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藍血人1作品情挑神秘總裁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她亦沒有向前一步,向前走到他的身邊。

她知道,她只要向前走一步,在下一秒,他就會擁她入懷。

可是,她沒有。

她知道,走到前面的這一步,她會再次的萬劫不復。

她任那只手尷尬的揚在夜色下的空氣里。

拓跋野的心,漸漸的沉到了谷底,一直為她揚起的手,終于在明白了她的心意之后,再緩緩的放下。

“砸得好!”他贊她。

藍心知沒有說話,亦低垂下頭沒有看他。

如果不是他及時出現,她定會和這些小混混們戰斗得遍體鱗傷,甚至有可能會…

但是,她寧愿出現的是任何其他的男人,也不要是拓跋野。

“走吧!我送你回家。”拓跋野今晚見她,她一句話都未曾對他說過。

藍心知還是不語也不動,只是將破碎的玻璃瓶丟在了地上,然后再將凍得沒有知覺的小手放進了風衣的口袋里。

拓跋野等得實在是沒有耐性了,他沉聲道:“藍心知,非要我發火是不是?”

藍心知微微一抬頭,看著他英俊的臉上已經有怒火在開始蔓延,她亦知道發了火的他,會怎么樣去做。

她低嘆一聲,這個男人,說好放了她放了她,可是最后還是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當溫柔和霸道的假形象被她剝落之后,終于還是露出了狂野不羈的本性。

狼就是狼,怎么裝也成不了羊。

狂野的獵食性格,再隱藏也成了只吃青草的溫馴小羊。

“藍心知,你知道我發了火會怎么樣去做!”他的語氣開始慢慢的變了聲調了。

她知道,她比誰都知道。

她不由惱怒的瞪了他一眼。

“走吧!”拓跋野終于還是忍不住的伸出手拽著她的手臂,向停放在公園門口的車走去。

“你放手!”藍心知當然不肯。

她下定了決心要離開他,無論出了什么事情,也不再回去。現在又怎么肯跟他拉拉扯扯的在一起。

所以她這句話放手,有兩層含義在里面。一是叫他現在放開她拽著她的手,二是叫他永遠都放開她的手。

聰明如拓跋野,又怎么會不明白她話中的意思。他非但沒有放手,反而是強硬的扛起了瘦小的她,任她小手砸著她的背,一雙纖細的腿在空中亂踢亂舞,穿過人跡稀少的公園,將她丟進了他的車里。

“你說過你放手的。”藍心知瞪著他控訴他。

拓跋野涼薄的唇微揚:“你差點被人拖去輪(奸)你知不知道?”

“那也跟你沒有關系。”藍心知在心里想,她死也不會給這些人碰她的。

“與其被那些小混混們享用你,我現在就讓你承受那種被強(暴)的味道。”他壓下偉岸的身軀,與她身體的距離越來越緊密。

藍心知果然馬上不敢再動,她絕對相信他敢在大街上在車上在這個地方施暴,她不想挑戰他的施暴能力。

見她被震懾住,拓跋野依然沒有抬高身體,只是說道:“你當我是路人甲救了你,然后送你回家不行嗎?”

“…”藍心知被赤果果的氣得無語了,他是她的路人甲嗎?他如果只是她的路人甲,她還會這么煩惱嗎?

拓跋野從她臉上的看出來,既然在心里那么在乎,又何必將他拒之于千里之外?

“告訴我,藍心晴手上有你的什么東西,你會這樣做?”

藍心知見他問起了這件事,更是閉緊了嘴巴什么都不肯說,她一說出來,她哪還能夠全身而退!

“藍心知,你知道我這個人沒有什么耐性,若是被我查到是什么事,你應該知道你會有什么下場?”拓跋野見軟的不行,馬上來強硬的威脅。“那些都是我送你的東西,你毫不珍惜的將它們都送了出去!你是不是連我也能夠不看一眼,就送了呢?”

