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經語作品集

不經語作品集在線閱讀

不經語,顧名思義,不經之語,不敢以聞。晉江文學城人氣女作家,已出版作品《彼愛無岸》、《別拿愛情說事兒》、《誤入浮華》,目前《永晝》正在連載中。江城人氏,旅居德國,工科碩士,有深厚技術背景的文藝女。喜歡餛飩、云吞、抄手、水餃,以及邊看鬼片邊寫文。欣賞能夠沖擊心靈的文字,并且嘗試將這種嗜好賦予筆端,試圖在現實和童話之間尋求一種尷尬的平衡。

推薦作家

不經語小說全集
綠色標題的書籍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7本
  • 永晝

    永晝 作者:不經語 文案 “越過黑夜邊境,是永晝的愛情。我愿在,相遇前的黎明,等你,與我同行。”——歌曲《永晝》 內容標簽: 搜索關鍵字:主角:沈烈,白方方沈烈略微低了頭,往門那方瞄了眼。   白方方起初并沒有看沈烈,但是她覺得他應該在某個不為人知的時候打量過自己,就和其他男人一樣。白方方對自己外表和這身打扮還有那么點自信,但是,當她低下腦袋,發現沈烈寧愿看著旁邊那扇木門,也不愿多瞧上自己一眼的時候,她心里忽然開始失望,這股子失望漸漸轉變成神不知鬼不覺的惱羞成怒,怪異的情緒悄然扎根,促使她拿腳尖兒往這男人腿上輕輕踹了一下?!?/div>
  • 昏嫁

    陸程禹覺得自己忙得像頭驢子。 為什么說是驢子呢?因為驢子在拉磨的時候被一塊黑布蒙上眼睛,頭上懸著根用作引誘的大胡蘿卜。陸程禹確實覺得自己被什么事物蒙蔽了雙眼,以至于匆忙的撞入了人生中最繁忙的階段,只是搖晃在嘴邊的胡蘿卜并不見得如何誘人。 直到現在,涂苒還記得,那位語文老師在講解某篇課文時突然蹦出的一句話,他說:“愛情的偉大,使其成為文學史上最永恒的主題?!闭f話間,他的目光悠然投向窗外,神情里帶著些許向往,又充盈著一種緬懷。 那一刻,涂苒的心臟似乎遭受了重重的一擊。她那時未曾遭遇所謂的愛情,因而與其說是感慨于他的話語,還不如說是為一種純粹的贊嘆所震動。 她想,愛情,究竟是種怎樣美好的感情? 十六七歲的年齡,總是容易被感動的,時間是過得這樣快。 待得她大了幾歲之后,曾經的那堂語文課漸漸濃縮成這樣一句話:一個中老年男子懷才不遇的落寞。 再如今,便只剩下兩個字。 窮酸?;杓奘亲髡卟唤浾Z的一部書籍,該書籍屬于都市情緣、婚戀類小說。那天,陸程禹一去就注意到坐在周小全身旁的女孩,并非她看起來如何漂亮苗條又衣著時髦,只是他在多年前就已認識她,他甚至還記得她哭泣的模樣,那時,她似乎常常莫名奇妙的哭泣,使他氣餒又尷尬。 他注意到她涂著深色指甲油的手指,指間夾著香煙,他尋思著要不要上前相認,再說些多年未見的沒什么要緊的無聊話兒,所謂敘舊。誰知涂苒先他一步,隔著寥寥的淡青色煙霧沖他扯了扯嘴角,世故客套地一笑,算是打過招呼,于是他也只略為點點頭。 之后的事情全源于一句玩笑。朋友之中總有喜歡賣弄的好事者,因為涂苒的姓氏少見,眾人閑扯起來…
  • 非死即活

