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藍血人1作品情挑神秘總裁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拓跋野搖頭。

“肯定是了!”她逼他承認。

“你這不是屈打成招嗎?”他笑。

她也笑,然后伸出一只手環住了他的腰,“那你認不認?”

拓跋野微微一個旋轉,將她一帶,就帶上了她的床上。“美色是用來勾引人的,而不是用來趕人的。”

“起來!你這是做什么?”藍心知一被他壓住,壓力就特別的大。

“我們還沒有在你的床上做過,要不要試試?”拓跋野壞壞的說。

藍心知差點氣背過去了。“月球上也沒有做過,火星上也沒有做過,你要不要統統都跑去做一次,然后告訴全世界,拓跋野和藍心知在那里做了?”

“這提議很不錯,不過,我們要先在地球上做完,然后再考慮其它星球。”拓跋野低頭吻她的唇。

藍心知當然不肯,“這是我家,你不要亂來。”

“你是我女人,我想怎么來就怎么來,何來亂來之說?”拓跋野大手握著她掙扎的小手。

“野…”她瞪著他,“我有正事問你!”

“什么事能重要過我們此次的魚水之歡?”他笑道。

藍心知伸手,狠狠的在他腰上一掐,“你現在旗下的子公司好幾間都出了問題,你還出資給藍氏企業做什么?”

“你認為呢?”拓跋野凝視她。

“為我嗎?我可從來沒有要求過你注資!”她小聲的辯解。

“你這個沒有良心的東西!給我看看你的良心是不是被狗啃了?”他作勢就去摸她的左邊心房。

藍心知笑著掙扎著想避開,卻根本避不開男人的大手。

“先討一點福利!”他笑。

藍心知瞪他,這人,一點也不正經,現在她在說非常重要的事情好不好?

“野,生意上的事情雖然我不懂得,但是你投資還是要慎重,你現在都在難關上,沒有必要為了我再答應父親。”

“心知,你這是在擔心我嗎?”他收回了戲謔的目光,認真的凝視她。

野少,再交易一次1

正如拓跋野所說,藍心知不是笨,她只是太善良。拓跋野這幾天都泡在公司里處理事務,如果不是生意上有大問題,以他隨性而張狂的脾氣,不會這樣做。

她雖然不懂得生意上的操作,也不明白他可能是遇上了什么難題,但她知道,絕對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你這人都不著調,我擔心你干什么?”她剛嘟噥完,又道:“野,你真的沒有事嗎?我總覺得你有什么事情瞞著我!”

拓跋野還沒有說話,藍心知就聽到了一聲慘叫。

“啊…”

她被嚇得直往他懷里縮去,拓跋野抱著她,從床上爬起來,“好戲要開始了,我們去看戲。”

她的小手緊緊的捉住他的衣襟,她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可是卻預感到,一定又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發生。

拓跋野拉著她的小手走出她的房間時,梨冰已經帶著藍凌霄和顏如玉趕了過來。

“心晴,出了什么事?”藍凌霄對著門大叫。

梨冰已經向拓跋野發出了暗號,表示一切都已經安排妥當了。

拓跋野揚起了唇角,再狡猾的狐貍出會露出尾巴,何況他是草原上的狼,戰無不勝攻無不克的獵食大王,藍心晴要想騙過他的眼睛,還要再回去修煉上千年。

藍心知站在他的身邊,沒有去留意拓跋野和梨冰之間在傳暗號,只是將目光盯緊了藍心晴的房門。

“我們站在這里做什么,我們走吧!”

拓跋野拉著她的小手:“不急,看看她又在演哪一出戲吧!”

“可是我…”藍心知根本不想看藍心晴演任何戲,她現在連見到藍心晴都會生氣。

拓跋野伸出手,低聲安撫著她。“不用怕,有我在呢!”

藍心知忐忑不安的站在他身旁,這時藍凌霄也已經踢開了門。

房間里的一切,卻恐怖得令人顫抖,而且那四處流淌的血,像是開著一朵又一朵鮮艷的紅花,沾染在碧乙的周圍…

而藍心晴,光著身子,手里握著畫筆,對著血泊之中的碧乙道:“你不要過來…你不要過來…”

原來,藍心晴被拓跋野趕回她房間前,他已經派人做了碧乙死時的現場在她的房間,而且做出來的更加血腥更加逼真,當日碧乙死時,現場的所有物件都照搬了一次在這里。

當藍心晴滿心歡喜歡而期待的脫光了衣服等拓跋野到來時,卻不料出現了碧乙的謀殺現場。

她所有的期待瞬間變成了恐懼,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順手抄起身邊的畫筆,也當作了是抵御鬼魂的利器。

