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藍血人1作品情挑神秘總裁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愛琴海灣。

童畫的傷口還沒有愈合,她靜坐在院落里,看黑夜來臨,等拓跋野的到來,明知道她懷疑自己是害藍心知的兇手肯定不會來這里,她還是抱著一線希望。

她早已經過了憧憬夢幻愛情的年齡了,開始度入初步剩女的行列,她人才漂亮,畫作也是廣受好評,只是缺一個男人。

“罌粟女,你愛過一個人嗎?”

“至今為止,還沒有令我心動的人。”所以她還在游戲江湖。

“你真幸福!”童畫凄涼的笑了。

如果不愛,就沒有期望。

沒有期望,就不會等候。

不會等候,就沒有憂愁。

沒有憂愁,就是簡單的幸福。

讓我羞死吧4

罌粟女的心微微被扯痛了一下,眼前在剎那間浮現出楊安的樣子,他只是與她平時玩的男人與眾不同罷了,她對他不會心動。

“夜已經很深了,童小姐,你早些睡吧!”

“野哥哥今晚會來嗎?”

“童小姐我不知道。”

“我想再等等。”

童畫坐在高級白玉石椅上,自從她受傷之后,拓跋野都沒有來看過她。而對于藍心知,他卻時時刻刻和她粘在了一起。他除了和姐姐有這么親近之外,再也沒有和哪個女人如此親密無間,難道真的只有等姐姐回來,藍心知才會被趕走呢?

拓跋野處理完了公事,再度來到了醫院。

見著藍心知畫架上的花籽飄零的畫面,他定定的站在那里看了好一陣,才回到了她的病床邊,看著她熟睡的臉龐。

睡著了她,沒有了平時的張牙舞爪,多了幾分讓人憐惜的心動。

他脫下外套,靠在她的身邊躺下來,聽著她發出均勻的呼吸聲,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藍心知睡著睡著,感覺有什么東西纏住了她的身體,讓她越來越難呼吸,她醒過來一看,居然是拓跋野抱著她在睡覺。

房間的光線很暗,她看著他側睡的容顏,眉頭依然是微微皺起,似乎還在為下午的事情不開心,而他的兩條手臂,將她整個人圈在了懷里。雖然醫院VIP病房的病床比其它的都要大一些,可拓跋野的身材更高大,他的只能側睡才勉強能睡下而不能亂動。

他可能是太累了吧!三天三夜沒有合一下眼睛,而此時,還要睡這么窄小的床。藍心知伸出手臂,輕輕的環上了他的脖子,聞著他淡淡的龍涎香,她的心和外面的月色一樣,一片寧靜。

終于,她像中了迷幻藥一樣,抬起頭在他堅毅的下巴上印下一吻。

他們之間的關系不到吻唇那么親密,她只是偷偷的親了一下他的下巴,然后滿足的閉上了眼睛,在他懷里繼續睡去。

清晨的陽光照耀在病房里,拓跋野感覺很久都沒有睡過這么香甜,而且還做了一個有趣的夢,他夢見心知偷偷的親吻了他的下巴。

他睜開眼睛,就看到藍心知已經醒來,小小的身子倦縮在他的懷里,手指正百無聊賴的撥弄著他的襯衫鈕扣,柔軟的指腹在襯衫鈕扣上畫著圈圈,畫了一圈又一圈,畫了一個又移向下一個…

他用下巴擂了擂她的小腦袋,藍心知馬上縮回了手指,她是不是將他弄醒了,然后悄悄的抬頭望他時,就看到一雙墨黑的眼睛正望著她。

她無從逃避,只得道:“早!”

拓跋野揚起唇角,凝望著她,小臉上恢復了一些血色,特別是他不說話只是看著她時,她就會無所適從,像小白兔一樣驚慌失措。

“那個…你再睡一會兒吧…我先起來了…”她結結巴巴的說著,然后從他懷里想掙脫出來。

拓跋野依然是不言不語,但圈在她身上的大手也絲毫未有松動,就連凝望她的眼神,也沒有一點一滴的變動。

“拓跋野…你放開我…”

藍心知火了,她的耐心有限,這個男人一大早就沒有表情沒有語言的看著她做什么。

他依然是無動于衷,藍心知真要懷疑他是不是被施了定身法了,她實在沒有辦法和他這樣對峙下去,伸出拳頭就去敲打他的胸膛。

“早,小白兔!”

她是個沒有心機的女人,一舉一動也表現在她的臉上,他等她打累了,才輕輕的說了今天的第一句話。

“放開我…”

她不滿的嘀咕著,她道了早安恐怕已經有十分鐘了吧,他這時才說話。

拓跋野收回擁著她的手臂,坐起身,搖了搖脖頸,然后舒展了四肢活動了一下筋骨。

“今天叫風間換一個大床過來,這床太小了…”

“我們可以回家去睡。”

她馬上眨著大眼睛建議,這醫院的雖然是VIP病房,也是有規矩的好不好,說換床就換床的嗎?

