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藍血人1作品情挑神秘總裁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藍心晴從保險柜里拿了一份復印的副本給她。

“沒有原件嗎?”藍心知覺得奇怪了。“而且明明顯示是兩頁,卻只有一頁在這里?”

“我只是為了以防萬一,若哪一天你反悔了,我還有籌碼在手上。”藍心晴直言不諱。“姐姐,你有男人為你撐腰,可我沒有。”

今晚不要走1

藍心知快被藍心晴如此深沉的心機給氣倒了,不過藍心晴越是這樣,她就越看得清楚藍心晴是個什么樣的人。

“藍心晴你給是不給?”她徹底的怒了。

藍心晴淡淡的搖了搖頭:“姐姐,我給你的是第二頁,上面有爸爸和齊阿姨的簽字,不過最主要的內容都是在第一頁,等這件事情的風頭完全過了之后,我會將原件都給你。而現在,請原諒我這樣做。”

藍心知不再理她,將這份復印件拿在手上,轉身走人。

這時,顏如玉剛好拿了一雙筷子從房間里走出來:“心知,你父親親自下廚煮飯呢,你吃完飯再走吧!”

藍心知依然是不理,直直的朝大門外走了去。

“心晴,你姐姐她怎么啦?”顏如玉不解。

“她心情不好,讓她走吧!”藍心晴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顏如玉小聲道:“是不是你又惹到她了?既然你現在完全沒有事了,就將什么原件啊復印件的全部給她好了,反正我看她也不像是有事沒事找事的人…”

“不行!我沒有控制她的法碼,心里就不踏實。”藍心晴搖頭。

“可是你不擔心她一走出藍家的大門后,向那個男人去告狀,那個男人再對付你?”顏如玉此時清醒不已。

“我有擔心,可我必須賭。”藍心晴昨晚在警察局又呆一夜,讓她覺得事情似乎不那么尋常。“如果賭贏了,我們就沒事了,就算是賭輸了,他們也奈何不了我們。”

顏如玉這心里還是沒有底:“心晴,我們離開這里吧…”

“不行!”藍心晴冷冷的拒絕。

顏如玉氣憤不已:“你不是還想著外面那個沒心沒肺的壞男人吧!你可別忘記了是他將你逼進了警察局…”

“媽媽,藍氏公司怎么辦?”藍心晴打斷她的話,“那是父親的心血,現在占大股的卻是非尋,藍心知就是個胳膊往外拐的白眼狼,藍家養了她十年,她最后還不是將藍氏給了別的男人,我必須要將藍氏公司給搶回來。”

“可是你一個女孩子…”顏如玉擔心的道,“心晴,爸爸媽媽現在只有你了,你可不要做傻事才好啊…爸爸知道后又會罵你了…”

“媽媽,爸爸已經死了!”藍心晴忍無可忍的吼道。“他死了!留下我們兩母女了…”

顏如玉呆愣了好一陣,手上的筷子也掉在了地上,“我…我…看見你爸在廚房煮飯…”

“那是李嬸在煮飯,媽媽…”藍心晴嘆道。“你這一天到晚凈說些胡話,你要不要去看看精神科醫生?”

“不要…”顏如玉傷心的搖著頭,“凌霄走了?凌霄走了嗎?心晴,你可要好好的…不要再出事了…”

“我會好好的,媽媽,我現在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有意義的事情。你不用擔心,我們去給爸爸上香吧!”藍心晴拉著她的手離開了書房。

藍心知離開了藍家,然后一語不發的坐上了拓跋野的車。

拓跋野也沒有問,只是開著車離開。

車,行駛在擁擠的車道上。

藍心知,將頭望向了車窗外。窗外,人來人往。

“需不需要我幫你找偵探社?”他問她。

“不用。”藍心知搖頭。“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那我送你回家休息。”拓跋野將車調轉了方向,向著她家的方向駛去。

他不是去的那晚她下車的梨花路,而是直接向她住的地方開了過去。

“你知道?”她悶聲問。

他解開身上的安全帶,然后認真的看著她:“心知,我擔心你。”

他知道她不會老老實實的報出自己住在哪里,所以,昨晚當她重新走出來搭出租車回家時,她其實在后面開著車,一路跟著她。直到她回到家亮了燈,他還看了很久,才開車離開。

藍心知垂眸,長長的睫毛在眼瞼上留下一排密密麻麻的陰影,就像她心里的陰云密布一樣。

“謝謝你,我走了!”她說完就轉身。

拓跋野看著她單薄的背影,“心知…”

藍心知微微一凝,繼續向前走去,她和他之間,也就此為止吧!

