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藍血人1作品情挑神秘總裁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去泡個熱水澡!”他沉聲道。

藍心知看著他冷酷的轉身離去,慢慢的脫下身上的濕衣服,沉到了熱氣騰騰的浴缸里。

等她泡好穿上厚厚的睡袍出來時,風間和罌粟女發也已經處理完傷口來到了客廳里,藍心知在經過罌粟女身邊時小聲道:“罌粟女,謝謝你。”

“對野少說吧!”罌粟女淡淡的道。

藍心知知道她是聽命于拓跋野,她會奮不顧身的救自己,都是因為拓跋野的緣故。她輕輕的走到拓跋野的身邊,靠著他坐在沙發上。“野,謝謝你。”

男人冷哼了一聲,極度沒有給她面子和臺階,也沒有伸手將她攬進懷里,連坐在沙發上的姿勢都沒有變過。

風間暗暗一凝神,這兩人的感情總算是又進了一個小小的階梯了,雖然進展得極度緩慢,實在對不起看書的萬千讀者,但總算是不負所望,在慢慢的一步一步的靠近了。

“爺,你什么時候發現問題出在畫筆上的?”風間覺得可以開始討論案情了。

拓跋野凝眉:“我昨天晚上在客廳抽煙的時候,突然想到,而今天也確實證實了我的猜想。當我在用手表擲斷畫筆的時候,你們有沒有聽到一聲慘叫?”

風間和罌粟女都疑惑的搖了搖頭。

“我有聽到!”藍心知有些害怕,又向他靠近了一分。他昨天晚上不是在那個什么她嗎?怎么又會思考到案情呢!

拓跋野沒有搭理她,她在歡愛之后睡得跟豬崽一樣,當然不知道他想告訴她的就是這件事情。

藍心知轉頭望著他:“我聽到的是個女人的聲音!和最初要我挖眼睛時的聲音是一模一樣的,所以我推斷是一個女人在向我報復,而不是我們之前推論的男人。”

拓跋野瞇了瞇眼睛:“心知是當事人能聽到一些聲音很正常,而你們兩人非當事人聽不到聲音只能感受到詭異的氣氛也很正常,那一聲慘叫很凄厲,而且是一個積怨極深的女人所發出。”

可是拓跋野又怎么會聽得到?藍心知不解的望向了風間和罌粟女,而風間和罌粟女也同時望向了她,他們兩個也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可為什么又是她向拓跋野提問呢!

“野,你怎么會聽得到?”她實在是按捺不住了。

拓跋野淡淡的道:“這跟我小時候的成長環境有關,我們家族里的人多多少少都會些通靈…”

“真的有通靈之說嗎?是像電影中演的能和死者啊神啊撒旦之類直接溝通的人嗎?”藍心知像個好奇寶寶不停的發問。

去女人那里過夜

她雖然是無神論者,但對于這些還是非常好奇的。

拓跋野神秘的道:“通靈和愛情一樣,你信它則有,你不信它則無。”

關于野少這樣的解釋,確實很經典。

藍心知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愛情,正如她不相信靈異之說。

而拓跋野相信有愛情,所以他也相信有靈異之事。

每一個人對待愛情和靈異事件的看法不一樣,所以對它們的理解也不完全相同。

“你們家族里有人會這些?聽上去好像很神秘呢!”藍心知覺得好玄乎,而她對拓跋野這個人的了解也沒有,不知道他是哪里人,不知道他曾經做過什么,只知道他現在是TRI總裁是黑街上的大少。

拓跋野只是微微的揚了揚唇角,沒有正面回答藍心知的話,而且將目光望向了剛回來的梨冰:“畫筆的出處查得如何了?”

梨冰抖了抖身上的雨水,走了進來:“爺,畫筆還是一無進展。”

風間望了望他:“今晚有了新進展,坐下一起聽聽。”

梨冰走過去和風間坐在同一張沙發上,他看著罌粟女雙手的慘狀,動了動唇還是沒有說什么。

“我以為你好歹也會說一個字吧!”罌粟女懊惱的瞪著梨冰。

“好啦!梨冰關心你也不會說話的。”風間望著他的左右兩人,微微笑了笑。

藍心知偷偷的打量著坐在她對面的這三個人,梨冰非常冰冷、風間淡定溫潤、罌粟女卻致命誘惑。

“藍小姐,你的畫筆哪兒來的?”風間迎著藍心知的目光問她。

被風間的目光逮住,藍心知微微有些不好意思,她膝上的手指在動來動去:“我在對面的文具店買的…”

話才說到這里,眾人心中疑惑解開,不是畫筆真有靈力胡亂飛來飛去要對藍心知不利了。

然而一道冷厲的目光馬上投射了過來:“藍心知你沒長腦啊!明知道畫筆對你造成死亡威脅還去買畫筆?”

