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藍血人1作品情挑神秘總裁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第二更,野為毛會這樣收藏起來下一章見啦!

求求你放我們走(三更)

很顯然,拓跋野故意在鬧局,但他為什么這樣,藍心知是猜不透他,她也不想猜。不過,這樣的結局于她,卻不是壞事。

“學長,我們現在走吧!”她走上前去挽非尋的手臂。

拓跋野凝視著藍心知嬌美的臉蛋:“我還有更好玩的呢,非太為什么那么怕非少輸呢,要知道男人不能被看不起的,就算是輸了,你也只是再次承歡于我罷了。”

非尋雖然不甘心就這樣離開,但這個射擊俱樂部是黑街五少的,拓跋野就算是耍賴他也拿他沒有辦法。可是,拓跋野一講到承歡,藍心知就莫名的緊張和心跳加速,這于非尋卻是再也忍受不了的恥辱。他一下將藍心知推開來,走到拓跋野的身邊就是一拳。

可拓跋野似乎早就預料到非尋會這樣做,在拳頭沒有擊到他身上時,他已經閃電般的重拳出擊,將非尋撂倒在地,而他身后的蔣水和沈繞已經左右包抄將非尋擒拿住,韓空和楊城兩人對非尋是拳打腳踢。

藍心知一時嚇懵了,她孤獨無助的站在那里。雖然非尋先負于她,可今天也是因為想扳回于一局才會被拓跋野打,或許拓跋野說得對,男人愛面子勝過一切吧。

難道…她就這樣看著他被他們人多勢眾的欺負嗎?

“不要…不要打了…”她又想起非尋對她的好,實在看不下去了,藍心知沖了過去,她拉住楊城的手,卻被楊城順勢推向了拓跋野的懷里。

藍心知一抬頭就望見像狼一樣的男人,正閃耀著嗜血的光芒,他的大手已經牢牢的圈在她的腰上。她第一反應就是──逃,他從來就不是光明磊落的男人,為何非尋一定要跟他去較勁?

“不要再打了好不好?”當逃不開的時候,她只得低聲哀求他。

“你有沒有給他碰你?”拓跋野錮緊了她的腰,將她逼向他的胸膛,在她耳畔問她。

藍心知一時反應不過來,只是點了點頭,非尋是她的丈夫,她怎么可能不給他碰。

拓跋野確信她是聽見了他的話,黑眸一冷,掐在她腰上的手也一緊,而此時,韓空和楊城不僅沒有停手,反而是打得更帶勁了。

藍心知聽著非尋的聲聲疼痛,她無奈的望著這個黑街大少求著情:“野少,求求你放我們走吧!”

今日三更畢,野少是狠了點,貌似動情了啵!呼喚收藏咩。

溫柔只是陷阱

“怎么?心疼了?我以為你恨他才對。”拓跋野墨眸一瞇,眼神瞬間冷凝成冰。

藍心知不語,她現在說什么都只會激怒這只野狼,她不明白他在氣什么,他一直占著上風,一直想玩誰就玩誰,想怎么玩就怎么玩,還有誰能激怒他啊。

“女人,男人的溫柔只是個陷阱。”拓跋野見她咬著唇害怕的在他懷中顫抖,冷冷的道。

藍心知茫然的望著他,他今天說的話越來越怪,凈說些風牛馬不相及的話,他從來不會對她溫柔,無論什么時候。

拓跋野見她根本沒有領悟到他話中的意思,不由火更大了,狠狠的一掐她的腰命令道:“以后不準再給非尋碰你,否則我知道一次就打他一次,直到打死他為止。”

藍心知雖然還是不明白這有些什么關聯,但馬上點著頭,在拓跋野的大手放開她后,她沖到了非尋的身邊,蔣水等四人已經停了手,而非尋倒在地上已經遍體鱗傷。

“學長,你怎么樣?我扶你去醫院吧!”藍心知凝視著他俊逸的臉上已見傷疤。

“我沒事。”非尋咬了咬唇站了起來。

“非少還能繼續玩嗎?”拓跋野笑著舉了舉手中的紅酒杯,“非少家的酒,味道很不錯。”

面對拓跋野繼續挑釁,藍心知馬上抱上了非尋的腰,“學長,我們走吧。”再繼續玩下去,她不知道拓跋野還要想將他們怎么樣。

“好,我們走。”非尋點了點頭,拉著藍心知的手向外走去。

可是,俱樂部的大門卻忽然關住了,而蔣水和沈繞分別站在了大門的兩側,擺明了拓跋野還沒有玩夠,他根本不給非尋和藍心知兩人離開。

“野少,你這是什么意思?”藍心知駭然。

“因為我還沒有玩夠。”拓跋野將酒杯遞給了一邊的花翹。

“野少還想要怎么玩?”非尋瞪著拓跋野,他依然是不死心,現在被黑街四少揍了一頓,他的心更氣,更想贏回拓跋野。

藍心知以為自己聽錯了,她不敢置信:“學長你還要跟他玩?”

