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蘭靜語作品集

納蘭靜語作品集在線閱讀

納蘭靜語,80末女,天秤座,吉林人,祖籍山東。現為自由撰稿人,系紅袖添香小說網五鉆A級簽約一線寫手。 2009年6月憑借《妃常穿越:冷王的孽妃》于網絡小說排行榜位列第八名,曾創下了紅袖添香小說網最火的言情小說記錄。2009年憑借《美人兮:廢棄王妃》揭起穿越風潮,引領紅袖走向腹黑男主時代,火速沖入網絡年度言情小說總榜單。 于2010年5月榮登紅袖鉆石榜冠軍,被紅袖添香小說網封為擁有讀者群最多且鉆石最多的“鉆石皇后”。 2010年風靡網絡言情小說界最新穿越文《拈花笑:毒醫棄后》,其書內容大氣磅礴,懸疑、劇情、文筆皆華麗轉型,感人肺腑的情節引得讀者長評無數,淚水連綿,詞語華麗,讀者連連震撼,可謂之巔峰之作。 2011年開始創作高干文類型,再度集創新與人氣于一身。 2012年底至2013年創作最新高干文《親親老公請住手》,一夕間創下網站最高單訂記錄,連續半年每日單章訂閱人數超過5000人,連續創下單日稿費突破7000元的記錄。且此書已進軍2013華語言情小說大賽,榮獲大賽第一季冠軍。臺灣甜蜜小言風格與瓊瑤風格相結合,文字優美易懂,情節引人入勝。完美主義者,男女主一對一模式情結嚴重,向來喜歡大團圓結局,不喜悲劇。 納蘭靜語筆下的小說,穿越類型最為經典,冷酷男主、腹黑男主,形象及其深入人心,寫作手法爐火純青,吸引了無數粉絲的追捧和津津樂道。現代文男女主大多為睿智腹黑,情節緊湊不拖沓,故事性極強。剛跑到古代就遇到一個冷冷的大混球,本以為他只是個酸書生而己,卻沒想到他居然會很無情的讓她一個小女子離開,她剛剛還因為一條蛇而“不小心”的混到了他住的地方,沒想到,他居然狠心的趕她走。什么,他說她是個奸細!啥?他就是她這次要還情債的人……

推薦作家

納蘭靜語小說全集
綠色標題的書籍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18本
  • 懸愛疑情1總裁深情不悔

    懸愛疑情1總裁深情不悔 作者:納蘭靜語【簡介】女主身份:刑警,曾任FBI警探男主身份:卓亞集團總裁☆☆☆★紅袖首部推理言情★☆☆☆【文案】五年前,在狹窄的車身中渾身浴血緊緊相擁的年輕男女,生死一線間他握緊她的手:“即使是死,下輩子我也會找到你,永遠不會忘記,永遠不會分開。”這是卓晏北的承諾,蘇好信了五年。即使她被救援隊帶走以后就再也沒有見過他。蘇好是在病房里在陳堯的監督下少少的喝了幾口粥的時候,聽見走廊里路過的護士們說的。 “哎,你聽說沒有?那個受了槍傷的大帥哥醒了,他被送進醫院的那天不是你在急診室接的嗎?不上去看看呀?” “我昨天才聽說他是卓亞集團的CEO,CEO哎!我可不敢跑去犯花癡,而且,他還有未婚妻,我才不要去看了之后心里酸的難受,這落差也太大了,連夢都還沒來得及做就破碎了……” “哎,咱們這輩子啊,能找個家庭條件不錯的男人就不錯了,的確不能指望憑空遇見個大總裁給咱承包魚塘什么的。” “切,電視劇看多了吧你,電視劇是電視劇,現實是現實好嗎?如果…
  • 一嫁南希愛終生

    一嫁南希愛終生作者:納蘭靜語【文案】——2013華語言情小說大賽第一季冠軍作品——未婚男友為達成目的,不惜將她灌醉送上市長的溫床。翌日她一絲不掛的醒來,先是看見一張清雅絕塵的俊臉,然后便是男友帶著幾名檢察官沖進來“捉奸”!“顧市長年紀輕輕,剛到任一年就粘染嫖chāng這種惡習,看來這市長的位置你是坐的太穩了?”`風波過后,她陰差陽錯的變成眾所周知的“顧市長的未婚妻”。因為那個男人的身份與社會地位,消息一經公布,他們必須結婚一個是不得不嫁,一個是不得不娶。這場無愛的婚姻卻仿佛是她僅有的出路他說:“這場婚姻無非將錯就錯,無關愛情,你若不甘寂寞,我可以在某些方面履行身為丈夫的職責。”“那不一樣,那里只有我和南希兩個人的回憶,就算空蕩蕩,也全都是他的氣味,衣柜里都是他的衣服,當初離婚的時候他就沒有拿走的那些衣服家里都是他用過的,碰過的東西”修黎不再說什么,只是深深看著她:“還要等嗎?你明知道,他已經走了”季莘瑤低下頭,看著手下的行李箱:“我走了,飛機快趕不上了。…
  • 妃常穿越:堡主的隔世驕蠻妻