“是你說遇到這樣的事,我們要戰勝它,而不是逃避它。”藍心知被拓跋野一罵也火了。

拓跋野見她頂嘴,聲音一高:“那你也不要選到死亡之筆吧!”

“我怎么知道就會選中這支?”藍心知也不知道哪來這么好的運氣,文具架上筆有很多品種,她就喜歡這一種。

“死鴨子嘴硬!”拓跋野沉聲斥責她。

也難怪藍心知養成不容易認錯的脾氣,她從小和母親一起生活,十二歲時被接進藍家,好歹也是藍家的大小姐,她的倔強讓她從來不肯輕易認錯。

拓跋野不再理她,而是望向了風間:“我覺得此次事件和靈異有關,你們認為呢?”

罌粟女的雙手都用女色的紗布包住,她靠在沙發上。“我不了解靈異,只能從現場的氣氛上感覺到很詭異。”

風間的雙手交叉放在雙膝之上,“從三次案發現場來看,都沒有兇手在場的證據,而且藍小姐只是聽到一個女人在對她行兇,今天現場那支斷裂的畫筆我已經拿去鑒定科作了報告,確實有跟上次案件中的畫筆一樣的DNA,如果畫筆中的DNA就是那個女人,我們現在認為是畫筆中的女人是兇手呢?還是另外有人在操控這個女人呢?”

藍心知聽著風間這樣分析更加害怕,她的身體都快坐到拓跋野的雙腿上去了,卻還在不自覺的往他身上緊靠過去。“風間,我知道你信風水,可是這件事情能不能從科學的角度去分析,靈異根本就是那些編劇們編出來騙人的。”

拓跋野見她今晚真是嚇到了,也沒有再跟她計較下去,而是伸手攬上了她的腰,將她帶入了自己的懷里。“既然我們從科學的角度去推理求證受阻,不妨從靈異的角度去下手,現在我們只是大膽假設,小心求證,我們雖然是從靈異的角度去講,但依然是要有可靠的證據才能證明,并不是憑空捏造事實。”

藍心知搖了搖她的小腦袋:“我否認靈異的推論。如果照我的推斷是一個有著積濃怨氣的女人在向我報復的話,那個女人肯定是你的第XXX號情人,她的目的是置我于死地,而我現在是你的女人,我平時從未與人結怨與人無仇,所以我沒有什么仇家向我尋仇。”

“哪個高智商的女人能想出如此難解的報復辦法?”拓跋野顯然不信。

藍心知揚了揚她的右手無名指:“上次就有人借《春江花園圖》的風水之說,陷害得我毫無還手之力,我還就不信梅姐能編造出這么天衣無縫的故事來類型糊弄你了!說不定是同一個人所為呢!”

拓跋野聽藍心知這一提,凝視著她的手指好一陣都沒有說話,那件事情是他疏忽,她才會如此絕決如此剛烈的斷指以明志。

“風間,你明天拿我所有女人的頭發去鑒定科化驗求證。”拓跋野說完就站起身。

藍心知狐疑的望著他:“你現在要出門嗎?”他回來時淋濕了的衣服都還沒有換,“你換了干衣服再去吧!”

拓跋野點了點頭,回房間去換了干凈衣服下樓來。“我去找一些證據。風間你開一些鎮定藥給心知,讓她喝了去睡吧!”

“我想跟你一起去。”她不要一個人呆在房間。

拓跋野邪邪一笑:“我去女人那里過夜,你去了要睡哪里?難不成要三個人一起Happy…”

“你愛去哪里就去哪里,我才不跟你去呢!”藍心知氣沖沖的喝完杯里的藥,然后跑進了臥室。

他一向風流成性,他去哪里過夜,他要去找哪個女人,都是他的事,跟藍心知一點關系都沒有。何況,她一直以來,不是都希望他不在這里嗎?她都希望他去找別的女人嗎?

為什么現在聽他這樣說,她好像呼吸有些不順暢呢!好像喉嚨有什么堵住似的。

可能是剛吃了藥,藥物過敏吧!

藍心知想,一定是這樣了。

第一更,今天繼續加更,更新數在12萬之間。

讓我寵你

雨,還在不停的下。

拓跋野穿著一件黑色的風衣,穿過雨霧,開著車急馳在風雨之中。

愛琴海灣。

童畫倚立在落地窗前,遙望著黑如墨色的大海,她的旁邊是一幅未完成的畫作,上面只寥廖幾筆,卻將女人思念的心事顯露無遺。

童畫看著桌上童書的畫像,她盡顯女人的嫵媚和風情,她的一顰一笑,都是讓人心動的。

“姐姐,愛著你的男人移情別戀了,他有了新的女人,他很快將你忘記了,而且,他已經很久沒有來看過我了…姐姐,你愛他嗎?你告訴我,你愛野哥哥嗎?”

