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藍血人1作品情挑神秘總裁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楊媽扶著她重新坐回位置上,藍心知拿著白玉瓷匙往嘴里時,卻不料右手還處于握畫筆的狀態中沒有調整過來,“砰砰”一聲,白玉瓷匙掉在了地上,破碎成了幾截。

真是丑死了!

藍心知閉上眼睛,她不敢看自己現在的模樣,連吃個粥也讓人笑話。

可桌上的梨冰和風間已經吃飽,拓跋野向兩人揮了揮手,他們拿著袋子里的證物離開了餐桌。

拓跋野輕不可聞的嘆了一聲,凝視著她快要哭的樣子,他伸手將她抱入懷中,輕輕的拍著她劇烈顫抖的瘦弱的脊背。

“來,吃東西。”他拿著一支新的白玉瓷匙,舀了白粥往她的嘴邊喂去。

她又不是小孩子,哪需要人喂她!她睜開眼睛,搖了搖頭:“我自己來。”

“聽話!”他的語聲是命令式。

藍心知看著桌上只剩下他們兩人,而他的命令不能不遵從,她的臉在瞬間又紅透了,在他的注視下,微微啟開了櫻桃一樣的唇,喝著他喂她的粥。

她確實也餓極了,既沒有力氣與他對抗,也沒有力氣來拒絕。

只是她不明白,為什么他忽然連喂飯這種事情也做起來了!

她一小口一小口的吃,他一小口一小口的喂。

一碗喂完時,她低聲道:“謝謝!”

他沒有說話,只是望向了站在一邊的楊媽:“再盛一碗白粥。”

“我飽了!”藍心知連忙道。

“吃這么少?”拓跋野擰眉,是絕對不滿意。“怎么能應付我的大胃口呢?”

真是不要臉!藍心知只敢在心里罵他,她吃了一碗粥,恢復了一些力氣,但她要留著加班做統計表格,所以不能將力氣再花在他的身上了。

她哪兒

“野少──”藍心知盡量避免和他正面沖突,她抬起杏眸凝望他。

他也低頭凝視她,即使是蒼白失了血色,她仍然美得令人想一口吃掉她。“拿我筆記本去加班吧!”

藍心知自己沒有配備電腦,她拿起他桌上的筆記本,“謝謝。”

她離開飯廳后,拓跋野也站起身,向書房走去。

書房里,風間和梨冰正在電腦上做事。

“有沒有記錄到什么?”拓跋野低頭看著屏幕。

梨冰將摔碎的胸針集中起來放在一個盒子里,然后用鑷子夾出其中的芯片,裝在了一個特制的黑色光驅里,電腦馬上啟動,顯現出一個畫面,就是藍心知用畫筆插向自己的片斷。

其實,早上出門時,他給她的不僅僅是一枚胸針,更是記錄謀殺現場的一個微型攝影器,他知道她不肯說出來,所以才命令她一定要戴在身上,可今天,卻能夠救了她一命。看著碎裂的胸針,他可以想見畫筆的穿透力有多強。

梨冰分析道:“爺,整個畫面沒有第三者出現,而且我們的人布置在水瓶畫社的周圍,沒有一個可疑人物進去。”

風間拿著這支畫筆:“這是水瓶畫社統一用的畫筆,藍小姐平時用它作畫,但今天她卻一直在忙統計報表的事,畫筆是放在畫室,而辦公室在畫室的隔壁,怎么會走來藍小姐的辦公桌上呢?”

拓跋野又仔細的看了一遍錄相,觀察著周圍的一舉一動,然后停留在藍心知震憾而驚恐的表情上。“將那一天她在香港受襲的資料先找出來的。”

說完,他走了出去,來到了臥室,見藍心知正認認真真的坐在筆記本一項一項的做著分析報告。

藍心知努力的去分析這些數據,可這些數據像蝌蚪一樣在她面前游來游去,她本身沒有經驗,又找不到要問的人應該做成什么樣子。而今天又是再次發生詭異的畫筆刺殺案,她的精神一直緊緊的繃著,她不知道是誰在對付她,她不知道該向誰訴說這么離奇的事情,她更不知道明天早上要交一份什么樣的報表才能讓方靜滿意,她才能繼續留在公司做事。

一想起這些煩心的事情,她不由將自己越抱越緊,一種對生活的無助感越來越強,面對生命的危機,面對工作的危機,還有她的人生自由,這一切的一切,就像一座座大山一樣,壓在她瘦弱的脊背上,她連呼吸都越來越難。