這是接觸到真實現場的第一反應,也會表現出人最真實的感受,而藍心晴表現出來的恐懼和說的話,拓跋野已經完全認定了她就是殺了碧乙再轉嫁給藍心知的兇手。只是,他還要令她親口承認,當著父親姐姐的面來認罪。

藍凌霄欲沖過去,卻被喬翼攔住,“藍先生,警察辦案,請稍等候。”

“我女兒犯什么案了,她怎么這樣子?”顏如玉看著這血腥的場面,還有藍心晴失控的樣子,一下子就癱軟在地,

“你們幾個,看好藍太太。”喬翼只是叫了身邊的女警去限制住顏如玉,不要干擾今天他們布下的局。

藍心知看著轉眼之間跑出來的警察,她不由望向了身邊的男人,他陪她回家是假,想查出真正的兇手是真吧!她都說他有事瞞著自己吧,果然是這樣子。

不過,碧乙那么愛藍心晴,藍心晴怎么能下得了手呢!去殺一個如此愛自己的男人呢!

忽然這時,死去了的碧乙站起身來,他依然是穿著當日死時,穿的那件深黑色的毛衣和白色的休閑褲。他的左邊心房處正在流著血,而眼睛也被挖了出來,紅色的血液一直順著他年輕的臉龐在流…

藍心知顫抖著不敢再看,只是將頭埋在了拓跋野的懷里,查案就查案,為什么會如此詭異呢!她每次見到詭異畫筆案的現場,都會被驚嚇很久才能入睡。

此刻的碧乙像是被復活了一樣,他渾身都血淋淋的,就在眾人全部都震驚了的時候,他說話了:“心晴,我愛你,心晴…”

“誰要你愛我?我不要你愛我…你已經死了怎么還會在這里?你給我滾!滾滾滾!我說過再也不想見到你!”藍心晴被嚇得六神無主,她想要逃開,可腳步卻移不開半步,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碧乙伸出手向她這邊摸了過來。

“心晴,你讓我監視心知,我也做了,你讓我帶心知回家,我也照做了!你昨晚在我的身下嬌喘低唱,你說要做我的妻,我今天來娶你…”碧乙的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他似乎對缺了眼睛胸口流血也絲毫不在意。

藍心晴瘋狂的揮舞著畫筆,但還是不能阻止他前進到她的身邊。“誰要做你的妻?我才不喜歡你這樣的畫師做我的丈夫呢?我恨畫畫的人,我恨所有畫畫的女人男人,你給我走開走開走開!”

可碧乙已經而著聲音摸到了她的身邊,他的大手去觸摸她的小手,“你不喜歡畫畫的人,那我以后不畫就是了,我改行,你喜歡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好不好?”

“你別這樣糾纏著我?”藍心晴一被他冰冷的手摸到,就更加大叫起來,“鬼啊…鬼啊…救命啊…”

“我不是鬼,我是人,心晴,你不信你摸摸看…”碧乙抓著她的小手移到了他的臉頰,他的臉頰全是血水,就連出來的血水也是冰冷冰冷的。

“不…碧乙…你放開我,我不摸…”藍心晴看著自己的手指尖,沾著的全是碧乙眼睛流出來的血水,而那兩只黑洞洞的被挖走的眼睛,就直直的看著她。

碧乙的語聲非常溫柔,像是在對著情人訴說愛的私語,仿佛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已經慘烈的死了一樣。

野少,再交易一次2

“心晴,跟我走吧!”碧乙拉著她的手就向窗口走去。

“我不跟你走,我不走!”藍心晴拼命的想擺脫他的手,卻怎么也掙脫不開來,她感覺到他的手就像無數的數根一樣將她綁了起來,讓她越來越窒息。

這時,碧乙已經拉著藍心晴的手走到了窗口,“我從這里來,我們再從這里走,乖抱著我,我帶你去飛!”

“鬼…鬼…鬼…”藍心晴大叫起來,她看到碧乙沒有腳的在走路,而且他要帶她從窗口走。

難道世界上真有鬼嗎?