“想出院?”他直接戳穿她的小計謀。

藍心知發現自己在他面前就是個透明人,她想什么他都會知道。“我已經沒事了,醫生都說可以出院了。”

她不明白他說的話為什么大過醫院的醫生說的話,他說要留院就要留。

“哪個醫生說的?”他沉聲問道。

藍心知見他語氣不善,她說出來他實會趕人家去非洲草原當獸醫。

“野…我哪里受傷了你不是不知道…你怪人家醫生做什么?”

拓跋野還是奇怪她為何會解了降頭,自然擔心她的身體會有損害,可是藍心知不相信降頭,他也不想再多說,只是不容拒絕的道:“沒得商量,必須觀察一周才準回家。”

面對這個霸道的男人,說道理他不聽,武力又打不過他,藍心知只有不理他自己生悶氣。

而拓跋野見她發著小脾氣,也不理會她,只是起身去浴室洗漱。

此時門外有人敲門,她走過去打開來一看,竟然是沈繞他們黑街上的另外四個少爺,在一大清早就來了。

“藍小姐,恭喜你醒來…”

他們一起望著她,七嘴八舌的說著一些話,然后將手上的水果籃和鮮花放到了房間里。

“藍心知──”

沈繞將目光停留在她身上,藍心知知道這個人也是口無遮攔的壞人,她受傷住院的事他們都知道了嗎?她趕緊紅著臉道:“野在浴室,你們稍微坐一會兒,我去看他洗漱好了沒有啊!”

說完她就頭也不回的往浴室走去,剛好撞在了從浴室里出來的拓跋野的胸膛上,她揉了揉自己的鼻尖,趕忙往浴室里跑去。

“野少,早上好!兄弟們來看望你了,可藍心知怕丑呢!”沈繞張開他的大嘴巴道。

拓跋野一見他們,自然知道他們是來看看藍心知醒了沒有,順便再調侃兩句,可小女人已經跑去浴室躲起來了。

讓我羞死吧5

“老三,你去換一張大床過來!”

“小床不是更甜蜜嗎?兩具身子緊緊的靠在一起。”

說歸說,沈繞還是趕緊行動,帶著兄弟們去搬了一張又大又豪華的床過來。

“老大,我來幫你們鋪床。”

兄弟幾個一起動手收拾床上的東西時,藍心知在浴室聽到之后,忽然想起枕頭之下還有一支…

她跑出來一看,沈繞已經拿起了枕頭,她飛奔著過來:“不要…”

“肯定有好玩的東西,藍心知你不給我看,我偏偏就要看…”沈繞一看藍心知急急忙忙跑過來的表情,就知道她藏了什么東西。

沈繞自從在賽馬場被藍心知逃脫之后,就成了他人生的一大污點,他總覺得輸給一個女人,太沒有面子了。

所以,他要千方百計逮到藍心知的糗事來捉弄捉弄她才行,他今天一來,她也聰明的躲進了浴室不肯出來。

然而此時的機會,他又怎么會放過。

“哇…”

隨著沈繞一聲怪叫,所有的人將目光都望向了枕頭之下的物品。

藍心知剛好跑到拓跋野的身邊,她聽到眾人喝彩聲,已經不敢看現在的情景。

“野…野…”她焦急的跺著腳,撲在他懷里,將臉深深的埋在他的胸膛,她還有臉見人嗎?讓她此刻羞死了算了!

拓跋野伸出手圈著她小小的身子,他當然也已經看到了枕頭下面的東西。

沈繞可樂壞了,他叉著腰大笑道:“老大,醫生說藍心知要休息一個月,你們昨晚又愛火熊熊燃燒了啊…難怪今天要換個大床,老大施展不開手腳是不是?”

蔣水一向比較沉著穩重,此時見到那個小小的瓶子躺在那里,也揚起了唇角笑了起來。

韓空和楊城兩人本來在抬床,此刻更是爭先恐后的撲了過來要去搶那個小瓶。

沈繞兩手一撥,將老四和老五推開,繼續笑道:“你們倆要自己買去,這是咱大哥給藍心知的,老大,這樣下去,別說住一個星期,我看一個月也得住了。”

拓跋野啊拓跋野,這一幫兄弟還要她藍心知活人么?沈繞那張大嘴簡直是不停的在調侃著她,藍心知緊緊的掐著拓跋野的手臂。

“鬧夠了吧!”拓跋野沉聲望了一眼眾人,在他們微微一錯愕之際,已經長手一撈將枕頭下那支小瓶握在了掌心。

沈繞一聽,更是起哄:“兄弟是手足,女人是衣服。老大,你發火了啊?”

楊城呵呵一笑:“三哥,你還不知道嗎?手足可以斷,衣服卻不可以不穿,難道我們不穿衣服要(裸)奔啊…”

蔣水一拉楊城和韓空,暗示兩人趕快去布置好房間,馬上離開。到于沈繞,不給拓跋野教訓他是不知道慘況的。

韓空邊忙邊回頭:“二哥,你拉我做什么,我又沒有說大哥和藍小姐的話呢…”

你是沒有說,但沈繞一個人已經將所有氣氛給攪熱了,蔣水連忙埋頭干事。

“沈繞,發配你非洲業務一個月。”拓跋野直接下令。

“老大,你這是公報私仇,你公私不夠分明。”沈繞猶自掙扎,他悲摧的人生啊,因為藍心知而徹底改寫了嗎?