“姐姐,我今天打扮成你的樣子,是不是很好看呢?野哥哥看到之后,會不會心動呢?姐姐,我們從小什么都能一起分享的,野哥哥也能的,對嗎?”

“姐姐,你不說話我就當你同意了,相信我吧,姐姐,我會比你更愛他的…”

說著說著,童畫的眼角流下幾滴淚水,映在了童書的畫像上的眼睛里。

而沒有人知道,這張畫像上眼睛的淚水,像是越來越多似的,積滿了整個眼眶。

童書的眼睛很大很有神,而童畫也將她畫得栩栩如生。

“叮咚叮咚”聲聲響!

童畫驚喜的道:“姐姐有沒有聽到門鈴聲響啊,一定是野哥哥來了,他來看我了,姐姐…”

童畫驚喜的跑去開門,門外站著她朝思暮想的男人。

他,一件黑色的風衣,高大的身材,英俊的面容,他望著她,而且是失神的望著她。

她,一襲紅色的裙裝,高挑的骨架,嫵媚的笑容,她深情凝望他,眼睛里是滿滿的愛意。

“書書…”拓跋野情不自禁的喚了一聲。

他的童書,美麗而才情,熱情而奔放,她是才氣過人的美女畫家,她是他心中唯一的愛。

“書書,你回來了?”他心疼的將她擁入懷中,低頭就吻了起來。

熱烈而滾燙的吻,像火一樣燃燒著童畫的心,她不敢說話,她怕一開口,就打破了拓跋野現在的迷失,她也盡情展現成熟女人的嫵媚,瘋狂的回吻著他…

野哥哥…野哥哥…她在心里呼喚著他,就算你愛的是姐姐,她也愿意將自己的整個身心都給他,只要他能接受她就好。

拓跋野仿佛又找回了十年前的感覺,在漫天飛舞的紅楓里,他抱著童書,看她畫畫,她與生俱來的熱情能融化他的生命,他甘愿就此被他融化…

“書書,讓我愛你…讓我寵你…”拓跋野將頭埋在她的頸間,聞著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馨香,激動的將她越抱越緊,他的大手伸進她的衣衫里,輕輕的揉著她胸前的嬌美,這是一種熟悉又陌生的味道,讓他越來越迷失了自己…

“嗯…”童畫雖然已經二十五歲,她在十年前被拓跋野照顧時,就已經愛上了他,所以她執意將身體和心都要給他。而此刻的她在情場上卻是生澀,被拓跋野的大手直接接觸一撩撥之后,已經忘記了自己扮演的角色。“我愛你…野哥哥…”

這一聲“野哥哥”令拓跋野馬上回過神來,他猛的推開懷中的紅衣女子,才看到她的衣衫已經被他剝開,露出成熟的女人應有的嬌美。

“你扮成書書的樣子來騙我?”他低聲喝道。

“野哥哥…姐姐都同意我愛你,她同意我和她一起分享你…你不要這么絕情好不好?”童畫輕輕的哭泣。

男人的聲音低沉沙啞:“你姐姐在哪里?”您 下 載 的 文 件由 .2 7t xt .co m (愛去小說網)免 費 提 供!更多 好 看小 說 哦!

童畫伸出手指,指了指桌上的畫。

拓跋野望過去,童書看著他,笑得正嫵媚而熱烈,她喜歡笑,她像山上的紅楓,她像夏天的季節,她像極具誘惑的女神,牽引著他的所有思緒。

可是,她卻失蹤了。

而且,沒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拓跋野握了握拳頭,然后又重重的放下,他望向煙霧迷漫的大海,平息了一下自己心中的怒氣,才道:“畫兒,愛情是不能分享的,一個人的愛,只會給另外一個人,不可能會給兩個人的,以后不要說這種話。”

“野哥哥,我不要你的愛,你的愛只給姐姐就好,讓我愛你好不好?”童畫哽咽著求情。

“不好!”拓跋野忽然吼道。

空氣在一這瞬間變得很靜很靜。

只聽到屋外嘀嗒的雨聲,一滴又一滴的,滴在兩人的心上。

童畫擦干了眼淚,“野哥哥,你為什么要藍心知陪在你的身邊呢?還如此盡心盡力的保護著她?她在你心中早已經超過姐姐了吧!是因為她的大眼睛和姐姐一樣特別迷人嗎?如果我能長得像姐姐,你是不是也會讓我陪著你呢?”

