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闕作品集

十四闕作品集在線閱讀

十四闕是《東西動漫社》的現任主編。古龍迷。雙子座。外號“植物殺手”。 中文名 十四闕 別 名 植物殺手 職 業 主編、作者 主要成就 《東西動漫社》的現任主編 代表作品 《千年》、《風煙引》、《密探風之少年》等純真與禁忌之間,情愛如曇花一現,一瞬已過千年。我修煉千年,又渡過三千年的劫數,這般辛苦,所求不過是見到他,在他面前開花。(優曇) 那些曾經說過的話、做過的事、見過的人,在腦海中慢慢浮現。十六年的歲月彈指而過,幾千年的歲月像滲在水中的顏料,一點點地彌漫開,綻化出無邊顏色。她在玉的折光中看見自己的臉,不屬于紅塵的容顏,那是一朵花,消立在浮世之間。她的名字叫--優曇。三年。我學刺繡,整整三年。這件事嚇到了很多人,在他們眼中,我,風纖素,根本就不是個女人,當然更不該是個拿針繡花的女人。因為沒有女人能當上天下首富宮家的總管;也沒有女人敢拒絕定遠侯的求婚,更沒有女人舍得毀棄自己的美貌。彼臨為了尋找她,穿梭于不同時空。 后來陰差陽錯救了歐若拉的真身雛,不知其就是歐若拉的彼臨一直將其帶在身邊度過了千年快樂時光,原本以為快樂的日子就次可以一直走下去,卻不想在古埃及胡夫統治的時代遇到了歐若拉的分身赫絲公主。雖然因為國有旱情的緣故,一切從簡,但封后畢竟是大事,一時問,無數樁事情堆到了一起,忙得她焦頭爛額。 這一夜,她在寶華宮中處理事務,曦禾則坐在她身旁很安靜地畫著畫,大概在戌時,外面傳來一陣梵樂,悠悠揚揚,好不動聽。 曦禾抬起頭傾耳聆聽了一會兒,忽然把手里的筆一丟,開始哇哇大哭。 姜沉魚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譴宮女去探,沒多會兒,宮女回來稟報道: “娘娘,那是從端則宮中傳出來的,據說是姬貴嬪在給淇奧侯做法事超度呢?!? 這下姜沉魚手里的冊子也啪地掉到了地上,她怔怔地看著自己的手,雙手空空,合也合不上。 姬忽選用的音樂與她之前聽過的全然不同,并無哀痛之意,反而有一種超凡脫俗的灑脫。但聽在耳中,心中更傷。姜沉魚聽著聽著,忍不住走出宮去,順著音樂一路前行,最終來到鳳棲湖前。

推薦作家

十四闕小說全集
綠色標題的書籍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18本
  • 風煙引

    一念至此,我便俯下身,想拾起方才掉落于地的那把劍,以備后患。豈料,手剛碰到劍柄,斜刺里倏的一物飛來,“咚”的敲在劍身上,頓時震的我整條手臂發麻,拿捏不住,那劍便又跌回在地上。定睛一看,居然是……我眨了眨眼,沒錯,正是我家世代珍展所用的請貼,緣銀翠葉!不待我吩咐,身邊的金昭已伸手把它揀了起來,就著亮看了一眼,面色忽然變的很古怪,轉手遞給我道:“大小姐,您……看?!蔽乙娝樕笞?,心下已猜到了幾分,饒是如此,乍一見翠葉上的那幾行字,還是不禁震了震——“緣銀翠葉,致邀蕭君,春日洛陽,初七盛會,掃花以待?!敝卵捑诲e,就是那張被蕭左耍無賴占了去的請貼。一霎間,初見那日的種種無比清晰的浮現在我眼前,那厚臉皮的壞小子,那看不起人的大小姐,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眼神,都是那樣的鮮活生動,仿佛有人在我面前搭起了一臺皮影戲?!?/div>
  • 仙雷滾滾來