蔣水和韓空、楊城已經整理好了房間的一切,三人一身冷汗,異口同聲的道:“野少,我們還有工作要做,先走了。”

“你們三個不夠義氣…”沈繞望著落荒而逃的三人,笑話藍心知他們也有份,為什么就是他一個人承擔后果。“野少,我的大哥,商量商量好么?”

“再加多一個月。”拓跋野冷酷無情。

沈繞哇哇大叫,“藍心知小姐,你不能將我往火坑里推啊,我還是喜歡雪白雪白的美眉,我對黑膚色的女人過敏…”

“野…野…”藍心知已經又羞又丑了,沈繞還在圍繞這個話題不斷的說,她在他的胸膛悶聲的叫他。

拓跋野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好了,沒事了,他們都走了。”

藍心知依然不肯抬起頭,她的糗事真是一件接一件,她再沒有臉面見黑街那四大少爺了。

“怎么?不給我去上班嗎?”他低聲笑了起來,他們都已經走了很久了,她還悶在他胸膛里。

“都怪你…都怪你…我被人笑死了…我都快羞死了,你還笑…我讓你笑…”

她小手捶打著他的胸膛,悄悄的抬頭望了望四周,果然是一個人影也沒有見到,只是房間的雛菊花開得正香,還有那張非常醒目的大床躺在那里。

拓跋野低頭望她,小小的臉上染著淡淡的紅暈,他心情極好的道:“我決定給這個醫院的醫生加工資。”

為什么?就因為人家給了她一支這玩藝嗎?果真是公私不分的老板。藍心知憤憤不平的想。

“你把那個丟掉!”

“什么?”

“就是那個…”

“那個是哪個…”

“你明知道我說什么,你壞死了壞死了…”

他輕輕的將她抱入懷中,“等你身體好了之后,我們試試。”

“大灰狼…你這只大灰狼,就知道你不安好心…”她將他往門外推去,他的兄弟們笑完了她,他還笑她。“你不是說要上班嗎?還不快去。”

拓跋野笑著走后,藍心知將自己埋在雛菊花里,她真是丑死了!

藍血人作品

某別墅里。

非尋倒了一杯紅酒,他斜倚在沙發里,手里端著酒杯,眼神卻越來越狠辣。

“姐夫,姐夫,你說幫我的,結果呢?”藍心晴猛的將包丟向了沙發,跺著腳向非尋發著脾氣。“我姐姐呢?既不在家,又不在畫社,她去了哪里?”

非尋沒有理會她“噼哩啪啦”像機關槍一樣的聲音,只是一飲而盡杯中酒,再繼續倒時,藍心晴握住了酒瓶。

“姐夫,姐姐在野少家是不是?你一早就知道的是不是?為什么你不肯告訴我?”

甜蜜約會(謝紅包)

非尋放開了酒瓶,冷笑了一聲:“我不知道你說些什么。”

“那姐姐呢?我姐姐在哪里?”藍心晴不明白非尋為什么不肯承認,她那天在廣場上明明偷聽見了他勸姐姐回家的話。

“她是大人,我不是她的監護人,她去哪里不用向我匯報。”非尋正在為拓跋野注資藍氏公司,而且以藍心知個人名義的股份而煩惱。

藍心晴不滿了:“如果我爸爸找姐姐呢?你以為他不會怪你這個做丈夫的嗎?”

非尋冷冷一笑,藍凌霄知道藍心知在哪里,已經一早對拓跋野發出了邀請。“那讓你爸爸親自找我。”

藍心晴見非尋根本不受她的威脅,她自然知道非尋占了他們藍氏的股份,她馬上討好的道:“姐夫,姐夫,你答應幫我的,我事成之后也會報答你的。”

“我為你下了藥也下了降頭,是你自己沒有把握和珍惜那次的機會。”非尋依舊臉色冷淡。

藍心晴想起自己被拓跋野一掌給扇暈了,后來第二天在酒店睡醒。“姐夫,那個降頭你真下了我的?那會是誰給野少解了呢?”

非尋意味深長的揚起了唇角,“我不是只要了你的頭發嗎?”

“那野少怎么能解呢?”藍心晴不明白了。

他自己也不明白,但他知道,拓跋野的降頭是藍心知解開的,藍心知沒有因此而丟掉小命,反而被藍凌霄利用了,要拓跋野注資藍氏企業。

酒吧。

藍心晴喝得爛醉,還在不停的叫酒喝。

碧乙奪過她手上的酒杯,“心晴,別再喝了,你已經醉了。”

“你不要管我,我不要你管,我今天要喝醉…我要我的姐姐…”藍心晴語無倫次。

“你姐姐在休假,她還沒有上班,等她回來我馬上告訴你,好不好?”碧乙無奈的道。

  如果覺得情挑神秘總裁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藍血人1小說全集情挑神秘總裁冷血壞總裁單身媽咪:總裁別太壞,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k8彩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