拓跋野認真的凝視著她,她在樣貌上和童書一點也不像,但才華卻差不多,而且有過之而無不及。

“童畫,我問你,詭異畫筆案是不是你做的?”

面對拓跋野的質問,童畫一點也沒有驚奇,她只是很受傷很受傷的表情。“野哥哥,你太傷我的心了,你一個月不來我這里,一來卻是為了藍心知而來…”

“我問你,是還是不是?”

“不是。”

拓跋野冷酷十足的問。

童畫斬釘截鐵的答。

拓跋野盯緊了她:“那你當初為什么要用《春江花園圖》來陷害心知?”

“野哥哥,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童畫非常鎮定。

“你知道!你比誰都清楚那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你了解心知的家庭背景,你知道她最喜歡鴻源的畫,你編造了一個春江化緣圖的故事來害她。因為只有你知道,我最愛的人是你姐姐,而你姐姐最愛《春江花園圖》。”拓跋野講述當時的案情。

童畫沒有說話,依然深情的凝望著拓跋野。

“知道我為什么沒有追究你的責任嗎?”拓跋野擰緊了英挺的眉毛,“因為書書最愛《春江花園圖》,所以我斬了心知的手指;因為你是書書的妹妹,所以我放任了你。”

第二更。

誰才是兇手?

無盡的黑夜,明亮的燈光。

拓跋野見童畫不說話,繼續道:“但結果呢?我縱容了你,你卻制造出詭異畫筆案來繼續害心知。童畫,收手吧!別讓我親自對你動手。”

“野哥哥,《春江花園圖》是我做的,因為藍心知入駐了香蜜湖里你的家,那是我姐姐應該入住的地方,我只是想趁機趕走她,我不知道野哥哥要剁她的手指,野哥哥,這件事情的影響力我不知道會有那么大,我只是想你趕她走而已…”

童畫說出了心里的話,她能夠忍受拓跋野在外面有很多女人,卻不能忍受他將女人帶回家,因為那個香蜜湖的家,連她自己也沒有入住過。

“然而卻事與愿違,你不僅沒有趕她走,還將她留在了你的身邊,野哥哥…你已經不愛姐姐了,你愛上藍心知了是不是?你怎么可以愛她呢?她還是非尋的妻子啊!她根本不愛你…”

童畫沒有想到那一次她卻失算了,而且失敗得那么徹底,而現在拓跋野的整個心思都放在了藍心知的身上了。

“童畫!”拓跋野一聲冷喝,“我要留哪個女人在我身邊是我的事,這個世界上除了書書有權質問我之外,沒有任何一個女人有權利過問我的任何事情。即使你是書書的妹妹,也要明白這一點。”

童畫的臉上一片煞白,拓跋野對任何女人也不曾留情,她在他身邊十年,抵不過藍心知和他的三天時間。

“畫筆的頭發是誰的?”拓跋野直接過問案情。

“野哥哥,這件事情我不是我做的…”

“童畫!你還狡辯!畫筆上的頭發是一個女人的!”

“野哥哥你懷疑是我的?”童畫凄楚的道,“我剪給你,你去查DNA對比一下。”

說完她走到畫架旁邊,拿起剪刀“喀嚓”一聲,一縷黑色的發絲被她緊緊的握在手心,然后遞到了拓跋野寬大的掌心里。

拓跋野望著這一縷青絲,心痛的道:“畫兒,明天我送你出國。”

“不要…野哥哥…我不出國,你讓我呆在這個城市好不好?就算你一個月才來看我一次,就算你是為了藍心知才來看我,我也可以感受到你的氣息…野哥哥,求你了…詭異畫筆案真的不是我做的,野哥哥你那么厲害,一定會查得出來的,真的不是我…”

童畫在這一瞬間聲淚俱下,她不知道要拓跋野怎么樣才能相信她,她不要離開這個城市,不要。

拓跋野轉過身,不看她哭泣的表情。“畫筆里的頭發是一個女人,可那個女人已經死了。畫兒,你去哪兒弄了一個有著仇怨極深的女人,她既然已經死去,你為什么不讓它安息,還要出來做孽?你的手段什么時候變得這么毒辣?”

關于這個信息,他沒有告訴藍心知,他知道藍心知不相信靈異的東西,在沒有十足的證據之前,他不會對她說。

  如果覺得情挑神秘總裁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藍血人1小說全集情挑神秘總裁冷血壞總裁單身媽咪:總裁別太壞,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k8彩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