她一直表現在拓跋野的面前,都是堅強的樣子,從來不肯將自己內心的苦楚外露的樣子,拓跋野凝了凝眉,走了進去,將手搭在她的肩上。

一陣淡淡的龍涎香漫了過來,藍心知知道是他,但她不知道他看到了她多少,她趕忙抹干眼淚,正襟危坐。

拓跋野也沒有揭穿她的軟弱,只是說道:“今天晚上八點鐘,在海濱中路的一一畫社發生一起畫筆殺人案,你以后每天八點鐘之前都要回家。”

“你說什么?”藍心知馬上跳了起來,她驚恐的抬頭望他。

又是八點鐘?又是畫筆殺人案?這其中究竟有什么詭異的地方?

拓跋野寬厚的雙手都搭在了她的肩上:“我說,以后每天晚上八點鐘之前都要回家。”

“你怎么突然關注起這事了?”她沒有對他說過任何的片言只語,他怎么會知道?

拓跋野盯著她,沒有說話。

藍心知有些心虛的避開了他的目光,雙手在衣角處不斷的在一起,他不說話,她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有沒有興趣一起分析這件事情?”他給她設了個圈套,要她乖乖的走進去坦白她看到的一切,然后他再全力跟進這件離奇的案件。

“可是…”藍心知還是不明白他怎么會對這件事情有興趣。

“藍心知!”拓跋野一聲低吼,他的耐性已經被她用光了。

從他昨晚查到她身陷詭異畫筆案之后,就一直在思考這件事情,并且在她身上裝上了微型攝影器,就是想明察秋毫不放過任何一點頭緒。而且,他一早安排了人守候在水瓶畫社門口,在案發前后通知了所有兄弟時刻關注新一起的畫筆殺人案件。所以,才會在第一時間知道今晚八點鐘有新的血案發生。

她已經面臨兩次這樣的險境了,還不肯說出真相,他已經令驕傲的她有了臺階下,她還吱吱唔唔扭扭捏捏可可是是的。她,要氣死他嗎?

藍心知被他突如其來的吼聲嚇了一跳,她本來就心驚膽顫,再被他一兇她,她的眼淚“嘩嘩”直流…

“你一定要我強迫你說嗎?”拓跋野冷著一張俊臉。“你知不知道你身處險境,稍有不慎小命就會玩完,而現在有了新的頭緒新的案情,我們要盡快破案找到兇手,找到是誰在害你。你有什么好哭的?”

藍心知任淚水直流:“你都知道了?”

“你不說我就不會知道嗎?藍心知你太小看我的能力了吧!”拓跋野大手握著她的手腕就向往走去,“走去書房,今天一定要解決這件事情。”

他的力氣大得驚人,她腳步踉蹌的跟著他,腦袋里像漿糊一樣,不知道會怎么樣。

書房。

藍心知一去到書房,看見風間和梨冰兩人都在,而梨冰背對著她在想什么,風間則面向門口拿著那支畫筆陷入了沉思。她一見到畫筆,不由又緊張了起來,不自覺的向拓跋野靠攏了過去。

拓跋野順勢將她擁入了懷中,她的身體瘦弱不堪,在不停的顫抖著。若不是她一直抗拒著他,他今天也不會以這么迂回曲折的辦法讓她說出來。

“好了,別怕!遇到問題只有主動出擊想辦法解決它,而坐以待斃是懦夫的行為。”拓跋野給她打著氣,讓她重塑信心。

藍心晴透過淚眼朦朧望他,他一向不是喜歡打擊她嗎?為什么要幫她解決這些麻煩事呢?

縱情于聲色

她還沒有來得及提出這些疑問,拓跋野已經將手伸向了她的腦后,將那支玉石發夾取下來,遞給了梨冰。“看看還有沒有什么其它訊息?”

梨冰馬上接過,然后連上了電腦,當電腦里出現藍心知在水瓶畫社的畫面之后,她憣然醒悟過來。

“你我的行蹤?”