    仙雷滾滾來作者:十四闕楔子為了我的61“什么?景家要退親?”拍案而起的聲音,驚動了垂簾后昏昏欲睡的江夜白。她揉揉眼睛,從琴案上直起腰,順帶給了一旁的丫鬟一個詢問的眼神。丫鬟此刻正處于和拍案人同程度的震驚中,一副被雷劈中的樣子。簾外,江家的當家主母繼續發飆:“景家為什么退親?”江夜白在睡夢中迷迷糊糊的察覺到頭上方有什么東西,一個激靈,睜開眼,就看見言師采正炯炯有神的盯著她。她下意識就往墻那頭縮了一縮:“干嘛?”言師采此前幾天,又陷入了昏睡不醒的狀態。按花陰醉的話說就是“又被壁虎附身了”;按白蓮的話是“又病了”。因此江夜白才得以清閑。沒想到此刻她又醒了,而且還半夜三更跑她屋子里盯著她的睡容看。一想到這點,江夜白就起了一身雞皮疙瘩,于是往墻又縮了縮:“那個……你不睡覺看我干嗎?”“這是個機會!”天外飛來的一句話。江夜白沒明白:“啥?”言師采朝她湊近:“再過一個時辰,拜師大典就開始了。我想過了,要想扳倒景源,這是最好的機會!”“……”這位姐姐還沒放棄哪!“你想…
  • 琥珀森林

    波浪般的長發在陽光下透著烏黑的亮,配以朱紅色的連身裙,像一團火焰,灼燒著周邊的一切。 蘇虞眼神微滯。 又是……紅裙子。 眼前的一幕,和記憶中某個不堪的畫面重疊——交錯——再層層淡去。 她怔怔地睜著霧蒙蒙的眼睛,注視著馬路那邊的兩個人,冥冥中好像有只無形的手,在這一刻,掐住了她的心臟。 一旁的蘇禾已嘖嘖說道:“哇哦,大美女哦,是葉一的女朋友嗎?” 溫言卿冷哼一聲。 蘇禾繼續八卦,“太子爺就是太子爺,找的女友挺有品位啊,那妹子正好是我喜歡的類型,九頭身美女呢?!? 聽見九頭身三個字,蘇虞眼睫微顫。 溫言卿斜瞥蘇虞一眼,唔,身高不足一米六的小矮子,確實不符合主流審美。 蘇禾又說:“打扮也很時尚,光她那個包,是我們雜志曾經主打介紹過的DeviKroell Alligator Hobo,值這個數?!彼e起六根手指搖了搖。 溫言卿再看蘇虞,嗯,樸素的黑襯衫白裙子,加起來價格都不會超過一百塊錢。 “啊啊啊??!她手上戴的鐲子是SS去年的經典款??!”蘇禾激動地拍了拍…
  • 禍國

    禍國 作者:十四闕【內容簡介】修羅姬之禍國以線為繡,可織歲月;以心為繡,可織江山。一座宮廷,怎能困住鳳凰?我命由我不由天!“和你不同,我喜歡花?!奔胨餍院仙蠒?,起身也走到窗邊,望著夜雨中依然怒放的花卉,眼神溫軟,“我覺得花是一種很奇妙的生物:它們最初只是普通的葉芽,毫無特點,也不起眼,但是一旦綻放,就會美麗盡展,顯得格外與眾不同;而且那美麗又很快就會凋零,本來是遺憾,卻因為會結出最最重要的果實而有了另一種高度上的價值……”說到這里他停了一停,眸色深深,似有氤氳,如夜月下霧氣彌漫的幽湖,令人看不出真實的表情。片刻后,姬嬰輕輕將窗合上,低聲道:“不過你說的對,此處的花……的確香的有些過分了?!毖Σ傻难劬︻D時亮了起來,輕哼道:“是吧?沒想到,衛玉衡的膽子還挺大的?!薄拔幢匾姷镁褪撬??!奔胱呋匕概?,以食指輕叩桌沿,低頭沉吟。薛采用一雙大眼睛撲閃撲閃地望著他。姬嬰側頭,看見他這幅躍躍欲試的神情,不禁笑了:“考考你,當一個人身陷困境時,該怎么辦?”“判斷目前的困境究竟是什么,以…
  • 琉璃聽雪