    非死即活,作者:不經語(又名誤入浮華txt) “我但愿前事跟她遠去,讓我心中安靜如水……” 本文各種狗血天雷,三觀不正,不純潔的熟女文,謝絕未成年人閱讀。本文偏黑暗系,流氓系,各種想當然無厘頭,成年人慎入! 過去我們各自活著,今后我們一起活過。 蘇沫和王居安,就像行走在不同坐標里的兩個人,一個為了生計甘愿忍氣吞聲,默默積蓄力量,一個為了名利步步為營,心思深沉如海。他們碰觸到命運毛糙而模糊的邊緣,如同黎明時天空與大地之間的一片混沌。 這仿佛是愛情斗獸場上的一次角力,彼此都在試探、衡量、掙扎,卻敵不過內心渴求對方的澎湃欲望,在困頓之時發泄,又在歡愉之后負罪。最終,所有的逃離,都是徒勞無功。 每個靈魂自由者,都會變成愛的囚徒。 本文偏黑暗系,流氓系,各種想當然無厘頭,慎入慎入慎入!王居安認為現在是個好機會,對她道:“你要保護他,對他好?!?清泉問:“為什么?” 王居安有點不情愿:“你是姐姐?!?小姑娘想了想,想明白了才又接著問:“是不是我不對他好,你就不會對我好?” 王居安一時語塞,轉頭看向老婆,無可奈何。 窗外鳥鳴,微風輕拂。 蘇沫摟住女兒,含笑看向他。尚淳打斷:“笑話!一個小丫頭能惹什么麻煩,我尚淳還怕了她?”他輕輕一笑,低頭瞧著蘇沫,“不過我看你很順眼,脾氣也好,我喜歡和脾氣好的人打交道,特別是女人,就應該斯文點,溫柔點,別有事沒事咋咋呼呼的沒氣質,你說是吧?”他慢慢湊過來,煙味熱氣噴到她臉上,放低聲音一字一句道,“既然你這么對我胃口,要不就留下……或者,我帶著你表妹去學校請假,再讓人去拜會一下你舅舅看他老人家是否安好?!?蘇沫抬眼瞪著尚淳,氣得渾身發抖,想扇人巴掌的那鼓勁兒哧溜哧溜地直竄腦門,卻深知得罪了這二世祖當真后患無窮,正猶疑權衡舉棋不定,忽然聽見王居安低低笑了一聲:“尚兄,你這口味,最近是越來越奇特,我是不佩服都不行?!?蘇沫忍不住看過去,王居安正百無聊奈地靠在椅背上吸煙,一副看熱鬧的痞樣,也摸不清他究竟怎么個意思?!?/div>
  • 為你著了魔

    姜允諾拖著自己的小小笨笨的行李箱,跟在母親的身后。 她忍不住回首眺望。 透過暮煙,那孩子的眼神,如同沒落的陽光,在陰霾的云層中無助搖曳。 只是一瞬,她便不忍再看。雷遠微微一愣,泄氣的說:“你這女人,真沒意思,怎么就不按牌理出牌呢?” 排練活動有時安排在中午,有時在晚上。中午的時候,籃球隊的隊員們也在體育館里訓練,雙方都說自己比賽任務將近,互不相讓,最后在雷遠的調解下,劃分界限,各占半壁江山。其實旁觀者清,籃球隊的人是以訓練為名,看美女為實,藝體訓練什么時候開始,他們就什么時候來,美女走了,他們也就散了。 姜允諾還發現,她的好弟弟,幾乎每天中午都不用去食堂吃飯,自然有人給送來。有點心,有小炒,有女孩子自己在家做的,也有從校外的餐館里買的。許可同學照單全收,一視同仁,每次收下的時候都會一本正經的說:“我代表籃球隊全體成員謝謝你?!钡热思乙蛔?,先飛快的吃上幾大口,剩下的就喂從身后涌上來的那批餓狼。此情此景,姜允諾每看一次都深覺震撼。 女孩子們送來的便當,對血氣方剛的狼群來說,比鐘愛的籃球更具吸引力。此后的幾天,許可一直很忙,忙著找工作,幫人寫點代碼,或是去律師事務所做做跑腿的。沒錢怎么辦,人總是要吃飯的,他不想再向許瑞懷伸手去要。況且就要期末考,兩個專業的考試。他像機器人一樣不停歇的學習打工,睡覺的時間都嫌少。 有些事情發生了,他不愿再回頭去想,他也害怕,只是不敢多加考慮,也不敢有所表現。如果他也猶豫后悔,她怎么辦?他們怎么辦? 時間已無法回到過去。 他覺得自己像是瘋了,拼命透支自己的精力。在一起的時候甜蜜忘我,一旦融入了人群,自責以及罪惡感便如鬼魅一樣的侵襲過來。愛情是麻藥,只能緩解一時的痛苦。 對于將來,他心里沒底,只有盡可能的把握身邊的機會。等熬到畢業了,找個好點的工作,和她一起離開這座城市,去一個沒人認識他們的地方,也許就好了。 也許,一切都會好的,只要她也這么想?!?/div>
  • 別拿愛情說事兒

