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藍血人1作品情挑神秘總裁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為什么?”

“我只是希望靠自己的努力來擁有。”她縮回了手。

拓跋野則握上了她的腰,意有所指的道:“你剛才不是努力過了嗎?以后還希望你多多‘努力’。”

他所指的努力,就是用她的身體去取悅他。藍心知也是明白人,當然知道他的意思,她瞪他一眼,將鑰匙丟在了地上,然后轉身向外走去。

她不會用身體去換這些物質上的東西,即使她早已經淪陷為他們掌中的棋子,可是對于畫畫,她還有著最后的堅持。

拓跋野凝視著她纖細的背影消失在酒店,撿起地上的鑰匙,玩轉在手指間,女人通常說不要,是想要得更多,那么藍心知,你還想要的是什么呢!

傍晚時分,藍心知回到了家中時,非尋已經做好了晚飯,正含著暖暖的笑意等待她的歸來。

“心知,吃飯了!”非尋拉著她的手入桌。

“謝謝!”藍心知破天荒的講了一句話。

她沒有想過要背叛這段名存實亡的婚姻,可是她畢竟是良家婦女,道德的枷鎖于她,沉重的壓在她的心頭,她沒有臉面享受非尋的融融暖意。

但非尋什么也沒有問,什么也沒有說,只是微笑著和她一起吃晚飯。

“心知,明天藍氏有個董事會,陪我去好嗎?”非尋睡之前倚在她的門口。

藍心知點了點頭。

董事會上,非尋牽著藍心知的手進入了會場,這些老董事們見他們這么高調秀恩愛,而且非尋又注資了兩千萬美金來挽救藍氏企業,對于瀕臨倒閉的藍氏來說,無縫是遭遇春風雨露的滋潤。

非尋笑著對大家道:“從現在開始,心知擁有藍氏51%的股份,我相信藍氏的前途會越來越光明,爸爸不要再擔心企業的前景問題,而各位伯父叔父也可以安享晚年坐擁分紅。”

什么?非尋叫她來就是當面告訴她這件事情,父親一直掌握著藍氏的大權,現在非尋卻讓她占大股,他在用事實保護著她嗎?

第一更求收藏,猜猜非尋是真對心知好么?

有沒有痛了?

從公司回到家里,藍心知坐在沙發上發呆。

非尋從沙發后湊到了她的耳后,輕輕的低低的詢問道:“老婆在想什么?”

藍心知一怔,她對于非尋的轉變感到非常的意外,也覺得他確實有想經營好這一段婚姻的決心。那么,她是不是也該重新考慮,將他們的婚姻進行到底呢?

“為什么要這樣做?”她知道她問這問題很傻,不過她想聽他親口證實。

非尋凝望著她:“心知,那是我應該做的,我想對你好。”

藍心知低眸,如果沒有新婚夜的交易,她想她一定會好好珍惜這段婚姻,即使非尋和父親是因為交易,她也會對非尋好,因為非尋是她一直有著好感的學長。

他們的距離曾如此近,但因為彼此傷害過,藍心知的心中有一定的隔閡,她微微錯開了非尋熱烈的目光。

“餓了吧,我馬上去做吃的。”非尋輕輕的拍了拍她的手,然后走向了廚房。

一連三天過去了,非尋一如既往的照顧著藍心知,即使她的手指早已經好了,他還是體貼細致入微。

一天晚飯后,非尋見她無聊的翻看著雜志,“心知,你要去公司上班嗎?”

藍心知一愣,將手上的雜志合了起來,非尋連忙解釋道:“我不是說養不起你,我只是擔心你在家悶壞了。”

“可是我對經濟對公司沒有興趣。”即使她有藍氏51%的股份,只能證明她是大股東,她從來未曾想過有此權利。“公司的事情,你和父親全權處理就好了。我…其實想去找一間畫社上班。”

“心知,你可以做你自己喜歡的事情,我支持你。”非尋微笑著凝視她。

“謝謝。”藍心知彎唇一笑,“我明天就去找工作。”

一提到可以做自己最喜歡的畫畫工作,藍心知的心情非常好,不知不覺與非尋的距離也短了起來,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她漸漸調整了自己的心態。

“好,晚上早點休息。”非尋的笑容也浮上了俊逸的臉頰。

藍心知開心的從沙發上彈起來,卻不小心碰上了桌腳,“唉呀…”