    那小豬莫名其妙遭遇滅頂之災,自然拼死掙扎,撲騰出了滿地的水,雜役們只管死捺著不撒手,一時間,這個大喝“按住后腿!”,那個大叫“它的鼻孔露出來了!”,夾雜著小豬的凄厲叫聲,院子里頓時亂得跟開了鍋了似的。片刻之后,小豬終于氣絕而亡,翠屏立刻拿一大塊油紙將缸口嚴嚴實實地罩住,抬頭對萬俟菀笑道:“三小姐,您這究竟是打算做什么???以前只見您擺弄草啊樹的,今兒個怎么作弄到畜生頭上來了?”萬俟菀本也正納悶沈迦藍到底想干什么,翠屏這么一問,反倒令她心中靈光乍現,忽然間明白過來。她是定南王妃的義女,又與璟鸞交好,自小便常來王府走動的,因此府中一干下人們都對她頗為了解,無不知她對斷案一竅不通,卻喜歡研制一些奇奇怪怪的玩意,將這些東西說成是她要的,比較不容易讓人起疑……不用說,這一定又是沈迦藍的注意。那小子,倒是夠謹慎仔細的!她暗自哼了一聲,拿話敷衍了翠屏兩句,打發她去了,剛要轉身進屋,卻又站住了,瞇眼瞅著廊下那個神神秘秘的大水缸,半晌,高聲喚來一名婢女,吩咐道:“去跟你們方總管說,替我找一…
  • 海豚不哭

    全透明的寬敞建筑,將未來風格和明亮光線完美結合在一體。根據一旁的音色提示牌可以得知,此建筑利用擴音器播放特殊鳥類叫聲使周圍棲息的鳥類免于與玻璃相撞,真正是人性化到了極致。走過玻璃門,一眼望去,楓木鋪制的地板光潔如鏡,每一樣東西都井然有序。一種名叫“智慧”的東西滲透在每個細節中,讓人為之驚艷屏息。這是顧煙希第一次領略到建筑之美。不得不說,光從這幢教學樓,她就明白了為什么百年季氏可以經久不衰。那就是——永遠走在時代的前端,永遠超越大眾的想象。對比之下,銀盒的復古風,反而像是對古時文明的簡陋抄襲。顧煙希忍不住對沒來這里上學又后悔了幾分。走過寬敞明亮的走廊后,出現在眼前的是八道門。第一道門內,依稀可見人影。她敲了敲門:“您好,打攪一下——”那人背對著她,沒有回應。她只好自己推開門走進去:“不好意思打攪了,您好,我想找個人,不知道您方不方便……”對方還是沒有回頭。顧煙希只好再靠近些。筆直烏黑的長發,簡單素白的衣裙。黑白二色,宛如剪影。再走得近些…
  • 流光夜雪