他說過,他幫她做了這一件事情,她可以什么都不做的。

她轉身離開,不再留戀。

回到自己租住的小屋,藍心知拿起那份協議書仔細來看,雖然是復印出來的副本,可齊婉婉和藍凌霄這六個字是怎么寫的,她卻記得非常清楚。

第二頁就是簽字按手印生效,上面有一行字:“…十二歲回到藍家,由藍凌霄撫養長大,并享受藍氏的家產。”

至于這一頁的前面還有些什么內容,藍心知是不知道的,她也不知道藍心晴是什么時候看到的這一份協議書,難怪她藍心晴會恨自己分走了她一半的家產。

她仔細再一留意簽字的日期,竟然是二00二年一月三十日,這是火災發生的前一天。

她永遠也記得母親走了的那一天,那紅紅的大火,吞噬了她的一切。

藍心知再仔細的看了一遍,她不知道母親和父親究竟還簽了一些什么內容,但協議之后的火災卻讓人越來越生疑了。

她還記得那一晚,因為停電,她就點燃了蠟燭,她從小就特別的怕黑,不敢在黑夜里一個人睡,也不敢在黑夜里走來走去,母親不在家時,她都會讓房間的燈點亮一整晚一整晚。

如果不是自己點了蠟燭,不是剛好一陣風,她家也不會遭火災,那么母親就安然無羔的站在她的面前了。

都怪自己當是那么怕黑!藍心知埋怨自己。

她在心里暗暗的說,無論前一頁的協議內容是什么,她看不到就算了,她不能再助紂為虐的任藍心晴使喚了,她要找到母親,找出一個結果來。

就在這時,她聞到了走廊外面有煙熏的味道,她打開門一看,在走廊的一頭處,不知道為什么,卻燃起了熊熊大火,她被包圍在了火中央…

今晚不要走2

“心知…心知…”拓跋野在樓下大聲喊著,他看著她上樓亮燈并沒有走,協議拿到了手之后,他更是擔心她。此時見三樓的樓梯口起火,他馬上下車邊跑邊喊。

藍心知透過走廊的窗戶,看到他奔跑的長腿,一直在向她這棟樓跑過來。他還沒有走嗎?他為什么還在這里?

她就站在那里,聽著樓上的人鬼哭狼嚎般的慘叫,仿佛記憶又回到了十年前的時候,她還是個十二歲的小女孩,就這樣眼睜睜的站在那里,看著大火吞噬著母親的的生命。

拓跋野已經跑到了她的樓下,“藍心知,砸開這扇救生窗,馬上跳下來,我接住你!”

藍心知凝望著他,她從三樓的重量跳下去,人體的重量在下墜的過程中必定增加重力和密度,她會砸傷他的,她舍不得他受傷,就像舍不得母親離去一樣。

“藍心知,你聽見我的話了沒有?趕快給我砸!”拓跋野氣急敗壞的吼道,他似乎明白她的顧慮。“這里是三樓的高度,總共不超過15米,你的體重就算增加十倍也砸不傷我,何況最多增加兩倍而已,快!心知,砸啊…”

可是,她不想走,她想著能不能在火災里再次看看母親,既然他說過世間能夠通靈,她就試著相信一次。

“還真是活見鬼了!”拓跋野在地上隨手抄起一塊石頭,運起手上的功力,飛快無比的砸向了藍心知旁邊的救生窗。

“咣當!”一聲響,玻璃全部碎裂。

“藍心知你給我下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若真想看到她,我帶你去看。”拓跋野向她伸出了手,“你馬上給我跳下來!”

藍心知看著他,眼睛微微一紅,她也想就這樣跳下去,就算是死,她也想死在他的懷里。可是,他們之間的牽牽絆絆還不夠多嗎?他們之間的恩恩怨怨就真能放得下嗎?

忽然這時,她的門口,跑來了一個大約十歲左右的小女孩。“姐姐,我爸爸媽媽沒有回家,我怕…”

藍心知向她招了招手,小女孩跑了過去,她將小女孩抱在懷中,“下面有個大哥哥接住你,你跳下去后,等爸爸媽媽回來,好不好?”