“有沒有痛了?”非尋馬上過來察看。

“我沒事…”藍心知想縮回來,非尋卻俯低身子握著她的腳踝,然后放在他的掌心,輕柔的撫著被撞青的那一塊。“學長…”

第一更,收藏到我的書房,下一章野狼出手有精彩高|潮喔。

想念野的奔放火熱(謝紅包)

“現在我幫你揉揉,明天才能走路。”非尋輕輕的說著,手上并沒有停歇,藍心知的腳掌心非常敏感,被他細膩的手指撫著,不由傳來一陣酥麻的感覺。

藍心知低頭凝視著非尋認真而細心的表情,她的心微微一動,“學長…”

非尋輕輕的將她擁入懷中,他的懷抱冷清中透著溫柔,就像是秋天的天氣,讓人有一種清爽的感覺。藍心知不再抵觸他,或許,他們要過一輩子,就這樣的過一輩子吧。

吻,落在了她的唇畔。

這是她的初吻,她的生澀令非尋占據著主導地位,他吻著她的唇角,見她緊張的閉上了眼睛,他的大手掀起了她的浴袍…

“學長,我們…”

“心知,我們是夫妻…”

夫妻之間的權利和義務,兩個人總是要這樣的。藍心知如是想。

當非尋抱著她到了主臥室,輕輕的將她放在他們的婚床上,當睡衣剝開,展現在男人眼中的是他嬌羞的妻子,燈光柔和的照耀著她的美麗。

手指,柔柔的撫著她的嬌軀,藍心知一直閉著眼睛,她感受著他的撫弄,可當他分開她的雙腿準備進入時,藍心知猛然睜開眼睛推開了他,用被單將自己裹起來。“學長,不要…”

這是個非常尷尬的時刻,非尋的眼眸暗了暗,他與她赤身相見,她即使接受他的愛撫,卻不肯真正讓他行使丈夫的權利。“心知,拓跋野已經不會再來煩我們了,我會保護你的,忘了他,好嗎?”

“學長,我…”藍心知羞愧不已,她和非尋之間,卻隔了一個狂妄似野獸的拓跋野。

從非尋吻她的那一刻開始,她就想到拓跋野,拓跋野從來不吻她,他只當她是他的玩物。

如果說以前和非尋是誤會,她想和這個學長開始他們的新婚旅程,可是不知道為什么,當他溫柔的撫著她時,她腦海里卻出現了拓跋野的身影。

這么壞這么惡劣的男人,她怎么可能將他刻在了她的身體里?

當非尋要準備和她合為一體時,她腦袋一片空白,只有在拓跋野的身下求歡時的樣子,他的狂野、他的奔放、他的火熱、他的玩招奇出…

她是一個平凡人,她做不到和非尋開始夫妻關系,她做不到腦海里想著一個男人,身體給另一個男人…

第二更,野出場了,求收藏來安慰咩。

多謝小可、殷惠、翩翩、21283518、cen和明姐姐的大大紅包,謝親親們的N多禮物。

他不允許的事

我們都知道,做人要向前看,要有一顆寬容的心,不能一味的停留在現在,或是沉浸在以前的痛苦之中。但藍心知真的做不到放下一切和非尋正常的歡愛…

“心知,我給你時間來療傷,但你要答應我盡快好起來。好嗎?”非尋穿上掉在地上的睡袍,臨走之前囑咐藍心知。

藍心知將整個腦袋都藏在雙膝里,悶悶的說:“學長,我知道了。”

當非尋離開了房間后,藍心知過了很久才抬起頭來,她獨自倦縮在婚床上,前塵往事像秋雨中的煙霧一樣,將她包圍其中,她無論怎么轉身向哪一個方向張望,都看不見她的前方。

可是,藍心知不是一個悲觀的人,她相信明天的太陽在升起來時,就會吹散這些迷霧,天空又會是另一番別樣的景象。

一連七天,藍心知都走在大街小巷,她要在自己的人生路上走出七色的彩虹,雖然她多次面臨著別人的拒絕,可是她從不氣餒,她堅信她會有一雙夢想的翅膀——

——

TRI國際貿易公司。

拓跋野認真的處理著文件,上班時間的他,完全沒有黑街暗夜里放蕩不羈的紈绔形象,反而是一身黑色的西裝將那如畫眉目襯得非常俊逸瀟灑,又將那迫人氣勢襯得何等雍容大氣。

天地間無人能及、獨一無二的拓跋野啊!