    宓妃色的眼神頓時變的尖銳了起來,定聲道:“是。你沒理解錯?!比f俟兮沉默了一會兒,道:“嫉妒與憎恨,從來都是導致悲劇的兩大魁首。夫人真的確定,非要除去題柔不可么?”宓妃色一下子站了起來,抿起唇角,神色雖有不悅,但依舊和婉地說道:“我知道公子是聰明人,所以才一開始就沒打算瞞你。公子如果想勸我,就不必了,我不會改變主意;如果公子覺得有悖良心,不愿幫忙也沒關系,我可以另找別人。據我所知,萬俟家的家規中有一條:不得泄露雇主秘密。想來公子雖不幫我,卻也不會攔阻我,對不對?”萬俟兮的眼睛在閃爍,不知道為什么,這一刻的他,看起來非常悲傷,全身都流瀉出一種深邃的無奈。宓妃色的心顫了一下,放軟聲音道:“公子是明白人,其實爭寵奪權這種事對大戶人家,尤其是我們這樣的家族來說,根本是司空慣見,不足為奇。不欺人就會被人欺,尤其是我們女人,所有的身份地位,都得看你嫁的這個男人寵不寵你。我是商人的女兒,一出世便低了別人幾分,無論怎么漂亮怎么能干,都只有給人做小的份,為了立足腳,我付出的心血比任何人都…
  • 七夜談

    我真愚鈍,姐姐在六年前便已頓悟的事情,我卻直到現在才明白。我顫抖地望著眼前這個瘦得已經不成人形的少年,終于忍不住,淚流滿面。一樣柔軟的東西忽然覆了過來,慢慢地擦掉了我的眼淚,抬眼,是他在用手帕幫我擦眼淚?!皠e哭?!鼻厝饺缡钦f,“沒什么好哭的。生老病死,你是大夫,難道還看不透?”我卻哭的更兇。我看的透,我見的多,但因為對象換成是你,所以我……舍不得。你不明白,你始終是不明白的,那些為你傾倒的女孩兒們是在用什么樣的目光和心態凝視你,你……完完全全的不知道。一如此刻的我。一如從前的姐姐。他道:“其實,我兩年前就該死了,多活的這兩年,已經是賺到了?!薄拔也幻靼住薄皟赡昵?,就在這里,雪崩了,我和將士們全部被壓在雪下,動彈不得,我身邊本來還有四個人,但慢慢的他們都死了,我覺得我也堅持不下去了,就在昏昏沉沉半醒半夢之際,我感覺到有個人在為我披衣?!薄?/div>
  • 禍國·式燕

    《禍國·式燕》作者:十四闕編輯推薦萬千讀者翹首以盼的長篇古言系列,榮獲“第三屆華語原創小說評選”2018年*值得期待出版新作獎。禍國一出傾天下!從世家少女到大燕皇后的破繭蛻變之路!暢銷書人氣作家十四闕古風權謀傳奇『禍國』系列再啟新篇——我有旨酒,嘉賓式燕以敖!十四闕,暢銷書作家、編劇,微博著名萌寵博主,粉絲數超340000。擅古風、奇幻、懸疑題材小說,文字溫暖勵志,直扣人心,多部作品影視化籌拍中。一個男人的輪廓出現在那里,手持長刀,身穿盔甲,是名武將?!俺紒砹??!蹦侨藢λ恍?,像一道煦暖的風,能夠拂去所有驚恐和畏懼,“殿下,別怕?!薄澳愀甘莻€十分機警之人,而且武功高強。他在街頭與姑父對話時,便已察覺到車上還有一人,也聽到了便溺之聲。但見方清池極力遮掩,便假裝無事,任其離開。與此同時,他接到太傅密箋,說太子失蹤,要各地官員私下暗訪,務必盡快找到我?!敝x長晏恍然道:“所以我爹爹對方清池起疑了?!薄笆?。為了保密,他假借巡海為由,協同心腹包抄船只,將我救了出去。交戰中,他…
  • 千年