“可是姐姐,你不跟我一起跳嗎?”小女孩睜大眼睛看她。

“大哥哥一次接一個人,你先跳,我再下去。來,開始了!”藍心知費力的將她抱上窗臺,然后對著下面的男人道:“先救孩子吧!”

“你和她一起跳!”拓跋野吼道。

藍心知不理他,直接讓小女孩跳了下去,她依然站在破碎了的玻璃窗前看著他惱怒不已的樣子,他的脾氣不怎么好,容易發怒,特別是面對她的時候。

看著拓跋野穩穩的將小女孩接住了,小女孩開心的勾著拓跋野的脖子:“大哥哥,謝謝你,你好威武啊…”然后她又轉向樓上:“姐姐,姐姐快下來啊…大哥哥一定會接住你的…”

拓跋野沒有再說話,只是將小女孩放在了地上,向藍心知伸出了雙手。

藍心知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她知道這一跳下去,他一定會接住她,只是,他們之間的關系就會越來越藕斷絲連,怎么理也理不清了。

正當她準備跳時,消防急救車也拉響著警號長鳴呼嘯而來,她忽然想起屋里還有什么沒有拿,于是又折回身。

“藍心知!”拓跋野在樓下暴跳如雷,他不再在樓下等候,而是直接沖進了樓梯間,向三樓跑去。

三樓的大火,火勢越來越大,已經封住了所有的出口,三樓里一片哭喊聲,拓跋野沒有絲毫猶豫的沖了進去。

從房間抱著那幅《春江花園圖》走出來的藍心知,看到那個逃生窗口集滿了人,很多人都砸了玻璃往下跳,而且有的的腦部先著地當場摔死,還有的雖然重傷卻逃出了火窟的肆掠,她透過窗戶往下看,已經不見了拓跋野的身影。

他不是在這位置接著人嗎?怎么又不見了呢?他既然功夫那么高,應該多救幾個人才是啊。

她想往窗口靠近,可是來逃生窗的人太多了,在生死關頭的混亂時刻,她根本是一步也移不進去,反而是被人潮給推到了最后的最后…

她倚在墻角,手上抱著那幅《春江花園圖》,想著如果自己真的在這場火災里喪生,有著他最愛的這幅畫來陪葬,她是不是也應該開心了。

“心知…心知…”忽然低沉的男聲傳過來,令藍心知一震。

她不敢置信的瞪著他,他怎么跑上三樓了?濃密的頭發也被燒焦了,臉上也有火燙過的傷痕,身上的黑色風衣還有火苗在一直竄竄竄。

她馬上跳了起來吼道:“人家都是往外跳,你倒好,你還往火坑里跑?拓跋野你究竟想干什么?你腦袋那么大卻笨得跟豬一樣…”

拓跋野凝視著她,這一次,他沒有發火,而是非常平靜的說:“因為你在火坑!”

藍心知馬上淚如雨下的跑進了他的懷抱里,用手拍打著他身上殘留的火苗,“將你燒得難看死了…”

拓跋野輕輕的用手拍打著她的背,天知道他有多擔心她怎么樣了,雖然此刻她主動的抱他,令他的心情不錯,可現在不是你儂我儂的時候,他抱起她小小的身體。“我們走!”

“等等!”藍心知從他懷里抽身出來,跑到角落里抱起那幅畫,“這是我送給你的!”

“…”拓跋野的表情一瞬間變得異常僵硬,這一幅是真跡,憑他鑒賞畫作的水平,當然一眼就可以看得出來。藍心知肯定是從鴻弈那里弄來的,她現在送給他?

藍心知看著畫說道:“我不知道你還喜歡些什么,上次見你發那么大脾氣,我想你應該很珍惜它。我現在送給你,謝謝你上次幫了我的忙。”

拓跋野低啞著聲音:“你剛才不下來,就是回去拿它?”

今晚不要走3

藍心知見他不怎么高興,她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拓跋野接過來,拿在手上,看了一看,然后用力一擲,就扔進了他身后的熊熊大火里。

“你這是做什么?”藍心知不解的跳著腳吼道,“那是鴻源大師的真跡,你怎么可以這樣…而且你不是也喜歡著嗎?”

