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藍血人1作品情挑神秘總裁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如果你做得好,我會有火氣嗎?詭異畫筆案現在每一個畫社都怕降臨在自己的頭上,可是我們怕就能解決問題嗎?”方靜聲音又提高了一度,“即使你和社長關系非淺,我也不能再帶你了。”

藍心知馬上懵了:“方小姐,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吧,我真的很想跟你學作畫…”

“怎么回事?”這時門口走進來一個人,他就是鴻弈。他望了望快哭出來的藍心知,然后又將目光轉向了一臉氣憤的方靜。“阿靜,既然心知總是惹你發火,將她給我帶吧。”

方靜嘆了一口氣:“社長,藍心知很有天賦,可她的心中有太多的雜念,她根本不能集中精神靜下心來。如果長此以往,她再高的天賦,也會被她庸庸碌碌的浪費掉的。”

什么?一直罵她不長進一直罵她什么也不會的上司,居然說她有繪畫天分。藍心知不敢置信的望著方靜,原來上司一直是在鞭策自己,可她卻將上司的用心付之東流…

“方小姐,我以后一定加倍努力,你不要趕我走好不好?”她焦急的請求著。

鴻弈知道方靜是愛之心恨之切,他不由笑了笑:“阿靜,你看心知嫌棄我了都不愿意跟我,一定要跟你學了。”

“社長,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覺得方小姐真的是一個好上司…”藍心知趕忙解釋。

“好好好,等哪天你真將阿靜惹急了惹火了,我再接收你也不遲。”鴻弈大笑道。

藍心知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而方靜也露出難得的一絲絲微笑。“我和社長要聊聊畫展的事,心知你出去收拾一下準備下班吧,周末時去野外好好放松放松,星期一我要見到全新的你。”

“是!方小姐。”藍心知開心的跳了起來,然后對著鴻弈說:“社長,我先出去了。”您 下 載 的 文 件由 .2 7t xt .co m (愛去小說網)免 費 提 供!更多 好 看小 說 哦!

“去吧!放松些。”鴻弈點了點頭。

藍心知像一只歡快的小白兔,在路上跳著腳的行走,她真的應該好好的規劃自己的職業和人生了。其實方靜和拓跋野的處事方式有時候挺像的,他們總是以自己的方式來安排別人,可她卻適應不了他們這一套,她不會討好拓跋野,也不會拍方靜的馬屁。

但,方靜這樣教導自己,是有利于她的職業規劃。那么拓跋野這樣對她,是為什么呢?

這樣想著想著,藍心知準備過馬路坐公交車回去,卻見一個男人橫沖馬路,撞向急馳而來的一輛小車…

而開車的女司機雖然車速不快,但也是三魂六魄都嚇得散了,她開了很遠才剎住車,然后暈了過去。

一心尋死的男人,正是新晉畫家──楊安。

人性的欲望和弱點2

人性的欲望和弱點2

楊安受傷并不嚴重,他拖著殘破的身體,繼續去尋找下一輛車。

藍心知見此,趕忙和眾人一起拉住他。

“讓我死吧,你們都騙我…我是懦夫,我想阿慧…為什么畫筆不殺我?為什么…”楊安拒絕人們的幫助,“我要和阿慧一起去天堂繪畫,天堂的顏色一定比這個世界的多,多很多…”

熱心人打120急救車將他和女司機一起送進醫院,藍心知本想就此離開,可聽到楊安提到繪畫,而且他手上拿著一支畫筆,不斷的朝自己胸口捅去,此時的畫筆,只是柔軟的毛發,根本不是殺人的兇器。

憑直覺,她認為這個男人和詭異畫筆案有關,于是她跟著急救車去了醫院。

楊安醒后,情緒一直不穩定,藍心知從他斷斷續續的說話中,也明了整個事件的過程。

“既然陳慧已經背叛了你,和別的男人一起,你為什么還這么在意和罌粟女發生了關系呢?”她不解。

楊安盯著她:“正因為她離開了我才死得那么慘,我早就應該想盡一切辦法留住她,留她在我身邊。現在新聞怎么說,說她是貪戀那個音樂才子的錢移情別戀,才會被人報復,是什么樣的兇手這么變態,我想抓到他…”

他說到這里向藍心知撲了過來,并將她壓在病床上,“是你嗎?是不是你?”