風間敲門走進來:“爺,藍小姐找了七天工作,不過都以失敗告終,我查過是非尋暗地里從中阻撓。”

“非尋目的為何?”拓跋野的黑眸瞬間凝緊。

風間也不解:“如果他是想徹底吞并藍氏企業,就應該讓藍小姐去畫社上班而非從中阻撓。”

拓跋野忽然揚唇一笑:“非尋想要擁有藍心知的心,一個女人在屢屢失敗的情況下,會找一個男人的肩膀來依靠,而非尋和藍心知的近來情況似乎越處越融洽了。”

風間回憶著:“難怪七天前的晚上,非尋在藍小姐房間呆過…”

“你說什么?為什么沒有告訴我?”拓跋野黑眸一冷,她只是他手中的女人,他什么時候允許她和別的男人睡覺了?“馬上約非尋,在射擊俱樂部見。”——

第一更,貌似野動情啦!求收藏。

非太,有沒有想我?

非太,有沒有想我?

射擊俱樂部。

拓跋野等黑街五少是這里的常客,他天生愛冒險愛征服,而非尋偶爾也來一起玩,今天非尋帶著藍心知光臨時,所有人將目光都投在了他們的身上。

藍心知的小手被非尋溫暖的握在掌心,她雖然找工作沒有結果,可非尋卻對她越來越好,并不斷的安慰著她,給她無限的自信心。

她一身水藍色的長裙,整個人看上去寧靜而溫馨,和非尋的優雅氣質融為一體,兩人臉上都帶著淺淺的笑意。

“非少,近來可好?”拓跋野雙手環胸。

藍心知聽到聲音瞬間變得僵硬,她不知道在這里會遇見拓跋野,毫無意識的,她往非尋的身后躲了去。她這一躲在拓跋野看來,她在怕他不想見他,而非尋則毫無意外的占了上風,藍心知在第一時間選擇的是他。

“很好。”非尋的聲音很有力度。

拓跋野將目光轉向了藍心知時,是野獸覓食的捕獵之光:“非太太,有沒有想我?”

藍心知膽顫心驚的避開他,懇求的對非尋道:“我們離開這里吧。”

“心知,不用怕,我會保護你的。”非尋說完,并在她的唇畔烙下了一個輕輕的吻。

藍心知感覺拓跋野的目光越來越有野獸嗜血的味道,而黑街其他四個少爺都在玩弄著手上的槍在看好戲,她的手腳都開始冰涼。“學長,我不喜歡這里的氛圍,我們走好不好?”

非尋見藍心知的臉色都有些蒼白,正想要說什么時,拓跋野開口了:“非少不是玩射擊嗎?我們正準備開始,你這個十發全中紅心的射擊冠軍,是不是想直接認輸走人啊?”

男人最怕認輸,而且非尋的新婚夜已經輸給了拓跋野,他更想要在射擊場上扳回一局,于是馬上握著藍心知的手道:“心知,我教你玩射擊吧,你可以將恨著的人作為靶來打,這樣會開心很多。”

藍心知別說拿槍來射擊,就是看這些電影的火爆場面她也會怕,而現在她和非尋面對的是黑街五少,是狂妄囂張的拓跋野,她哪還有心情玩,可非尋又不肯走。

“女人嘛,站在一旁數環數就好,這是男人之間的游戲。”拓跋野將后面的女人扯入他懷里,這是他新晉的女伴花翹。

花翹馬上笑若夏花:“野少,我為你數好不好?”

新歡見舊寵

藍心知微微松了一口氣,既然拓跋野有了新的女人,而且這女人青春靚麗,又肯投其所好,他應該放過自己了吧。

拓跋野將花翹推到非尋的跟前,他的手搭在花翹的臀部,介紹道:“這是大的學生花翹,給非少非太打聲招呼。”

“非少爺非太太好!”花翹笑意盈盈、唇角彎彎、水眸閃閃。

藍心知微微點了一下頭,拓跋野這樣介紹顯然有深意,他不說是他女人,卻說是大學生,因為藍心晴正是大的學生,他今天又想怎么樣?

非尋此時的目光停留在年青漂亮的花翹的身上,他微微瞇了瞇眼卻沒有說話。

拓跋野將非尋和藍心知兩人的表情看在眼里,然后大聲笑道:“如果只是玩打靶呢,已經沒有趣味了。非少,我們來玩游戲,怎么樣?”