    虛擬時空的愛:千年 作者:十四闕千年(穿越時空的愛)那些曾經說過的話、做過的事、見過的人,在腦海中慢慢浮現。十六年的歲月彈指而過,幾千年的歲月像滲在水中的顏料,一點點地彌漫開,綻化出無邊顏色。她在玉的折光中看見自己的臉,不屬于紅塵的容顏,那是一朵花,俏立在浮世之間。唇角輕澀,為何我那一千年里會撞見她?“人道春色新,三年不見春。雖有清洌水,難洗亡國恨?!眰赐鰢娜耸俏?,應允計策的人是我,說服西施的人是我,因承歡仇主而倍受煎熬的人亦是我……只因我不及她美麗,所以浣紗溪邊,那儒雅男子策馬而來時,第一眼看住她,眸中再無他人的存在。范蠡,呵,那個男子啊……他是神安排給我的劫數啊,可是西施,你以你絕世之姿,輕輕易的就奪去了我追尋了千年的緣分。只是當時,是不知的。因為不知,所以在看見他們凝眸相視的那一刻,我便退出這場角逐做了個祝福之人。然心中凄苦,亡國之恨,失情之苦,兩相折磨下,容色早衰,郁郁而終。我自凡身里悠悠飄起,回首見館娃宮中哭聲一片。那絕色女子拉住鄭旦的手哭道:“姐…
  • 逝去的歐若拉

    逝去的歐若拉 作者:清歌漫,十四闕楔子我第一次看見那個女孩子,是在一個春日陽光明媚的下午。當時廣場上有很多人,她坐在噴泉旁的露天長椅上,穿著一條樣式古樸的裙子,望著街上來往的車輛行人,面露好奇。她的五官異常清秀,淡淡的眉薄薄的唇,眼珠和頭發的顏色也都很淺,給人的存在感有些模糊,但不知道為什么,我卻第一眼注意到她,然后,便再也轉不開視線。赫絲盯著某個方向,就那樣一直看著、看著,仿佛失了神一般。彼臨也不再說話,在她身旁坐下,倍覺疲憊的閉上了眼睛。月亮漸漸的淡去,朦朦朧朧的晨曦映進來,房內的氣氛不但沒有隨著陽光的到來而有所減輕,反而越來越沉郁。赫絲抬起一只手遮在眼前,從指縫間看出去,整個世界籠罩在金與黑的交界中,模糊不清。她咬了下唇,開口,聲音低得像在哭:“我十三歲時,詛咒阿蒙,詛咒他為什么讓胡夫這樣的人當法老,恨不得他快點死掉,這種人活在世上只會害更多的人……但是,現在當我聽說有人竟然求你讓他死掉時,心中竟沒有感覺到絲毫欣喜與痛快……真奇怪啊,這種陣陣抽搐著的…
  • 那么多年

    那么多年 作者:十四闕正文 楔子我跟著那盞燈籠,走了很長一段時間。燈籠被提在一人手中,他身穿白袍,長發垂腰,纖長的食指上戴著一只黃金指環。我不明白我為什么要跟著他走,或者說,為什么看見那盞燈籠的第一眼,就像被某種東西粘住了,情不自禁的朝它飄過去?;臎龅钠皆?,觸目所及一片灰青色,包括前方的那條河流,在陰霾的天色下,呈現出灰蒙蒙的波光。陳非的聲音像是從很遠的地方傳過來,聽到最后,已經分辨不出他在說些什么。只知道眼前的世界越來越模糊,最后為無邊無際的黑暗所覆蓋?;杼旎璧?,不知身在何處,也不知過了多久。依稀有人在我耳邊叫道:“喂!喂!”喂是叫誰?叫我嗎?那個陌生的聲音又道:“你現在是不是很難受?你知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這樣?”很難受嗎?不,不是難受,就是怪怪的,猶如整個人漂浮在空中,沒有任何重量。這是怎么一回事???“這個房間是全封閉式的,里面的空氣非常有限,你沒發覺陳非已經一直在閉氣,好把所有的空氣都留給你嗎?不過,即使是這樣,你也堅持不了多久,再過半個時辰后,你就會窒息而死?!?/div>
  • 不等式