見她要沖進火海里去搶回那幅畫,拓跋野一把撈住她的腰,“以后不準收任何男人給你的任何東西。”

“…”藍心知被華麗麗的氣暈了。

“你知不知道這幅畫的收藏價值有多高?你不知道這是社長給我的?你知不知道我看你喜歡才送給你的?”

“我都知道。”拓跋野揚起了冷硬的唇角。

“那你還…”藍心知被氣得無話可說了。

“正因為它是鴻弈送的,所以我才要燒掉。”拓跋野居高臨下的瞪著她,“我是喜歡這幅圖,不過我就喜歡那幅臨摹品,就算是真跡也代替不了。”

因為那幅臨摹品,是童書畫的,所以他知道不是真跡,卻依然珍愛有加。就算這幅是真跡,因為是鴻弈送給藍心知的,他只有怒火三丈,將它毀于一旦。

但藍心知卻不知道這其中的原因,而且此時太氣憤,也沒有細細的去想拓跋野話語的意思,她只是難過的轉身就走。

拓跋野一把拽住她:“跟我走!”

“你如此不可理喻,我不跟你走!”藍心知被他的舉動徹底惹惱了。

氣死她了!真是氣死她了!

他可以不收下她的心意,卻也不要這樣糟蹋她的那幅畫啊!這不是不可理喻還能是什么!

“你想在這里被燒死?”拓跋野怒道。

“我就算是燒死也不跟你走。”藍心知掙扎著要他放手:“放手!我叫你放手!”

眼看著火急火燎的燃燒了過來,兩個互相生氣的人還在這里吵鬧著。

一個叫放手,一個怎么也不肯放手。

“藍心知,你在這個時候跟我鬧脾氣?”拓跋野厲聲吼道。

她本來是要跟他走的,可是因為他蠻不講理的燒了那幅《春江花園圖》,她又生氣得不愿意了。

此時,燃燒的房屋開始開始倒塌。忽然“砰”的一聲,一扇烈火熊熊的大門向他們砸了過來。

拓跋野一看情況越來越危急,迅速的將藍心知壓在她的身下,大門重重的壓在了他的身上。

藍心知感覺到越來越窒息,她怎么也透不過氣來,而且身上的重量越來越重,她費盡力氣的抬起頭,才看到伏在她身上的是這個男人。

“野…野你怎么樣了…”

男人沒有應她,她伸出手搖了搖他的身體,她好像看著這扇門砸了過來,然后他將自己擁在了懷中…

那么,這扇門砸中的,是他,而不是她了。

“野…野…你快醒醒…”

她看見火已經燃到了她的房間,而樓下聽見消防員們的聲音正在救援,可男人卻一動也不動的壓著她。

“野…你不要嚇我…野…”

她一時之間就怕了,他一向是強悍如野狼,怎么突然之間就一聲不吭了呢?會不會門板將他壓成重傷了…

“野…野你是不是受傷了?你受了傷也應一下我啊…”

可是男人還是紋絲不動,藍心知一時就慌了心神,她在他的身下也動不了,他是不是已經…死了?她為自己有這樣的想法嚇了一跳,她伸出手臂去探他的鼻息,沒有想到…

“野…野…”她心痛的抱著他的脖子,“你怎么可以這樣對我,你要是死了,我也不活了…”

藍心知緊緊的抱著他的脖子,她感覺到濃烈的煙熏味越來越重,她就快呼吸不過來了,樓下的消防員們還在不停的對呼救人員進行救援,如果她現在喊,他們也會上來。

可是,她不想喊,她只想跟他在一起。

既然是生前不能做一對,死后他們總算是可以在一起,在另一個世界里,他們一定要相親相愛的在一起。

就在她忍受不了沒有空氣時,忽然兩片涼薄的唇片吻住了她,傳給她新鮮的空氣。

“野…”她驚喜的叫了起來,然后猛睜開眼睛,男人正低頭深深的凝視著她。

其實拓跋野將她護住壓倒的那一刻,連想也未曾想過,第一時間是要護著她的安全,就算他不肯承認,她也已經融入了他的生命里了。

  如果覺得情挑神秘總裁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藍血人1小說全集情挑神秘總裁冷血壞總裁單身媽咪:總裁別太壞,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k8彩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