在黑暗的房間里,隨著遠處的路燈照進來,藍心知也從拓跋野的懷里抬起頭,其實她對碧乙的死也很難過,盡管碧乙騙了她,但一個生命的終結,總是令人唏噓感嘆不已。

藍心知這一看不要緊,果然碧乙是沒有腳,就像電視里演的鬼一樣,他是在凌空游走,而他已經做好姿勢從窗口跳下去。

“野…”藍心知剛驚訝的叫了一個字出來,拓跋野已經捂住了她的嘴巴,將她緊緊的抱住,現在是關鍵時刻,他可能因為她壞了氣氛,而后搞砸了整件事情。

“心晴,說你愛我…”碧乙站在窗口旁。

“不…我不愛你…”藍心晴搖頭,她的所有理智思想全部都被清空,只剩下那日里自己所犯下罪行的畫面。

“可是,我愛你心晴…”隨著聲音飄了起來,只聽“砰”的一聲響,碧乙撞破了玻璃摟著藍心晴的腰飛舞了起來。

藍心晴被渾身是血的碧乙摟在懷中,而且那種冷冰冰的鬼一樣的感覺,令她完全失控。

“碧乙,我不該殺了你…我只是一時沖昏了頭腦…對不起,你放過我好不好…啊…”

真的是她下的手!

藍心知在拓跋野的懷里聽到這句話,她的心感覺越來越痛,越來越窒息。

為什么?

為什么要對她這樣?

十年的姐妹要這樣收場!還要搭上無辜人的性命。

忽然“啪”一聲,院落所有的燈光都亮了起來。

“舉起手來!”

喬翼舉起了手中的槍。

“啊…”而藍心晴的尖叫聲一直沒有停,她一直以為是碧乙的鬼魂來向她索命,然后到了陰曹地府被牛鬼蛇神折磨。豈不知她已經掉落在了安全氣墊之上,但碧乙就被摔得四分五裂,鮮血遍地…

“碧乙你放過我…你放過我…我不該殺你…”藍心晴盯著安全氣墊上的碧乙的尸體,害怕的一直向后退著。

“藍心晴,你作為1月7日晚碧乙公寓謀殺碧乙案的兇手,已經被警方正式拘捕歸案,你有權保持沉默,但你所說的話將會作為呈堂證供。”喬翼走近她,給她戴上了手銬。

此時,藍心晴看著自己是站在地面上,而她的周圍全部荷槍實彈的警察,而在警察的外圍,站著自己的父親、母親,父親一時之間仿佛蒼老了十多歲,而母親已經目瞪口呆的失去了神智。

在父母親的旁邊,站著的是拓跋野和藍心知,拓跋野揚起了勝利的唇角,而藍心知眼睛紅紅望著自己,梨冰已經推著輪椅上的風間也走了出來。

“你們下圈套給我?”藍心晴瞬間明白過來,她剛才都說了些什么,她不是被碧乙的鬼魂給帶走了嗎?她再一回頭看,原來她是掉在了安全氣墊之上,而那個一直拖著她走的碧乙,原來呈現在了燈光下,就是一具能活動的機器人而已。

喬翼看著她:“不下圈套給你,你又怎么會乖乖承認是自己殺了碧乙呢!”

“我沒有殺她,碧乙不是我殺的,是藍心知殺的!是藍心知殺的…”藍心晴向著藍心知的方向吼道。

藍心知緊咬著唇沒有說話,她從拓跋野的懷抱里走出來,拓跋野擔心她不肯放手,她握了握他的手,讓他放心。

她走到了藍心晴的面前,盯著藍心晴,盯了足足有三分鐘,似乎想將十年的時光都過濾一遍。良久,她一個耳光煽在了藍心晴的臉上。

“這一巴掌,是為了我肚子里的孩子!”

她煽得很重,藍心晴的左邊臉上五個很深很紅的指痕印在那里,她曾經是那么的疼愛藍心晴,藍心晴卻用毒蛇來害自己,害她失去了肚子里的孩子。

她將淚水逼回自己的眼眶,然后抬手又一個耳光,煽在了藍心晴的右邊臉上。

“這一巴掌,是為了碧乙。他關心你愛護你,你卻殺了他!你的身體里也流著藍家的血,你怎么能這么殘忍這么狠毒!去殺一個愛著你的人?”

她的聲音不高,但那種血和淚的控訴,卻令在場所有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藍心晴被她煽得懵了,記憶之中藍心知從來沒有打過自己,現場是一片寂靜,所有人連呼吸聲都變得越來越輕。

“藍心晴,你我從此以后不再是姐妹,我們之間恩斷義絕。”

藍心知說完轉身就走,她走回到了拓跋野的身邊,拓跋野將她擁進了懷中,這樣的姐妹,早在第一次夢醒俱樂部騙她的時候就應該一刀斬斷姐妹關系,免得日后生出那么多的麻煩,而且險些危及生命。

喬翼走了過來,“野少,多謝你今天的大力協助,我們才得以這么快的偵破此案。藍小姐,這件事情水落石出,你也可以安心了。”

“謝謝喬警官。”藍心知也點了點頭。

“關于她的作案過程你帶回警局慢慢問吧!”拓跋野摟著藍心知的腰,“我們回家。”

“好!”藍心知倚著他。

梨冰也將安全氣墊上碧乙的機器人揀了回來,然后風間也一起離開。

大家一行人回到了冠蘭別墅后,藍心知靜靜的坐在客廳,她雙手托著腮,雖然案情終破,但她的心卻非常的難過。

拓跋野走過來,挨著她坐下。“還在想什么呢?”