野少,你太狠毒6

他怎么連這些都知道了?藍心知有些心虛的想避開他的目光。

那些東西,對她而言都是痛苦的回憶,她要來做什么呢!

既然都是交易下的產物,就再回歸于交易下的籌碼吧。

“你又不是我的,我怎么送人?”她小小的哼了一聲。

“我現在把自己給你,你要不要好好珍藏?”拓跋野啞聲問她。

藍心知覺得老天在這時候,應該劈一個響雷下來,她實在是無法接受此時此境的情況。

他把他給她?開什么國際玩笑?

他是別的女人的,從來就是不是她的,現在不是,以后也不會是。

既然是玩笑,她說道:“我馬上轉手將你賣個好價錢。”

拓跋野瞪著她,臉上非常不滿她這樣的回答。“快說!”

“那是父親臨死前的遺愿。”她只字未提母親協議那件事情。

說到了藍凌霄,他的死跟他們幾個人多多少少都有關系,拓跋野也沒有再說什么,而是放開了她,繞過車頭,坐到了駕駛室。

車,行駛在了冬天的夜色里。

兩人一路上都沒有再說話。

過了一陣,拓跋野才道:“你住在哪里?”

藍心知不想告訴他,她住哪里。

“不說就回我家。”他威脅著她。

“梨花路。”她說,那里都是一大片新建的商業樓盤。

很快,車子開到了梨花路后,藍心知準備下車。

她搖了搖門,卻打不開。

拓跋野此時說道:“心知,我有一個辦法,能令藍心晴既受到法律的嚴懲,而且你還能拿回她手上的東西。”

這是一個極具誘惑力的條件,藍心知差點就脫口而出是什么辦法時,結果話到了嘴邊卻又忍住了,如果她問了,豈不是被他戳穿她剛才沒有說真話。

這個男人,將自己藏得如此神秘如此之深,卻又將別人看得那么透明那么清澈。

藍心知望向了他,如果真能這樣當然最好。“可是,你需要我做些什么?”

拓跋野的眼睛亮閃閃的盯著她:“你愿意為我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不強迫你,你也不一定要做什么。”

“…”藍心知沒有想到他會這樣說,她愣了好一陣依然是沒有說話。

他這算是什么?彌補曾經的那些錯事嗎?

她沉默著不肯說話時,他打開了車門:“回去吧!”

藍心知默默的走下車,然后隨便向其中一棟商業樓走了進去,過了十分鐘,她再走出來,在門口攔了一輛出租車,報了另外一個地址。

就算是他威脅他會帶她去他家,她依然沒有告訴他,她住在了哪里,她知道憑他的勢力,很快查得到她住哪里,可是,那也是他知曉以后的事情了。

第二天上班時間,水瓶畫社。

當藍心知剛簽收下那束雛菊花時,顏如玉不知道從哪兒已經跑了出來。

“心知,你有沒有看到心晴,她到現在還沒有回家?”

“…”藍心知沒有跟拓跋野提要求,藍心晴再次被關押后審。

顏如玉握著她的手,“心知,你看到心晴后,叫她快點回家,她爸在家里沒有看到她,正在發脾氣呢!”

“…”藍心知見她神情恍惚,已經有一些精神上的問題,“我現在去找她,你行回家去陪爸爸,不要到處走了,好不好?”

“好!我先回家安撫她爸的情緒,你們快點一起回來吧。”顏如玉馬上開心的說完,放開了藍心知的手,就向前走去。

藍心知看著她有些佝僂的背影,忽然之間對母親的思念更加強烈,如果母親還在世上,她是不是忘記了有她這么一個女兒了,她一定要找到母親,一定要弄清楚這是怎么回事。

她沒有進公司,而是帶著那束雛菊花去了TRI國際貿易公司。

拓跋野正在開早會,見她俏生生的捧著一束帶著露珠的雛菊花站在那里,知道她是為找他而來。

風間就坐在拓跋野的身側,他看見藍心知后,對著她微微的笑了笑。

梨冰依然是什么表情也沒有。

“風間,你代我繼續開會。”拓跋野站起身,向門外走去。

所有高級管理干部的目光都投注在了藍心知的身上,因為他們都知道這個總裁從來不會因為任何一個女人在開會期間中途離席。而這個漂亮至極的女人,將從此改寫這段輝煌的歷史了。