面對她的控訴,拓跋野隨意的撥了撥她頰邊散落下來的頭發,“我要盡快找到害你的真兇。”

“那你也不能這樣做…”藍心知悶悶的道。

拓跋野低頭凝視她:“你是我的女人,你哪里我沒有見過。”

“你…你…”藍心知見他又開始口無遮攔的,在風間和梨冰面前也開始胡說八道,氣得直瞪眼。

忽然藍心知避開了他的手指,她又想到了別在他胸前的鉆石胸針,那個也是…他安排的攝影機嗎?一想到這里,她推開他的胸膛,跑到梨冰正在操作的電腦前,看著另外一塊芯片躺在黑色的特制盒里,她的心不知道為什么,會莫名的難受起來。

原來,她一直想感謝的這枚救了她命的胸針,只不過是他想了解真相的一個微型攝影器罷了。藍心知難受的站在電腦前,就算明知道他不是出于真心要送胸針給她,胸針在被畫筆擊碎的那一刻,她還是很感激他。然而當現在知道他只不過是為了早點破案安放的儀器,她竟然有些失落。

風間站在旁邊看著藍心知難受的樣子,他從盒子里拿出碎裂的胸針和鉆石,默默的遞給了藍心知,她接在手心,一直發著呆。

“這個已經壞了,我再買新的給你。”拓跋野走過去不耐煩的擺了擺手。

藍心知一手子握在掌心,憤怒的道:“我不希罕!”她就只要這一個。

拓跋野不明白她剛才好好的,為什么一下子又吼了起來,他本想也發火,可一看到她委屈的樣子,眼圈像兔子眼睛一樣紅紅的,臉色卻白得像雪一樣的小白兔。

“隨你的便!”他懶得跟她計較,然后坐在桌子上低頭凝視她:“現在說一說案發現場的情況。”

藍心知從頭到尾的說了一遍在香港酒店發生的情況后,拓跋野凝眉:“你現在還記得那幅不見了的仕女圖嗎?把它畫下來。”

風間馬上遞給了她畫筆,藍心知在拿著畫筆時,就像那是一把滴著鮮血的刺刀,她馬上將它摔開了來,墨汁滴在了現場三個男人的身上,恰好拓跋野穿了一個把雪白的襯衫,身上給他染上了一串黑色的斑斑點點,像是污染了他一身的圣潔。而風間和梨冰雖然是深色的衣服,依然可見墨汁的痕跡。

“對…對不起…”她慌亂的擺著手,她不敢拿畫筆,她的腦海里一直跳出畫筆刺殺自己的那一幕。

拓跋野走過去,她嚇得直往后退去,他一把拉住她的身子,從后面抱住她,然后用自己寬厚的右手握著她小小不斷顫抖的右手。“如果你一直不敢面對,那么恐懼就會一直跟隨著你不會離開。現在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怕,只管畫出當時仕女圖的樣子,我們才能找到更多有利于破案的線索。”

感受著他火熱的胸膛傳來的溫暖,還有寬大的掌心傳來的溫度,藍心知慌亂的心慢慢的平靜了下來,她被拓跋野強行的握住畫筆,他不給她逃避的機會,讓她勇敢的面對詭異的恐慌。

拓跋野見她雖然漸漸的恢復了寧靜,但遲遲卻不肯動筆,他的唇移到了她的耳畔,低聲道:“想想我教你畫葡萄水墨畫的時候,要不要我再增加一點靈感給你?”

“轟”的一聲,藍心知的臉馬上開始泛起紅霞,在云天酒店畫室里的畫面再次展現在她的腦海里,他邪惡的逗弄她,他瘋狂的要她,他的想法做法一向邪惡如魔,要他為她增加靈感,她可不敢再要。

看來這話非常的見效,拓跋野見她已經拋開了剛才的恐懼,開始握筆畫圖,看來這個壓制恐懼的辦法也不賴啊。

很快,在拓跋野的監督下,藍心知畫好了仕女圖,“我見到的時候,本來是沒有眼睛的,我當時腦海里浮現出媽媽溫柔的眼睛,于是就添了上去,然后詭異的事情就出現了。”

“會不會是你媽媽顯靈,想要你去另一個世界陪她?”拓跋野揚了揚眉。

藍心知氣憤的推開他:“我媽媽才不會有這么殘毒的心思要害我,你不要裝神弄鬼的胡說八道。”

拓跋野見她氣鼓鼓的,臉上的紅暈還未退去,不再理會她,而是將畫遞給了風間。“看出什么沒有?”

風間盯著這張簡單的仕女圖:“一幅畫反映著特定的時代風貌,這是南唐后期的仕女圖,那時候的時代背景是驕奢淫逸,上至帝王下至平民,都以琴棋書畫等藝術為榮。作案的人選這一幅畫引藍小姐入局,有什么深意呢?”

拓跋野盯了一眼藍心知,才道:“這幅南唐后期的仕女圖是在縱情聲色的情況下創造出來的,第一,說明作案的了解畫的歷史人文背景,第二,就是她和這幅圖的內容相似。”

藍心知不滿的瞪他:“我哪里縱情聲色了?”