“想你從什么時候開始懷疑心晴在陷害我?”藍心知老實的答道。

野少,再交易一次3

拓跋野將她擁入懷中,“從梨冰告訴我,你在碧乙家出事,我就猜到了。”

“可是你一直沒有說,卻還故意將矛頭對向了童畫。”藍心知瞪著他。

“我如果不這樣說,你又怎么會在藍心晴面前不露出破綻呢?如果我告訴你藍心晴就是兇手,你一看見她,還不撲上去撕打她?這樣她就會作防范,打草驚蛇后,我們反而是拿不到她的罪證了。”拓跋野低頭看她,“這樣出其不意才會收到意料之中的效果啊。”

藍心知想了一想,也是啊。如果她一早知道是藍心晴又在害自己,而且她將碧乙殺死的話,自己肯定會沖過去質問她。

“可是,你們今晚的布置,好像是有備而來吧!我怎么一點什么風聲都沒有收到呢!”

“這是一個秘密行動,你如果臨出場做了叛徒怎么辦?我們不是前功盡棄了?”拓跋野逗著她。

藍心知伸手掐他:“我才不會做叛徒呢!”

此時,風間和梨冰也走進了客廳,藍心知望了望:“那個機器人呢?”

“被喬翼帶回警局了。”風間說:“可能再次審訊藍心晴時,還用得上呢!”

“野,你們這個計劃是怎么做的,從頭到尾的說一次來,聽聽好不好?”藍心知很多地方還是想不通。

拓跋野瞇眼:“你不是只喜歡畫畫嗎?還對這些有興趣?”

“你究竟說不說嘛!”藍心知撒著嬌。

“好!說。”拓跋野道:“我們有一個詳細的計劃,是我和風間、梨冰還有喬翼共同研討出來的。喬翼負責帶警方的人圍在藍家周圍,風間負責控制碧乙那個的機器人和配音,梨冰則負責吊威亞和你的安全,還有布置藍心晴房間的布景,我作為總指揮師,負責全局。”

“你一早將地點定在了藍心晴的臥室,就算我今天不回去,你也會找機會到藍家啦?”藍心知想到了一個問題。

“是!”拓跋野點頭。

“心機深沉!”她哼道。

“那叫顧全大局!運籌于帷幄之中,決勝于千里之外。”拓跋野捏捏她的小俏鼻,“你最感興趣,是碧乙那個機器人吧!讓風間給你說說。”

知道就好!藍心知丟給他一個眼神,然后望向了輪椅上的風間。

風間微微笑道:“我們按照碧乙的樣子作了一具小小的機器人,在機器人的外面給它化妝,化成了碧乙死時候的樣子,特別是兩個重點部分,就是眼睛和心臟的位置。因為晚上的光線很暗,我們做出來是要嚇到藍心晴,而她不會去深究碧乙為什么會復活。”

“電視電影里鬼的形象,深入我們的心中,都是沒有腳的,他們行走的時候,都是在飄于空氣之中,這就需要梨冰吊起威亞,有一根線綁住機器人,所以你們看到的就是鬼魂飄于黑夜之中。另外還有,機器人的腹中裝有電子電路板,有溫控器,所以藍心知一碰觸到碧乙就是冷冰冰的感覺,根本沒有人體應該有的三十七度的常溫,這也符合普通人對于鬼的認知。”

藍心知不得不佩服他們布置得如此周密,“可是機器人在說話呢?”

風間依舊是淡然的道:“剛才我提到機器人的腹中的電子電路板,它其中一個功能就是傳聲用的,我在后面配音,學著碧乙平時說話的樣子。而藍心晴主要是心里有鬼,所以她看到的碧乙就一個鬼,不會去認真的查看這具冷冰冰的碧乙究竟是誰,也不會抬頭看到有一條威亞吊在機器人身上,才會不用腳來走路而是飛來飛去的感覺,所以當機器人拉著她從窗口跳出去而不是從大門口走出去時,她就完全的崩潰了,然后也完全招出自己殺了人。”

  如果覺得情挑神秘總裁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藍血人1小說全集情挑神秘總裁冷血壞總裁單身媽咪:總裁別太壞,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k8彩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