“咳咳,我們繼續…”風間清咳了兩聲,雖然溫潤但依然威嚴的繼續開會。

眾高管也馬上收回了目光,繼續探討今天早上的會議內容。不過,這會議的內容,也隨著漂亮女人的到來,氣氛也微微有些好轉。

“去我辦公室坐。”拓跋野站定了看著她,黑黑的眼圈暈染在大大的眼睛周圍,昨晚定是想了很久,今天才決定來的吧。

“好!”藍心知輕輕的說。

來到了總裁辦公室,藍心知也不再兜圈子,而是開門見山的說:“心晴的手上有我父親和母親當年的交易協議書,我想要回來。”

拓跋野也隱約猜到了是什么事情,難怪她會如此在藍心晴身上下血本。“心知,如果當你知道,你母親和你父親可能真有一些什么的時候,你會怎么樣?”

藍心知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就算真的有什么交易,我也應該有知情權。畢竟我是交易下的產品,不是嗎?就算是到時候受傷了,我也只記得和母親十二年前的美好的日子。”

“既然如此,你為什么不能也多想想我們之間的美好畫面呢?”拓跋野的聲音暗了下來。

“…”藍心知沉默。

她也想這樣啊,將那些慘痛的血腥的記憶統統都丟掉,可是那些美好和丑惡的記憶總是會并存。

“我們走吧!”拓跋野率先向門口走去。

藍心知默默的跟在他的身后,跟到了門口時,卻被他搶過手中的雛菊花,丟棄到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你的市場價還真不錯!”他冷哼。

野少,你太狠毒7

藍心知依然是沉默著什么也沒有再說,她知道拓跋野這個人就是這么霸道。只是,真的對不起這個一直送雛菊花的人。

人家可能并非對她是一片愛慕之心,卻被拓跋野野蠻霸道的丟棄。

不過,解釋只會觸怒眼前這個男人,而且他沒有強行要求她做這做那的要她回來他身邊,她也就知足了。

拓跋野和藍心知一起去了警察局,和喬翼達成了共識。

他說:“你現在放藍心晴出去,等一會兒她出來時,當著她的面將她的案卷全部銷毀,等我拿到了她手上的東西之后,我負責將她送回監獄里。”

喬翼當然知道他是為了藍心知出面的,他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很快,藍心晴被放了出來。她出一來就看到拓跋野和藍心知并排而立,兩人一個英俊狂野一個傾國傾城,他們的英俊和美麗更讓她的心不平衡了起來。

可是,這個時候,她可不敢拿威脅藍心知的那一套來應付拓跋野,她走到他們的面前,非常誠心懺悔的表情凝聚在了憔悴的臉上。

“野少、姐姐,謝謝你們,我出去之后一定好好做人,改過自新和孝敬母親。”

藍心知只是淡淡的“嗯”了一聲。

而拓跋野則忽然親熱的挽著藍心知的腰,向喬翼道:“喬sir,關于藍心晴的案卷現在全部銷毀,我不想再聽到有關于她的任何案情再出現。”

藍心知想掙脫開來,他要跟喬翼說就說嘛,干嘛又在這個時候抱著她。

藍心知你敢掙扎,所有的計劃都打了水漂你自己負責任!他直接用大手狠掐她的腰來警告她。

因為在此時,他做出了一個決定,這個女人是他的,一輩子都是他的,一想到她才離開他幾天就收著別的男人的送的花就氣惱,更別說當她躺在其他男人的身下時,他一定會氣炸了心氣爆了肺。