    在一起的話,每年的今天可以一起去看這顆星星?!倍Y物,如果是作為記憶的銘記而存在的。那么,一顆恒星的名字,大概便是“銘記”的極致了。方若好朝他凝眸一笑:“我覺得,我不但適合當妻子,也很適合當個浪漫的戀人。對不對……”最后一個字的尾音,繾綣地消失在了覆過來的唇齒中?!拔矣X得我們應該再做一點浪漫的事……”顏蘇一邊說,一邊將她抱了起來,往臥室走去。方若好下意識地扣緊了他的手臂。顏蘇一邊親吻她,一邊發出低低的笑:“別怕?!辈拧挪皇呛ε?!身為成熟的都市女性,她對戀人的相處模式十分了解,終究是要到那一步的……只是,知道是一回事,親自體驗是另一回事。她有些神魂顛倒,又有些忐忑不安,情不自禁地蜷縮起了腳趾。身體,被輕柔地放在了床上。顏蘇脫掉外衫,再次覆上來親吻她,像個老練而耐心的獵人,一點點地解除著她所豎起的籬墻,誘惑她走入陷阱。呼吸交纏間,方若好忽然想到了賀豫那句“好好享受愛情即可”,然后徹底放松了下來。她開始迎合?!?/div>
  • 密探風之少年

    風晨曦明白他的意思——有自信的人通常都不會太卑鄙,因為他們總是不屑使詐。但是……她看著蕭諾,緩緩道:“你不要忘了,有信心的人通常都怕輸,因為輸不起。寒服散不但能侵蝕一個人的意志,更能摧垮一個人的肉體。你二哥自出道起便未逢敗績,難道他就不怕輸給陸雙?“怕?!笔捴Z道,“但前提是:他知道自己會輸?!憋L晨曦皺眉道:“你的意思是……”蕭諾搶著道:“我的意思是,我二哥并不知道會輸給陸大哥,因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已染上毒癮?!憋L晨曦搖頭道:“那有可能只是他做給我們看的假象?!薄安皇羌傧?!”蕭諾斷然反駁道?!昂我砸姷??就因為他是你二哥?”風晨曦不贊同的看向他?!安?,因為他從未張口問我借過東西?!笔捴Z回答,“那天他毒發醒來問我要藥粉,不定是費了多大的勁才開那個口的?!薄盀槭裁??”風晨曦問。蕭諾沒有回答,只是低下頭,朝她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天天真真,歡歡喜喜,白癡似的笑容。風晨曦賞了他一個白眼,轉瞬就“噗嗤”一聲笑了起來。蕭諾笑嘻嘻道:“你看,我是個出了名的白癡闖禍…
  • 誅龍計中計(誅龍)

    誅龍計中計(誅龍) 作者:十四闕尋龍的五個人衣著寒酸的男人戰戰兢兢的被人引入花廳。一進廳門,便覺得像是進了完全不同的另一個世界。此時正值寒冬,外面天氣酷冷,然而屋內卻溫暖如春。廳的四角各懸著一顆斗大的夜明珠,散發出柔潤的白光,而地面竟是以水晶鋪成,居然看的見下面汩汩流淌的碧水,幾尾金鯉魚悠然游過。在桌子底下等吃的王子嚇得煞白了臉,心里哀號:怎么還沒回來呢?不會出事了吧?要她真有個三長兩短,而主人又知道是它把朱夜隱的行蹤透露給葉姑娘知曉的話,不知會不會遷怒于它,這下慘了……只有曲靈神情自若的繼續往嘴里塞食物,不以為然道:“放心,她這么大個人了,你還怕她丟了不成?”唐咪咪瞪他一眼,轉向管家道:“站在這里干嗎?還不快派人去找!”管家連忙應下,剛想轉身,一旁的恨童子已先他一步推著動輪椅沖出門去,唐咪咪連忙也追出去道:“小恨,你去哪?等等我啊……”兩人剛奔到院子里,就聽得天上傳來破風之聲,抬頭一看,葉好看坐著葉子回來了?!昂每?,你去哪了?怎么不說一聲就跑出去了呢?”葉好看?!?/div>
  • 愛在公元前