拓跋野一把將她抓住,大手惡狠狠的握著她的小腰上,低低的用只有她聽到的聲音在咬牙切齒:“你自己有幾個男人還不清楚?結婚之前,還有和非尋的,還有我不知道…”

藍心知痛得皺眉,她在婚前和瑤池男人一晚貪歡一直以為是夢,而非尋和她并未有真正的夫妻之實,她哪還有什么別的男人,這個男人不知哪里聽來的空穴來風,又開始糾結這些事了。

“你為什么不說你自己?你的女人多如繁星數也數不清,而且早已經喪失了倫理道德的風尚,過著和南唐后主一樣荒唐的生活。”藍心知也毫不留情的反擊著他。

軟軟的求情

南唐后主李煜從來不理朝政,在聲色犬馬里昏昏度日,不僅如此,他還娶了大小周女并相繼立為皇后,這種姐妹同娶的作法,和拓跋野姐妹同要的卑劣,令藍心知再一次的氣憤了起來。

拓跋野雖然是黑街上的大人物,可也畢竟是TRI的總裁先生,他又怎么會不明白藍心知話中的意思呢。他驕傲的揚唇:“我的實力比李煜強多了,就算我過著風流無比不羈的生活,我也有這個資本。倒是你,若再給哪一個男人碰你,我直接將他廢掉。”

藍心知正欲反駁之際,風間插話了。“爺,藍小姐,我們最好能找到失蹤了的仕女圖,找出里面有些什么玄機。”

風間覺得,案情雖然沒有進展,但好像爺和藍小姐的關系在發生著微妙的變化,他留意到藍心知對著胸針發呆,發脾氣,這是女孩兒家生氣的樣子。而他家爺呢,雖然只是全神貫注的關注著案情的發展,但卻從來沒有對誰這么上過心。

藍心知也不想跟拓跋野扯那些風流之事,她將心思放在了案情上來。“當天晚上八點鐘案發時,只有我在酒店房間,然后社長去見完朋友回來救下了我,可是警察趕到的時候,說畫和筆都已經沒有了。”

“鴻弈肯定有問題。”拓跋野冷哼了一聲。

“你不要將自己的主觀思想放在案情里好不好?如果沒有社長及時出現,我早就被害死了。”藍心知瞪著他。

拓跋野的大手掐緊了她的腰,“如果不是你處心積慮的想逃到那個男人身邊,又怎么會出現這種事情?”

藍心知氣憤不已:“我去到香港展會現場,才知道鴻先生是水瓶畫社的社長,你以為人人都像你這般心機深沉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啊?”

“你說得對,我就是個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人,你已經嘗試過了我的手段,想必是應該學乖了,要留在我的身邊做我的女人了吧。”拓跋野大大方方的承認他做人的觀點。

藍心知抬高小小的頭顱倔強的道:“我現在身處險境,當然是要留在你的身邊,做你的女人,因為像黑街大少這么有身份有地位的男人,當然不會讓他的女人不明不白的身陷謀殺案之中,我何樂而不為呢!”

反正她也逃不過做他女人的命運,但是她就是不想讓他好過,偏就是要氣氣他。

拓跋野見此,也惱怒的道:“我只是想找出離奇案情的源頭和兇手罷了,留你在身邊,因為你美妙的身體讓我還有想玩的時候,等我哪天厭了,就是你離去之時。”

藍心知的小臉一怔,他千方百計的使勁手段的留下她,她本就知道他想玩她,他還沒有折辱夠她,但為什么再次聽他這么說時,她的心莫名的有一絲絲的刺痛,可能是她身處險境聽到他直言不諱她才會覺得刺痛吧。

“我無限期待著你玩厭的那一天,野少。”雖然心里有刺,但她也毫不示弱的回敬著他。

風間和梨冰兩人相視一眼,今晚的案情沒有絲毫進展,而爺和當事人藍小姐兩個人是天雷對地火,一對上總是噼哩啪啦的火星四濺。

風間看分析案情的氣氛再次陷入了僵局,他趕忙出來打圓場。“藍小姐,我們想知道,鴻弈送你去醫院后有沒有離開過你?”