藍心知趕忙伸手按了床上的急救燈,馬上有醫生和護士來將楊安架開,并給他打了鎮定針,他才慢慢的平靜下來。

“小姐,你沒事吧?”護士扶著她。

差點窒息死亡的藍心知“咳”了好一陣之后,才道:“沒事了,謝謝你們。”

“小姐,你的電話好像響了很久了。”其中一個護士提醒她。

藍心知打開手提袋,拿出來一看,竟然有五、六個未接電話,都是來自于拓跋野,她趕忙接起來,就聽到男人在電話里發火:“你在哪里?都快八點鐘了,風間說你還沒有回家?”

“對不起我有事在醫院,我馬上就回去。”藍心知記得她承諾他八點之前一定要到家,今天因為楊安的事情,她忘記了。

拓跋野正在TRI公司加班,接到風間電話說找不到藍心知去了哪里,平常都是風間會接她上下班,就擔心有意外。他一個星期沒有回湖畔別墅見她,現在一有她的消息,又惹得他怒火三丈。

“先在醫院不要動,我馬上過去接你。”他吼道。

“好。”藍心知輕輕的答他,然后問道:“你認識罌粟女嗎?”

“認識。”拓跋野眉峰一凝,掛了藍心知的電話后,撥通了罌粟女的電話,“去醫院。”

當拓跋野和罌粟女一起來到醫院時,看到躺在床上的楊安,兩人心里都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而拓跋野看到藍心知雪頸上被掐的痕跡時,一把抓她過來,沉聲喝道:“為什么不等風間去接你?”

“我沒事,今天方小姐讓我早點下班休息,所以我就沒有等風間。”藍心知說完,轉向了罌粟女,她就是那天在夜總會里和非尋歡愛的女子,他們兩人在她的眼皮底下表演了一場男女身體秀,原來她就是江湖上盛名已久的罌粟女。

罌粟女卻是第一次近距離的見藍心知,上次在夜總會她誘惑非尋時,根本看不到鐵籠里的藍心知。此時相見,她覺得藍心知是一個秀外慧中的女人,外表美麗、內心聰明,但卻有著致命的缺點,那就是封閉自己的感情。

藍心知吸了一口氣:“罌粟女,你美得令所有男人犯罪,但是這個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男人都想犯罪。人性的弱點經不起任何推敲,楊安失去前女朋友已經夠痛苦了,你還雪上加霜的令他痛上加痛,結果證明了什么?除了能證明你很誘惑人,除了能證明楊安也是個正常男人,除了能證明人性有很多很多的弱點,對于案情沒有一點點的幫助。我告訴你這種沒有真感情的人,移情別戀不是他前女朋友死了他跟你上床造愛了,兇手就會將他作為下一個目標的。你們以這樣的方式來查案,你不覺得你們很殘忍嗎?”

罌粟女望著床上安靜的楊安沒有說話,在她的字典里沒有殘不殘忍,沒有真不真感情,正如藍心知所說,人性的弱點就是經不起任何推敲,所以在下手時才不必留情。

拓跋野本就對罌粟女這樣來查詭異畫筆案報了一點點的希望,希望能有所突破,但案情一點也沒有進展。面對咄咄逼人的藍心知,他拉她入懷。“你有沒有哪里不舒服?”