“就算不玩,我們也走不了。”非尋冷冷的道。

“要玩你自己玩!”藍心知甩開了非尋的手,就去推俱樂部的大門。

沈繞伸手攔住了她,居高臨下嘻皮笑臉道:“非太太,恐怕你也不能走呢!”

第二更,野少的心思明顯么!為藍收藏推薦喲!

做野的女人

藍心知曉得拓跋野還有N多的花樣沒有玩,可是,她不想玩,她玩不起他們的游戲。而拓跋野不說話,沈繞是不會放她走的。

“帶非少去射箭室。”拓跋野吩咐楊城。

楊城帶領著非尋離開后,拓跋野的大手攬上花翹的腰,“你先過去等我。”

花翹扭著妖嬈的小蠻腰和韓空一起走向了射箭室,藍心知忽然就聞到了危險的味道,拓跋野支開了非尋和花翹,他無論做什么她都會怕他。

“放我走吧!”她小聲的請求著他。

“為什么不去畫室?”那是他給她的,她卻非要去碰壁。

藍心知垂眸:“我希望通過我自己的努力獲得一份工作。”雖然屢屢受挫,但她卻不后悔。

拓跋野揚了揚眉:“走!去射箭場。”

“我不去,你放我走好不好?”藍心知搖著頭。

拓跋野凝視著她驚慌的小臉:“不是我不放你走,是你的丈夫一直要以你為賭注,他想要贏回我。如果你做我的女人,我是不會將你輸給任何人的。怎么樣?”

“女人于有錢的男人只是玩具而已,野少既然已經玩厭了為什么不丟掉呢?”藍心知淡淡的回望他。

“你怎么知道我就厭了你呢?”拓跋野忽然靠近她,將她逼向了門背后,而大手卻掀起了她的裙擺,撫著她玉石一樣柔滑清透的兩腿內側的肌膚。

“你…”藍心知見他如此狂妄野性,她只聞到他身上淡淡的龍涎香,他一靠近她,她就無法自主的緊張起來。

“或者,我對你的興趣才剛剛開始呢!”男人的手指尋找到了溫暖緊窒之地,不顧她的掙扎尖銳的滑了進去,野蠻而霸道的移動著…

藍心知用手捶打著他的胸膛:“放開我…放開我…”她覺得好羞恥,黑街二少蔣水和三少沈繞還在射擊室沒有離開,她被他捉住肆意的玩著…

其實拓跋野高大健壯的身軀將她完全籠罩,任何人也看不到他修長的手指埋在她的體內,微微粗糙的手指,異常敏感的撫動著她的柔軟至極的內壁,而且她愈緊張就愈緊,他就越快樂的享受著。

“做我的女人,我隨時隨地都能讓你享受到激情的快樂,女人,跟了我吧!”拓跋野邊說邊將她抱了起來,可手指卻依然靈活的移動著不肯退出來。

第二更,稍后加更。

誰輸誰跳脫衣舞(三更)

“我不跟你,我永遠也不會跟你…”藍心知氣憤的用手指甲掐進他頸處的肌膚,馬上有幾條血痕顯現了出來。

她忘記不了他一直威脅著她,一直強行掠奪她的身子,他只顧著自己的喜好享受著她的痛苦,甚至他逼她斬斷手指。她…不會做他的女人,永遠不會。

“還在非常有骨氣的恨著我嗎?”他拓跋野只人一聲令下,哪一個女人不是前仆后繼的跟著他,藍心知居然如此不識時務。

“我恨你,我永遠恨你…”藍心知像瘋了一樣糾打著他,新婚夜的交易,馬背上的肆掠,在酒店又用妹妹來控制她,他只留給她刻骨銘心的痛楚。

她指甲的鮮血滴在了拓跋野的白色襯衫上,那是他頸間的鮮血!拓跋野一手將她丟開,撞在了桌角上,“藍心知,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我今天倒要看看你多有骨氣!”