    涂苒是一個涉世不深的醫藥代表,簡稱“小藥代”,每日周旋在醫生和藥劑師中間;陸程禹是大醫院的年輕博士,心外科的后起之秀,前途一片光明。他們在一次偶然的激情之后,各自走開,似乎沒有一絲眷戀。兩個月后,涂苒發現自己懷孕了,她在去醫院做流產的時候偶遇陸程禹的富翁老爸開著豪車來看兒子。從來不知道陸程禹有個富爸爸的涂苒突然決定不做流產了。第二天,涂苒拿著超聲報告單找到陸程禹,以孩子為籌碼,提出結婚。陸程禹思考一夜,同意了…… 涂苒這個心中的秘密能隱藏住嗎?陸程禹如果知道真相會怎樣?兩個看似毫不相干的人有著怎樣的青蔥歲月?兩個莫名走入婚姻殿堂的人能收獲最終的幸福嗎?這樣嚴格的指導方式,陸程禹當然也從中得益不少,也不似其他學生忙著給導師干雜活,為了申請個好點的課題東奔西走,甚少有臨床學習的時間。陸程禹曾不止一次的聽他說:“做醫生的不去臨床,成天在實驗室呆著,那不成實驗員了?;靷€博士出來,就是個主治醫師,就是個副主任醫師,結果呢,手生得一塌糊涂,連個闌尾也切不對,還怎么給人看病,都拿病人當白老鼠么。這哪里是醫務人員,分明是趙國的趙括了,你知道趙括嗎?”他每每說完都會這么問一句,有趣的是,竟然真有學生不了解這么個歷史人物,因而跑回家去把中學課本找出來查閱,這才弄明白“紙上談兵”的淵源所在。 想當年,陸程禹就是這么過來的。 想當年,學業繁重之余難免春情勃發,他卻總能清醒的找出生活里最重要的目標,就是在熱戀期也不曾耽誤過正事。那會兒也實在是年輕,只知道一股腦兒的往前沖,可以放棄的東西總是輕而易舉的放棄,也不是沒有幻想過婚姻,只是極少?;橐?,應該是一段認真愛戀后,完美而又嚴肅的結果,太過遙遠。然而何謂認真,何謂完美,他一時之間覺得這些問題頗為高深。 誰想如今,卻這樣稀里糊涂的入了城?!?/div>
  • 誤入浮華