“你想怎么玩?”非尋對于自己的槍法是有著絕對的把握。

拓跋野親熱的攬上了花翹的腰,“花翹不僅是大品學兼優生,還是花氏集團董事長的小孫女。非少,我們來比槍法,以十環為準,誰的環數高誰就是贏家,贏的那個人可享受對方的女人,可要她做任何事情。”

他的言下之意很明顯,花翹的身家身份都強過藍心知,最主要她現在是拓跋野的女人,如果非尋射擊的環數高過他,花翹則就是屬于非尋。相反的,若他的環數最高,藍心知就是他的。

“哇!野少,你想用這樣的方式將我送給非少啊!”花翹整個身體靠在了拓跋野健壯頎長的身軀上,語氣盡顯輕松和調侃。

拓跋野狂妄的捏了捏她的腰肢:“你怎么知道我就一定會輸呢?”

“你一定不會輸,因為你的眼里只有非太太呢!”花翹整個人笑得嫵媚多姿。

這…恐怕就是拓跋野的目的吧!藍心知不明白為什么拓跋野一直不肯放過她,非得要將她置身于風頭火勢里。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逃開他。“學長,我們不要比了,好不好?”

非尋輕柔的撫著藍心知的頭發,給她注入百分之百的勇氣。“心知,我跟你保證,我絕對不會輸的,我是業余射擊賽的三連冠。”

藍心知還是非常擔憂,她知道拓跋野絕對不會善罷甘休,他陰謀詭計多多,而且不按邏輯行事,他一定會從中阻撓讓非尋輸掉比賽。

第一更,收藏起來看下一章野如何做的喔。

野少輸不起!

拓跋野的笑聲里含著太多的囂張和狂妄,“非太太,你好像很怕我?難道我不能令你快樂嗎?”

藍心知見懇求非尋沒有結果,而拓跋野又步步相逼,特別是他叫著“非太太”三個字極度的諷刺,有了上一次在馬場的賭注,她可不想再在這里受男人游戲賭注下的玩物,她馬上掉頭就走。

“非少,非太好像玩不起呢!”拓跋野聳聳肩。

“你放心,我一定會玩的。”非尋說完就上前幾步拉住了藍心知,“心知,我是你的丈夫,為什么你就不能信任我一次,我一定能贏他呢!”

“你贏了他又能怎么樣?”藍心知語氣越來越冷。

非尋一時沒有作答,而藍心知卻知道,非尋只是想贏拓跋野,想贏得他的新寵花翹,以此來洗刷拓跋野曾經給他的侮辱罷了。一念及此,她苦笑道:“學長,我相信你能贏。”

“心知,我想你看著我贏。”非尋握著她的手不放。

藍心知抬頭凝望他:“如果我一定要走呢?”

“贏完這一局,我們馬上就走,你想去哪里你想做什么,我都陪著你,好不好?”非尋堅持他的游戲。

藍心知不說話,其實她和非尋的鴻溝一直都無法跨越,她不知道他對她的好究竟有幾分。如果是在家那種無微不至的照顧,她很感動,可一旦面對拓跋野時,就會陷入賭博的怪圈,他就千方百計的想要贏拓跋野來奪回失去的面子,她的心里的就五味雜陳。

非尋拉著藍心知回到了射擊室,黑街五少各站了一個射擊位,蔣水第一個射擊取得九環,接著是沈繞只拿了七環,韓空有八環,楊城也是八環。

“非少,你先來!”拓跋野笑了笑。

非尋戴好隔音耳罩,拿起手槍,身體微微左側,雙手握著手槍。“砰砰”聲響之后,他已經打了九次,九次全中紅心。就在非尋以為自己能十環全中時,拓跋野卻耍賴了:“我不玩了!”

“野少原來輸不起!居然耍賴來逃避。”非尋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局,他本以為取得十環滿分的成績,就可以利用花翹羞辱拓跋野,卻被拓跋野給胡亂攪了局。

“這是我家開的,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拓跋野一點也不覺得難為情,而蔣水等黑街四少已經全部都站在了他的身后。

  如果覺得情挑神秘總裁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藍血人1小說全集情挑神秘總裁冷血壞總裁單身媽咪:總裁別太壞,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k8彩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