他說完了之后直接離開了射擊室,天下人莫不跪伏在他的腳下,黑街大少的名頭向來以狠辣著稱,他給她機會成為他的女人,她還掐傷他!

射箭室。

非尋拿起一張弓箭,右手拉弓左手握箭,“嗖”一聲飛了出去,正中紅心。

拓跋野一進來,花翹將目光鎖定在他的身上,當看到他陰冷嗜血的表情時,笑顏如花的臉上微微一錯愕,馬上低頭不敢正視。

“野少,你受傷了?”楊城大驚小怪的叫了起來。

拓跋野瞪他一眼,然后面向非尋笑道:“非少,我們來賭射箭。”

非尋的箭術雖然不能跟槍法相比,畢竟也是一流的。“賭什么?”

“誰輸了誰的女人就去夜總會跳一晚上脫衣舞。”拓跋野將有些顫抖的花翹擁進懷里。

隨后被沈繞強拖進來射箭室的藍心知一聽,倔強的抿緊了嘴唇,拓跋野今天就是要非尋輸給他,而非尋正因為一直輸,所以偏偏想要贏回拓跋野。這是賭徒慣有的心思,輸了之后一心想贏,而贏了的還想要贏。

“好。”非尋點頭同意。

“我不同意。”藍心知冷冷的對著非尋道:“你要玩隨便去找個女人來跟他們玩,我不會參與的。”

非尋的臉上掛不住了:“你為什么不肯相信我?射擊我贏了,射箭我也會贏的,我一定會贏回他的。”

藍心知的心沉入了谷底,她于非尋,就是賭博游戲里的籌碼罷了。

藍周末第三更期待收藏咩!

狂野不羈的狼

藍心知于拓跋野,就是他追逐嬉戲紅塵的一個有趣的玩具罷了。

只不過,非尋的手段是蜿蜒迂回曲折,拓跋野一向是直奔主題狂野不羈。

藍心知知道現在自己說什么也不能阻擋即將到來的游戲,她蒼白著臉一語不發,而眼睛里卻是從未有過的絕決,這一場游戲無論成敗,她和非尋一刀兩斷。

拓跋野見此狂囂的一笑:“花翹先在這里表演一個脫衣秀給非少開心開心。”

“野少──”花翹驚恐的叫了起來,而她讀出拓跋野根本不像是講笑,她雖然能玩愛玩,可畢竟是名門佳媛,要在眾多男人面前表演脫衣秀,花家知道會殺無赦的。

“我的話就是命令。”拓跋野雙手負立于背后,一股肅殺之氣蔓延開來。

花翹馬上撲過去抱著他的胳膊,柔聲哀求道:“野少,游戲還沒有開始呢,我知道你一定會贏的,結束后我為你表演瑜珈秀好不好?我可以做到你想要的任何姿勢,真的,野少…”

“去吧!我喜歡聽話又有情趣的女人。”拓跋野點了點頭,示意她坐到一邊去看賭博游戲。

花翹暗地里松了一口氣坐到了觀眾席上,望了一眼臉色冰冷卻俏顏絕色的藍心知,見到她顫抖的指甲縫里還有殘留的血痕。

而場上,拓跋野已經拿起了弓箭,他身材高大而健美,而那落拓瀟灑的行頭和鎮定自若的架勢,瞧著就非常的養眼,特別是射箭時犀利的眼神和自信的表情,讓所有女人看了都覺得他是來自草原上狂野不羈的狼王。

非尋也開始試弓,當他看著其他黑街四少根本沒有動作時,不由問道:“他們不敢來嗎?”

“這一場射箭,只有你與我。”拓跋野瞇著黑眸,“射擊十次,誰的箭中紅心最多誰就是贏家。非少今天是客人,你先來。”

非尋十箭射出,十箭全中紅心。

花翹的臉越來越白,雖然她相信拓跋野不會輸,可他要贏得非尋卻不是件容易的事。

藍心知卻不見任何欣喜,如果手槍射擊拓跋野在耍賴,而在射箭場他絕對不會用同一種方法。他──實在是神秘難測,他根本讓人看不透。

拓跋野開始拉弓,每一箭的射出,都是彪悍十足,穿透風聲鏗鏘有力。

他,九箭全中,只等最后一箭揭曉勝負。

女人,開始表演吧!(謝紅包)

最后一箭。

“野少,該你出手了!”沈繞帶頭喊了起來,蔣水他們三個也一起助威。

當拓跋野拿起了兩支箭時,非尋的臉色開始變化,如果拓跋野兩箭全中紅心,那么他就有十一支箭為勝出方。但是,放眼天下,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做到兩箭齊射能一起射中紅心!

