“書書,不要這樣說話!”拓跋野的聲線又低沉了幾分。

“不要命令我!我不是小女生!”童書倨傲的道。“昨天和前天我們不是玩得好好的嗎?野狼,現在為什么不來玩了呢?”

拓跋野心中更氣:“心知是個善良的好女人,她不是用來給我們玩的。”

“你不也玩了她嗎?現在又心疼她?”童書諷刺道,“你不也抱著她的身體和我激情燃燒嗎?你不是想一直留我在你的身邊嗎?如果我告訴你,你殺死了藍心知,我就永遠都在她的身體里,無論是白天還是黑夜,我都會陪著你。怎么樣?”

拓跋野瞬間明白過來,為什么童書一定要和他歡樂這么多次,她在試探他究竟有多愛她,她要證明自己是否能在藍心知的身體里永遠住下來,她要讓自己的靈魂永遠住在藍心知的身體里。

“沒有別的辦法了嗎?書書?”他沉重的問。“你住在另外一個女人的身體行不行?”

“不行!”童書道:“野狼,若是我隨便住進一個女人的身體里,還需要等藍心知來這里嗎?野狼,你是愛我的對不對,你希望我一直陪伴在你的身邊,你希望牽手一生的人是我對不對?那么就犧牲一個藍心知,我們就可以再續前緣,永遠的在一起了。”

拓跋野沒有說話,他的心里很亂很亂,他曾用生命來保護藍心知,現在為了自己最心愛的女人卻又要殺死她,他的雙手開始輕輕的顫抖…

藍心知從來不向他要求什么,只希望放她離開,她想一個人藏在角落里靜靜的舔噬傷口,而他卻在她的傷口撒鹽,讓她的傷口不僅不愈合,反而越爛越多…

“野狼…我真不舍得離開,希望明天晚上你已經做出了決定了…”童書站起身。

天色快亮了。

這一夜,他們什么也沒有做,各自的心卻越來越痛。

童書傷感的轉身剎那,男人說愛她一生,到頭來卻只是個傷心的寓言。

拓跋野坐在原地沒有動,他苦苦追尋的女人,最后卻化成了一縷孤魂,只能寄托在藍心知的身上。

一寸相思一寸灰,寸寸相思寸寸灰。

他所有的相思,原來都只寄許在塵世間的灰里。

“書書,告訴我,是誰害了你?”拓跋野看著她離去的背影追問。

童書沒有說話,只是越走越遠。

拓跋野沒有回府,他一個人孤單的坐在紅楓林里,看太陽從東方徐徐升起。

他還能坐在這里看日升日落,而他最愛的童書,卻永遠也看不到明天的朝陽了。

永遠也看不到了…

一想到這里,拓跋野從山上沖下去,一直沖進了府里,將還在床上熟睡的藍心知給拉了起來,大手掐上了她的脖子…

藍心知一醒過來就看到這個可怕的男人,正欲掐死自己,她昨天才不擇手段地要自己活下去,現在卻又要出爾反置她于死地?

為什么?為什么這樣對她?

她睜大杏眸問他,她的力氣卻一點點也掙扎不開,只得任他將大手越收越緊。

拓跋野像發了狂一樣,為了自己心愛的女人,他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來的,可是在對上藍心知那雙質問的眼睛時,他拼命壓抑住自己內心的心痛…

“爺,不要!”風間和梨冰同時沖了進來,梨冰站在一旁冷著張俊臉,而風間已經率去拉拓跋野的大手。

“你們出去!”拓跋野看著進來的兩個人,怒喝道。

“爺,不要這樣對藍小姐…”一向溫潤的風間此刻也慌了神,他見拓跋野發了瘋一樣,于是叫道:“梨冰,快阻止啊…”

“爺,不要…”梨冰旋風般的沖了過來,他和風間都是第一次反抗拓跋野的命令,因為他們倆都猜到發生了什么事情。

拓跋野一只手要應對武功高強的梨冰,另一只手仍然是掐著藍心知的脖子。“你們都要抗命!”

“爺,您不能這樣對藍小姐…”風間心痛的吼道。

藍心知暈暈沉沉的被拓跋野拿捏在手,她從未聽到風間這般吼過,再溫潤的男人在受傷時,也像野獸一樣在咆哮。而一直是大冰塊的梨冰,此時卻同拓跋野交上了手,移形換影、拳來腳往之間,只聽到打斗的“呼呼”之聲。

風間不會武功,他看著此時場上梨冰和拓跋野的激戰,希望梨冰快點下手,要不然虛弱的藍心知,哪經得起拓跋野的折騰。

“你們…聯合起來算計我?”拓跋野忽然頸間一麻,梨冰在自己的指尖涂上了風間給的藥,他們只是想暫時制止住發狂的拓跋野。

風間見拓跋野放開了藍心知,趕緊去將她抱起來:“爺,不要做令自己后悔的事情!”

“對不起!爺,我和風間都希望您不要再后悔!”梨冰也勸道。

“我從來就不會后悔!”拓跋野痛苦的吼道,麻毒馬上被他逼了出來,他再去風間懷中搶藍心知,梨冰馬上又和他打斗了起來。

風間救醒藍心知,她望著他:“發生了什么事?”以風間和梨冰對拓跋野的忠心程度,定是發生了很重大重大的事情。

“藍小姐,你怎么樣了?”風間滿眼寫滿了擔憂。

“野為什么要殺我?他為什么要這樣做?”藍心知望著廳里打架翻飛的身影,“他曾用生命來保護我…”

此時,拓跋野已經將梨冰逼退,反身再向身后的藍心知欺身過來,忽然風間擋在了藍心知的前面。“爺,不要這樣做…”

愛恨生死間1

藍心知好像突然之間被注入了力氣一樣,她狠狠的一掌推開風間,風間已經為她受過一次傷了,她不能再這樣。風間一個男人被她猛一推出好幾米遠,她站在了發狂的拓跋野的面前,打量著已經接近瘋狂的他。

她微微的一笑,仰頭凝望高大的他,任他犀利的掌風向自己逼來,任他的手指嵌進了她頸間的肌膚里,她想著他是不是因為哪里受了刺激,突然之間失控了,只是這樣說了一句。

“野,你是不是哪里痛?身體不舒服?”

拓跋野所有的神智被她這一句話給牽引了回來,她在危急時刻,從來不在意自己的安全,反而是柔聲問他怎么樣了?擔心著他是不是哪里痛了?

他看著她頸間有血滲出,看著自己的手刺進了她嬌嫩的肌膚里,看著她在擔心自己的時候眼睛里再也沒有了恨意,只有濃濃的愛戀,他的心越來越揪緊,他都做了些什么?

  如果覺得情挑神秘總裁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藍血人1小說全集情挑神秘總裁冷血壞總裁單身媽咪:總裁別太壞,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k8彩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