“我不要你管我!我哪里不舒服都不關你的事,你比罌粟女更可怕,你他們去傷害別人,你總是自以為是的去安排別人的生活。”藍心知掙扎著向他吼道,她在電話里問他認不認識罌粟女時,并不知道罌粟女就是他的手下,現在知道了他比罌粟女更殘忍,她怎么不生氣!

拓跋野用雙臂緊緊的錮住她,沉聲喝道:“你覺得自己受傷害了是不是?你接受不了道德對你的審判了是不是?你認為我們是為了查案才這樣對楊安的嗎?我告訴你,不是!絕對不是!我們就是單純的想玩弄人性的浴望和弱點,你沒有享受過將別人的弱點玩轉于指尖的感覺怎么能體會其中的樂趣呢?我們是一群玩慣了的人,我們最喜歡將人性的弱點玩轉于指尖…”

“我恨你…我恨你拓跋野…你這個沒有人性的魔鬼…”藍心知當然能夠體會被玩的痛苦,她嗚咽著對他的胸膛拼命捶打。

拓跋野任她發泄,他知道藍心知難以接受因跟她有關的案情而傷害到了別人,所以他將所有的不對都歸到了自己的身上,他從來就沒有想當好人,那就讓她一直認為自己是壞人吧。

壞人,做壞事,才會理所當然——

五更畢,特別多謝我的好姐妹穎穎、陌陌、小可、帥、罌粟、13028488035、琪琪等人的大大紅包和禮物,謝謝你們和藍一起迎接上架,祝福大家身體健康幸福快樂!

人性的欲望和弱點3

藍心知打得累了還不肯收手,拓跋野一把抱起她,向外走去。

“楊安現在怎么辦?”她一直望向病床上的男人。

拓跋野低啞著聲音:“有罌粟女在這里處理。”

藍心知搖頭:“不能讓她在這里,楊安醒過來看到她,又要尋死了…”

“如果他真要死,是誰也擋不住的。”

“可是我們可以勸他,讓他放棄這種想法啊…”

“解鈴還需系鈴人,我們走吧。”

聽著拓跋野的話,藍心知不再說什么,她無論說什么,拓跋野也不會給她留在這里照看楊安。

他將她抱上車之后,風間也趕了過來。“藍小姐,下次打個電話給我好嗎?爺真的好擔心你。”

藍心知低聲道:“對不起,風間,我一時不記得了…”她因為太高興方靜對她的看法,所以就…

拓跋野望向了風間:“你送心知回家吧。”

“是!爺。”

風間開始啟動車時,藍心知將頭伸出了窗外:“我明天想出去寫生!”

拓跋野站在車外,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藍心知和風間回到了冠蘭湖樓畔別墅,她早早的洗好澡然后睡覺,爭取明天有一個愉快的周末,能有一個好心情,聽從方靜的教導,不辜負她的栽培。

S大學校山上。

藍心知還在讀書的時候,就喜歡來這里寫生。現在雖然畢業了,她再次來到這里時,感覺一切都還是原來的樣子。

站在山上,迎接東方紅日的照耀,沐浴在冬日的暖陽里,讓她的心情漸漸的好轉了起來。

雖然是周末,不少的學弟學妹們也上了山,特別是藝術系的情侶們,相依相偎在一起感受愛的氣息之后,才三三兩兩的搭起畫架,鋪開畫紙,開始寫生。

山下的薄膜篷里,是專門有住戶種的雛菊,現在正值冬天,雛菊不耐寒,需要養它的人細心的栽培,在來年春天23月份時,才會開出美麗的花。

每逢二月份時,同學們就會在山下搭起畫架,將雛菊躍然于紙上。藍心知特別愛畫雛菊,她喜歡這種花,因為雛菊的另一種名字叫做:幸福花,它還有堅強的意思。

雖然她現在看不到幸福在哪里,但她要像雛菊一樣堅強,即使沒有人給她一個溫暖的帳篷,她也要耐得住寒冬,等待春天花開時的生機盎然。

看著溫室棚里的幼苗,大約有15厘米高,一片翠綠色映入眼簾,在莖上伸展出些許的綠葉。藍心知仿佛看到了一種堅強的力量,就在每一株迎著寒風生長的雛菊苗里,她拿起畫筆,以一種虔誠而專注的心態,認真的畫著每一個細枝末節。