    那種心心相通的感覺,如同漆黑夜幕中的一點星光,哪怕只是在白馬過隙的瞬間閃耀了一次,也足以被捕捉到。便是在那太多次的相視而笑中,某種微秒的情感在他們之間孳生,然后以幾何速度遞增……他們都覺察出來了,卻不知怎么去抗拒。有時候,在風兒不是很冷,而星光又很燦爛的夜晚,掃羅、米亞他們也會聚集在河邊,燃起幾堆篝火,烤著肉,喝著酒,唱著歌。她本就性情豪爽,而且落落大方、知錯就改,在某次當著眾人的面為“兔子事件”道歉后,很快就和大伙打成了一片,關系相處得相當融洽。當然,除了雅各。她始終無法原諒這個出賣過她的小孩,但也許連她自己都不愿意承認,她之所以那么固執的不肯原諒他,只不過因為雅各一點想祈求她原諒的意思都沒有。這孩子太聰明也太早熟了,知道她討厭自己,便有意的避開,比如她和錫安一群人在河邊喝酒談笑,他便會一個人留在帳篷里……很多次,在談笑甚歡的時刻,倪叛不經意間回眸,都能看見帳篷里的燈光映出他那小小的、瘦弱的身影,孤單坐于一角,一動不動?!?/div>
  • 黑白灰姑娘

    黑白灰姑娘(誰是誰的灰姑娘)【作者】十四闕【文案】遙遠的童話里,那少女眉目如畫無論有多苦難,即使受了傷害最后還是會有英俊的王子騎著白馬來其實每個女孩都有一雙水晶鞋影射著水晶下的寂寞和易碎的愛情籌碼但是 只要學會堅強有陽光的地方 便有希望為什么要這樣做?”她的聲音綻放在空氣里,干澀沙啞,那是她幾近破裂的自尊心?!跋霂湍闩赖酶?。想看看你能做到怎樣的地步……我說過,西西,我對你充滿了好奇?!蔽髀哆_突然一拳錘在桌子上,餐具被震的跳了一跳,發出很大的聲響。她的面容因憤怒而顯得格外激動:“請別忘了你自己的身份!你是仙度瑞拉的守護神,憑什么來干涉我的生活?我記得我已經拒絕過你,我不需要你!聽到了嗎?我不需要你,不需要你,不需要!”她將餐巾狠狠一拉,任由上面的瓶瓶罐罐倒了一地,然后起身,朝門口走去。身后,雨果悠悠地說道:“你不想救以撒嗎?”西露達的腳步頓時停住了?!?/div>
  • 上上簽

    一句話提醒了眾人,縱使我蓬頭垢面,縱使我謙卑依舊,但今非昔比,背后,可有當今天下除了皇帝以外最有權勢的男人在撐腰。 二娘立刻伸手將我從地上拉了起來,滿臉堆笑道:“瞧我糊涂的,也是,麻衣啊,從今往后,咱們家可就靠你啦!” 二姐也跟著道:“麻衣嫁到京里去,咱們也能去京城了吧?聽說那里有很多貴胄子弟,個個風流俊逸……” 四姐橫眉:“我才不去?!? 三姐將我從頭到腳,從腳到頭細細打量了一遍,疑惑道:“敢情京里的人審美觀跟咱們這的不一樣?” 大娘幾次張口,但又硬生生的壓了回去,最后冷哼一聲,跺腳道:“總之,你給我好自為之吧!”抬步剛想走,鞋頭上的珠子終于經受不了震蕩而脫線,滾到地上被她另一只腳踩個正著,當即砰地摔倒在地。 我跟著閉了下眼睛,真是不忍睹視。 大娘爬起來后,一邊罵著一邊在丫鬟們的攙扶下拐著腳走了。她一走,其他人也紛紛離開?!?/div>
頂部
k8彩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