    誤入浮華番外土豪爹,蘇沫和王居安,就像行走在不同坐標里的兩個人,一個為了生計甘愿忍氣吞聲,默默積蓄力量,一個為了名利步步為營,心思深沉如海。他們碰觸到命運毛糙而模糊的邊緣,如同黎明時天空與大地之間的一片混沌。過去我們各自活著,今后我們一起活過。 蘇沫和王居安,就像行走在不同坐標里的兩個人,一個為了生計甘愿忍氣吞聲,默默積蓄力量,一個為了名利步步為營,心思深沉如海。他們碰觸到命運毛糙而模糊的邊緣,如同黎明時天空與大地之間的一片混沌。 這仿佛是愛情斗獸場上的一次角力,彼此都在試探、衡量、掙扎,卻敵不過內心渴求對方的澎湃欲望,在困頓之時發泄,又在歡愉之后負罪。最終,所有的逃離,都是徒勞無功。 每個靈魂自由者,都會變成愛的囚徒。蘇沫從小信命,緣于雙親言語中的心理暗示。 她是家中獨女,出生草根,卻也被父母捧在手心里養大,一路坦途直到嫁人,十指不沾陽春水,沒絆過跟頭吃過苦,身體健康學業順暢,年少不識愁滋味。 孩子柔順聽話,養起來也就省心,于是蘇家爹娘常念叨:還是我家蘇沫命好,一輩子吃喝不愁無風無浪,平安是福。蘇沫和相片里的這位同事打過幾次照面,對其印象不深,隱約記得姓李,并非營銷部一、二把手,似乎年資尚淺。 她先前閑來無事,早把公司外網內網期刊報道大致翻了一遍,這還是頭一次見到王亞男和一位不知名員工的單獨留影。照片里這兩人笑容歡暢親切,幾乎瞧不出什么階層隔閡,蘇沫對著屏幕琢磨半響,她從王亞男閑適放松的姿態里品出兩個字:賞識。 蘇沫滑動鼠標,點開OA,按那人的姓氏搜出他的個人信息,雖然只能了解到入職日期,籍貫以及擔任過的職務,但也有收獲——這位李姓同事資歷簡單,前年進的安盛,是一位普通的銷售助理,自去年拓展活動以后,忽然連升兩級,現是一名業務主管。蘇沫繼續研究他的籍貫,東北某農村,和王家一個天南一個地北八竿子打不著,可以排除裙帶關系,能爬得這樣快,想必業務能力相當出眾?!?/div>
  • 彼愛無岸

    下著小雨的時候,看見他和一群男生從體育館出來,白色T恤,闊腿仔褲,白色的休閑板鞋。也不打傘,黑黑的短發閃閃發亮,有那么幾縷濕濕的垂落額頭,晶瑩的水珠順流而下,滴落至眉間,雙眼在細細的雨簾之后,淡如煙霧里的湖泊,水汽縱橫。身邊偶爾有女生經過,悄聲說:“快看,政法學院的許可”,“眼神好憂郁哦”……他明明在和旁人有說有笑好不好,姜允諾忍不住眨眨眼,希望能從那張臉上找出絲憂郁的影子。如果你們知道,他如同種馬一樣活著,還會有這樣的感覺嗎?她曾經恨恨地想。如果不能愛,靠近或是疏離都是一種煎熬。我們的痛苦,我們的悲傷,我們的負罪。 一種負隅頑抗卻無法擺脫的暗涌情潮,一段令人悵惘牽念的慘淡年華,一群少年,一個校園,一些曖昧的情事。 我不在乎,通過什么方式和你相遇,我只在意,能否在茫茫人海中遇見你。他記憶中的夏天,曾是離別的季節。 江水穿城而過,空氣厚重而悶熱。烈日下的柏油馬路變得柔軟,散發出苦澀的味道。人行道旁,立著郁郁蔥蔥枝繁葉茂的法國梧桐,知了躲藏在其中高歌鳴叫,樹葉不見絲毫擺動,涼爽的微風成為一種奢望,煩躁的心情得不到任何撫慰。 “許可,我不想走,一丁點也不想走”,姐姐對他說,“我寧愿每天對著你這只人頭豬腦”,說話的時候,她的目光瞟向別處。十四歲的女孩正處于一個別扭的年齡,她不屑于或者說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失落的情緒,無論是喜悅,傷心或者憤怒,言語里面總是透出對他的譏諷。 身后,是母親忙碌的身影,房間漸漸變得空曠,行李箱里堆滿了衣物。五歲,她是他的姐姐,她是他的依靠,她總是那么的強勢,讓他崇拜卻也教他討厭。 十歲,她是他的最親密的家人和伙伴,突然發現,她也不過只是個小孩子,于是喜歡捉弄她,看她氣惱萬分他就會得意開懷。 十五歲,她是他的溫暖,她是他的思念。倫理道德,早已在腦海里生根發芽,初時的親吻,是孩子間的玩笑,是懵懂的少年心思??墒?,當思念泛濫成災之時,她溫暖的笑容歷歷在目,如陽光般攝人心魂,她便成了他的渴望。 他的心,脆弱而又骯臟,他用逃避和放逐懲罰著自己,卻是遠遠不夠?!?/div>
頂部
k8彩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