“畫得太好了!學姐能送給我嗎?”其中一個女生站在了藍心知的背后。

藍心知抬頭一望她,是個非常年輕的女學生,正以一種崇拜的眼神望著她。

“我叫沈千嬌,今年是繪畫系的大一學生。”女生主動介紹了自己。

藍心知微微一笑:“送給你!”

“謝謝學姐!”沈千嬌開心的拿著畫炫耀了起來。

很快,很多學生都圍了過來,爭先恐后的要求藍心知送他們雛菊苗畫。

藍心知笑著望向他們,她也是剛剛領會了方靜的意思,每一幅畫都有它獨有的靈魂,如果她找不到它們的靈魂所在,那么畫出來的作品就只有形體,而沒有靈魂,但恰恰靈魂才是作品的主題。

S大山下,一部黑色的小車停在那里,車里坐著一個俊逸的男人。

沈千嬌拿著藍心知的雛菊畫遞了進去,“先生,這是你要的東西。”

車里的男人將一疊錢遞了出去,沈千嬌開心的拿著跑開了。

他,拿著還有余溫的雛菊畫,認真的凝視了良久,才拿出手機來打電話。

他,就是非尋。

他查過藍心知以往的寫生經驗,知道她就算被拓跋野給藏了起來,也會來這里寫生。所以,他在這里等她,直到她出現為止。

S大山上。

藍心知正在被學弟學妹擁著作畫,她的手機響了起來,她畫完手上的一筆,才拿出來一看,是一串熟悉的號碼,卻想不起來是誰。

她的手機被拓跋野捏壞了之后,他買了一款蘋果牌的給她,可是號碼她卻找不回來了。

“喂…”

“心知…”

“你打錯了!”藍心知馬上掛了電話,是她永遠也不想再聽到的聲音,她的學長兼丈夫非尋。

她握著手機在掌心,本來的好心情,又被破壞掉了,她做不到泰山壓于頂而面不改色,她很容易受周圍環境的影響,所以她的情緒也一直影響著她的畫。

她知道這樣不好,她要學會控制情緒,用一種超然的心態來對待她的作品,這樣才能夠有進步。

可是…她做不到。

正當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準備再動筆時,收到了一條短信息:

“我想談談關于我們的婚姻,無論是你選擇終止還是繼續,我都希望面談一次。”

終止!

當然是終止!

她不要受交易婚姻的束縛,她要為自己而生活,為自己喜歡的畫畫而堅強的活著。

“好。今天下午四點鐘,我們在S大校園外的咖啡廳里見。”藍心知是這樣回他的。

非尋:“不見不散。”

本來出門的時候還開開心心信心滿滿的,而現在被非尋的電話又弄得沒有了好心情。藍心知放下畫筆,仰靠在一棵大樹上,遙望遠處的雛菊,希望春天的時候,她再來這里寫生時,沒有婚姻的束縛,沒有拓跋野的禁錮,她自由自在該有多好啊!

下午四點鐘,S大校外的咖啡廳。

藍心知進去時,非尋已經在靠窗的位置等她,而他左手邊,有一幅鑲了白玉邊框的畫,正是她早上所畫的雛菊。

“心知,好久不見了,你還好嗎?”

藍心知像沒有聽到他說的話,只是盯著那幅雛菊畫。“你為什么有我的畫?”