藍心知微微平息了一下情緒:“我昏了過去,第二天早上才醒來,醒來時社長在我的身邊。”

“所以,我們現在只是在分析案情、剖析人物的動機,爺并沒有認定鴻弈就是兇手,而你也不能完全證明鴻弈是清白的。”風間淡淡的道。

藍心知明白的點了點頭,她一向都是冷靜的,可是一遇到拓跋野思緒就全亂了。

“社長沒有要害我的動機,他如果要害我,完全有不在場的證明,根本不用出面來救我。何況,當晚在香港八點鐘,發生了一起同樣的案件,所以我認為,此案跟社長無關。”藍心知解釋道。

一直都沒有說話的梨冰開口了:“鴻弈在香港的行蹤我們已經核實,案發當晚,他確實是去會見了藝術界的朋友,而八點鐘就回到了酒店,回到房間時發現藍小姐出了事情,我們也調過酒店的錄相來看,案發后,沒有任何人進出藍小姐住的房間,但警察趕到時,畫和筆確實失了蹤。我們不能排除鴻弈在抱藍小姐上救護車時,順手帶走了仕女圖。但同一時間在另外地方作案,我們就能排除他的殺人動機。”

“既然仕女圖不會無緣無故的失蹤,可是社長為什么要拿那幅仕女圖呢?”藍心知對于這一點不明白。

風間擰眉:“這也是我們想不明白的地方。所以明天上班的時候,藍小姐可以向鴻弈試探一下關于仕女圖下落的口風。”

“可是,社長既沒有殺人動機,也是我的救命恩人,還是我老板和師父,我這樣對他不好吧。”藍心知擔憂的說道。

拓跋野見她對別的男人包括他的下屬說話都是溫柔相向,不由冷哼道:“我直接帶人去他家找,還不信找不到。”

這個蠻橫又霸道的男人!藍心知驚慌的拉住他的手,他真要這么做了,她還有臉去見鴻弈嗎?她趕忙用軟軟的聲音求情道:“野少,我會找機會問社長的,你不要這樣霸道好不好?何況,我們除了要找尋仕女圖的下落,還要其它的證物需要研究的。”

拓跋野凝視著她水霧霧的杏眸,這個勾人的小妖精,她的眼睛又大又誘惑人,久經情場的他也不由漸漸失神,她瞪他時,他覺得可愛的迷人,當她軟軟的求情時,他才覺得那是一種難以自拔的誘(惑)力。

“好!”他答應了她,但下一秒,他已經將她抱了起來準備離開書房,并向風間和梨冰道:“你們倆按照我吩咐的步驟先觀察相關的可疑人物,明天我們再繼續查。”

舔你的全身

藍心知整個身體騰空來,都依偎在了他淡淡的龍涎香的懷里,突然之間失去了重心,她反射性的勾住了他的脖子,疑惑的道:“為什么不現在繼續查?我們已經有了線索啊?”

拓跋野笑而不語,線索雖然有,但是案情還是不夠明朗,他已經掌握了作案者的時間和謀殺的對象,這足夠先保護她的生命安全,然后再抽絲剝繭將真相層層解開來。

“野少,你是不是已經查到了什么?為什么現在不繼續了呢?”藍心知從他胸膛抬起頭,借著走廊上的燈光,就看到他英俊的側臉。

拓跋野大步邁進了臥室,關上了房門,他的身體靠在門背后,但眼睛卻凝視著她。“你每天晚上八點鐘之前必須下班,跟我呆在一起,就一定會安全的。明白嗎?”

藍心知點了點頭,“雖然這樣能保我安全,也得要揪出幕后黑手啊!”

“這是肯定的,所以以后發生任何事情都要告訴我。”拓跋野頷首。

“好!”藍心知正準備從他懷中走下來,卻被他低頭吻上她的眼睛,他滾燙的唇線滑過她的睫毛,還有那層薄薄的眼皮時,她嚇得閉了起來。

見她閉上眼睛,男人更加放肆的親吻了起來,他的大手抱緊她的腰部,而唇線滑過之后,用濕濕的舌頭淺淺的舔著她長而密的睫毛。

“不要舔我…”她不滿的嘟噥著,他怎么像小狗一樣在蹭著她。

他喜歡看她睜著特有的杏眼,軟軟的求饒的樣子,那是一種獨有的風情,很能令他熱血沸騰的感覺,他輕聲哄著她:“心心,睜開眼睛…”

聽著他低低的哄聲,藍心知緩緩的睜開水霧朦朦的大眼睛,她不明所以他怎么突然之間又變了一個人,只是柔柔的望著他。

  如果覺得情挑神秘總裁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藍血人1小說全集情挑神秘總裁冷血壞總裁單身媽咪:總裁別太壞,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k8彩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