那么今天,拓跋野能創造這個奇跡嗎?

不止是非尋和花翹和黑街四少在拭目以待,就連恨著拓跋野的藍心知,也不知不覺被他獨有的野性所吸引了過來。她忘記了這是在賭博游戲,她看著他兩箭齊射的風情,“唰唰”之聲破空而來,震驚了所有人,卻都還在回腸蕩氣。

“野少,你太棒了!”最先反應過來的是花翹,她從觀眾席上奔跑過去,跪在拓跋野的腳下親吻著那張勝利了的弓。

拓跋野站在中央,像一個戰無不勝的天神,接受著黑街四少的祝賀和女人的崇拜。

非尋臉如死灰,這次的比賽,并沒有說明用多少支箭,只是說射擊十次,就算非尋的射箭術再好,也沒有把握兩箭齊發齊中,那需要極高的精確度,而拓跋野就敢賭。

藍心知在他們的歡笑聲中還未回過神來,就被拓跋野黑暗而狠辣的目光給射僵了,“走!去夜總會。”

射擊俱樂部是集射擊、游樂、休閑于一體的地方,拓跋野一行人穿過林蔭道來到了夜總會,藍心知被沈繞強行拖了過來。

晚上十一點鐘,正是游玩的人最多的時候,臺上的女人們穿著金光閃閃的舞衣,在男人的喝彩聲中,將一件件的貼身衣物全部拋向了空中,妖嬈的身段,粉露的挺俏,還在燈光迷離之下在瘋狂的扭動…

“女人,開始表演吧!”拓跋野絲毫不為臺上女人的身材所動,只是玩味的盯著藍心知。

藍心知握緊了小小的拳頭,她倔強的抿緊了唇線。“你殺了我吧!”

要她像臺上的女人們在所有男人的視線里,脫光了來跳艷舞,還不如殺了她好過些。

拓跋野冷笑一聲:“就算你死了,我也會將你剝光了掛在臺上來表演。”

藍心知從頭涼到腳,她毫不懷疑他會這樣做,但她死了不就是什么都已經不知道了嗎?“那是你的事!”

“來人,將她給我鎖進鐵籠里。”拓跋野一聲令下,以死就能威脅得了他嗎?

藍多謝13028488035的大大紅包。

鐵籠里的欺凌

鐵籠里,藍心知的手腳分散開來,被綁在圓形鐵籠里,而鐵籠在升空的過程中,又是以不規則方向進行旋轉,水藍色的長裙被風撩了起來,露出修長而雪白的大腿,在五光十色的燈光中,惹來臺下男人們的口哨聲和尖叫聲一直沒有間斷過。

“兄弟們,走去喝酒。”拓跋野望著鐵籠里的女人視死如歸的絕望神情,敢跟他叫板的人,他一定會將她徹底馴服。

沈繞意猶未盡:“野少,表演呢?”

“一定是要午夜場之后。”楊城興奮的晃著圓腦袋。

“看不出來藍心知是絕色尤物啊!”韓空望著空中的鐵籠感嘆道。

蔣水拍了拍手:“野少的眼光又哪會差呢!只不過野少,她好像不是那種玩得起的女人吧!”

黑街五少橫行多年,還從來沒有強迫過一個女人,而且以拓跋野的魅力值來說,想要被他玩的女人排著隊都要繞地球三周呢!(咳咳:這好像是某奶茶的廣告語!)

拓跋野卻什么也沒有說,只是轉身就往左邊的悅情閣樓上去喝酒,在悅情樓上既可以俯瞰臺下男人的瘋狂,也可以最清楚的看到鐵籠里藍心知的狀況。

午夜的鐘聲敲響時,臺下的表演進入了高|潮時期。

紅男綠女們在暗淡的燈光下,像蜿蜒的蛇一樣扭在了一起,暗夜里的聲音,曖昧交織,濃濃的情浴之聲,糜糜回蕩。

  如果覺得情挑神秘總裁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藍血人1小說全集情挑神秘總裁冷血壞總裁單身媽咪:總裁別太壞,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k8彩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