“我只是想送一幅完美的邊框給你,配你這幅形神倶佳的畫作。”非尋說著將畫遞了上去。

不該強迫你

藍心知拿起畫,使勁在椅子上一敲,白玉石的邊框應聲而斷,她將那幅最滿意的雛菊收了起來,冷冷的道:“我不希罕你的邊框,你一早就知道我來了S大,可惜你演的這一出戲我一點也不在乎。今天就是想跟你說清楚,我們的婚姻就此終止。”

當她對非尋心動也是在這間咖啡廳,那么終止這一切的時候,也在這里,算是有始有終吧。

結束吧,讓這一切都結束吧。

非尋嘆了一口氣:“我知道我上次不該強迫你,心知,我是被拓跋野氣瘋了才會這樣。你知不知道拓跋野為什么一定要你?你知不知道詭異畫筆案和他有關?你知不知道你跟他在一起會很危險?”

藍心知冷笑道:“是誰造成的今天?是誰將我送到他的身下?又是誰令我處在危險的境地里?”

非尋焦急的道:“是!我知道這一切都跟我有關,我對不起你,心知。可你知不知道拓跋野是誰?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設計好的陷阱。一個謀棋的高手,可以算到對手十步以外的棋子,而拓跋野就是這樣的高手,他早就算好今天,然后等你乖乖上鉤。心知,他不是表面那么簡單的,他有很多不可告人的目的,他不會在乎你的生死,他…”

藍心知打斷了他的話:“我今天來是跟你解除婚姻,不是來聽你說拓跋野,他的一切跟我無關,你的一切也跟我無關。所以,你們的一切事情,你們之間的恩恩怨怨,請你們自己解決,我不會再陪你們二位玩游戲了。”

她說完轉身就往走,而非尋盯著她的背影。“心知,你們之間沒有將來的,如果你執意要離婚,藍氏公司就只會屬于我,你的父親會被你氣死,你的妹妹知道了你和拓跋野的關系會恨你,你會眾叛親離,你會一無所有的。”

“就算會眾叛親離,就算是一無所有,我也無所畏懼。”長痛不如短痛,反正也是痛,她豁出去了,反正藍心晴和拓跋野之間也有了實質的關系,她就算是怎么保護也無濟于事了。藍家于她,只有利益,父親從不當她是女兒,那么她也可以不認這個父親。

非尋見她走得如此絕決,忽然飄了一句話:“如果我有你母親的消息呢?”

母親?她的母親已經死了十年了,這不是一個天大的笑話嗎?藍心知明知道他說的可能是假話,可還是停下了腳步。

非尋走到她的身邊,夕陽照映在兩人的身上,其實非尋長得也很帥氣,只是有些陰柔,和漂亮的藍心知站在一起,他是一幅溫柔的畫卷,而拓跋野則是一幅狂野的畫卷。

“你可以考慮清楚,再來找我。”非尋說完,轉身向車走去,既然是游戲,大家都下注賭吧,拓跋野不讓他好過,他也不會讓拓跋野好受。

藍心知跟了上去:“我要怎么相信你?”

“你母親沒有死,她還活在這個世界上。心知,你如果答應我不離婚,我帶你去找她。”非尋將手放在方向盤上。

“如果你是因為不離婚而撒的謊呢?我信不過你,你對我沒有哪一件事情是坦白的。”藍心知搖了搖頭。

非尋沒有說話,只是緩緩的啟動了車子,向前開了去,留下藍心知一個人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她確實不相信非尋的話,可是,這話還是在她的心里激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漣漪。

她十二歲前和母親住在一起,母親死在一場意外的火災里后,藍凌霄找到了她,說他是她的父親,帶她回到了藍家,她從此以后有了父親和妹妹,還有顏姨。

十年過去了,她沒有哪一天不想念母親,和母親的日子雖然辛苦,卻充滿了溫馨和愛意。

如今,她要和非尋一刀兩斷之時,非尋卻說她的母親尚在人世。

這…究竟是真還是假?

  如果覺得情挑神秘總裁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藍血人1小說全集情挑神秘總裁冷血壞總裁單身媽咪:總裁別太壞,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k8彩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