她雖然生氣,但也只能乖乖的任他攬著腰,然后沉默著應對他的霸道。

但這一切在藍心晴看來,她則明白了拓跋野對藍心知的用情之深,讓她更是熊熊嫉妒之火在心里燃燒,不知道何時會再次燎原。

喬翼假裝無視拓跋野和藍心知之間的“互動”,他有些無奈的道:“野少,你叫我放人可以。但是要銷毀案卷卻是要丟飯碗而且我會被起訴瀆職罪的。”

“我公司正缺一個部門經理,喬sir如果是愿意來,我給你年薪最少一百萬,分紅和股票屬于其它的福利,怎么樣?”拓跋野不由開起了玩笑。

這兩人,作戲就作戲吧!干嘛越做越離譜了?藍心知依然是被他強硬的攬在懷,脫不開身。

“就這么說定了,野少,到時候我可真投奔你去。”喬翼打開藍心晴的卷宗,開始焚燒。

藍心晴站在那里,等著這一切慢慢的結束,她就知道,以拓跋野指手遮天的能力,想要救她還不是易如反掌,可藍心知一點姐妹情也不顧,還非得要她拿東西威脅才上道。

從警察局出來后,拓跋野開車,藍心知坐在他旁邊的副駕駛上,藍心晴則坐在后排。

很快,車開到了藍家。

顏如玉已經在門口不停的走來走去的在等待,一看到車停了下來,藍心晴從車上下來了,趕忙跑了過去,抱著藍心晴就痛苦。

拓跋野道:“心知,我在車上等你。”

“好。”當著藍心晴的面,藍心知也不得不做面子功夫,她雖然不知道拓跋野為什么要等她,但卻不得不答應。

顏如玉一見車上的男人,正是害得她家破人亡的兇手,雖然她也知道是這個男人救了藍心晴出來,可是也是他害得他們現在這樣子。她沖了過去,猛拍他的的玻璃車窗。

“你這個壞人…是你這個壞男人造成了今天的一切…你怎么不去死…還留在世間禍害人間…”

“媽媽…”藍心晴一見,馬上過去拖住顏如玉,“媽媽,不要再說了,是野少今天救我出來的,你怪錯人了!媽媽,你信我啦,快給野少道歉。”

拓跋野臉色鐵青,他坐在座位上看也沒有看顏如玉和藍心晴兩母女,而坐在他旁邊的藍心知也沒有說話。

藍心知知道,他在忍,因為她還沒有拿到那協議書。他就算是是錯殺了全世界,他也不容許別人說他半個錯字,他就是這樣的人。

“對不起,野少,我媽她因為腦袋有問題,神經錯亂了,我給你道歉。”藍心晴見情況馬上不對,趕忙說道。

顏如玉也意識到自己此時惹了禍,她有些害怕有些瘋癲的道:“我要找你爸爸,我去告訴你爸爸,心晴回來了…”

“快去吧!”藍心晴流著淚看著母親的背影消失在花園外,再次面向了車窗里一言不發也沒有表情的拓跋野。“野少,真的對不起,我媽她精神失常了,謝謝你今天為我做的一切,我這一生都會銘記于心的…”

“我想你搞錯了,我不是為你做,我是為了心知才救你出來。”拓跋野打斷了她的話,然后對著藍心知道:“去吧!快去快回。”

藍心知點了點頭,她自然知道藍心晴對拓跋野的愛慕之心依然還在,拓跋野這樣說,只會讓藍心晴更加的嫉妒她,或者再做出什么瘋狂的事情來也不一定。

“心晴,我們進去吧!”她叫了一聲。

藍心知和藍心晴一起進入了藍家,來到了藍凌霄的書房后,看著墻上掛著父親的遺像,姐妹倆都一陣沉默著沒有說話。

最后,藍心知先打破了沉默:“心晴,給我吧!”

  如果覺得情挑神秘總裁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藍血人1小說全集情挑神秘總裁冷血壞總裁單身媽咪:總裁別太壞,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k8彩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