    【內容概要】《妃常穿越:堡主的隔世驕蠻妻》(《棄妃不好當(冷王的孽妃)》的第二部 )(完結)作者:納蘭靜語 txt 下載 這是《棄妃不好當(冷王的孽妃)》的第二部 (裴洛軒VS林七七)二十一世紀女混混林七七求訪多年,終于找到一個長胡子怪老頭實現她的穿越夢想。哪知道那老頭把她送到了一個歷史上根本沒有過的陌生皇朝。很不巧的,剛一穿越就砸到一帥哥,咳……還是一當朝首富,裴家堡堡主……裴洛軒本以為某個女人離開后,自己也許就會這樣一邊灑脫的笑著一邊浪蕩的孤單一生不再娶任何女人!哪知天上掉下個大活寶,性子幾乎和那個他忘不了的女人一模一樣!裴洛軒擰眉,從她手中搶過酒杯,一口飲下后就扔到地上,碎裂的聲間在空蕩的房間里顯得格外的刺耳,林七七渾身一抖,轉身沖到窗邊就想跳出去。“又來想這套?”裴洛軒笑著,擒住她的手腕一把將她拉進懷里,禁錮住她亂扭的身子,咬牙低吼:“林七七,裝死很好玩么?嗯?”林七七渾身一震,連忙扭動著:“你認錯人了!”“認錯?”裴洛軒冷冷一笑,抬手一把將她頭上的帽子摘了下去。…
  • 美人兮:廢棄王妃

    《美人兮:廢棄王妃(完結)》作者:納蘭靜語一覺醒來,發現自己身邊躺著一個如神般俊美的男人,是一場南柯春-夢!第二日,卻發現自己竟然身在一個不知名的朝代,而身體的主人卻是個嫁進王府半年,為舊情郎守身如玉,從未讓王爺碰過她一下的王妃!可她卻在那么惡俗的穿越當晚,當成是夢,直接反撲,主動將堂堂王爺給……?!哦,買糕得!小燕拉著花想容走了進去,花想容一進德玉宮里,頓時轉過眼冷冷的瞪向德妃:“德妃娘娘!有什么衣服要洗,直接叫人送去就行了,何必又叫我過來!”“喲!嘖嘖嘖……”德妃見她穿著狼狽,定是剛剛被小燕拽來的時候扯到了衣服和頭發:“果然是人靠衣裝呢,真不知道若是皇上看到了這么狼狽的你,會不會嫌惡的把她再次打入禁宮讓你終生不得出來呢!難看死了……”花想容冷眼看著那個囂張跋扈的女人,聽著她的話,反而忽然就笑了,一把甩開小燕在一旁的手:“德妃娘娘似乎是對奴婢很是介懷呢!既然奴婢長的比娘娘還丑,娘娘怎么就還是這么擔心奴婢的存在呢?還是娘娘……您這般不自信,覺得自己連我這么一個丑陋的宮…
  • 棄妃不好當

    “你這個狠毒的女人!”突然,歌兒大聲的叫著,快步上前,一把將落落面前石桌上的花枝和花瓶全數掃到了地上,隨后在落落驚詫的目光下趁她不備,堂而惶之的給了落落個耳光。“啊……”落落捂住臉,轉過頭,不敢置信的看著歌兒。“你、你這個狠毒的女人!”歌兒盛氣凌然的看著落落:“你知不知道綠色的曼陀羅花是什么意思!那是生生不息的希望!你居然敢把它摘下來,居然還敢剪了它!你這個惡毒的女人,你是不是特意從明睿過來仇冥國想等著看仇冥滅亡的啊?我打死你!”說著,歌兒居然又一次撲上前。“啊……”落落驚叫,慌忙的站起身,躲開了歌兒伸過來的指甲。這女人想做什么,伸手就向她臉上撓過來,想毀她的容不成?“你這個女人,我打死你!”歌兒瞪大了眼睛,轉頭命令著:“阿大阿二,幫我一起把這個女人抓住,這個惡毒的女人!”“是,姑娘!”那兩個身強力壯的宮女快速跑到落落身側,落落猛的驚住。突然看到在這片花叢的上空飛著近千只螢火蟲,一點綠光雖小,但是這一片綠光在一起,便是比任何的夜明珠光還有燭火的光芒都亮。這高高…
  • 親親老公請住手

    親親老公請住手作者:納蘭靜語【文案】——2013華語言情小說大賽第一季冠軍作品——未婚男友為達成目的,不惜將她灌醉送上市長的溫床。翌日她一絲不掛的醒來,先是看見一張清雅絕塵的俊臉,然后便是男友帶著幾名檢察官沖進來“捉奸”!“顧市長年紀輕輕,剛到任一年就粘染嫖chāng這種惡習,看來這市長的位置你是坐的太穩了?”`空氣腥的味道越加凝重,她忽然一愣,猛地抬起頭,目光掃向他的肩膀,淺棕色的襯衫已被一片血色染透,她驟然想起顧南希身上是帶著傷的,昨晚在東郊才受的槍傷,蘇特助說他凌晨時仍昏迷不醒,怎么現在會出現在這里!“南希”她驚愕的看著他肩上的血,伸手撫上去,才發現他衣服下有一層繃帶,但卻似乎因為太早離開醫院又一番折騰,崩開傷口的血已滲過繃帶染紅了襯衫,她頓時驚呼一聲,忙要下車去喊人去叫醫生,卻結果腰身被他摟住。“沒事,傷的不是很深,重新包扎就好。”他按住她,不給她再這種正害怕的時候還要去面對外界那一切的機會,在她因為看見他的血而急的想要用力推開他時,他已直接吻上…
  • 沉醉何歡涼

    《沉醉何歡涼(大結局)》文/納蘭靜語作品簡介:有沒有那么一個人,在你的生命中來了又走,走了又來,甚至帶著扭轉乾坤的色彩。而你,已再也捉摸不懂他眼中是否有你的存在。——題記她是楚氏集團的千金,顯赫的家境注定了她婚姻的無法自主。留學三年歸來,因心里懷著一塊疙瘩而不愿進入家族企業上班,離鄉背井,進了T市最大的金融公司。卻從未想過,三年之間,這世界舞臺,主角換成誰。楚醉一直低著頭,任由他的所有動作,僅是雙眼盯著他頭上還在滴著水的短發,看著他頭發上的水滴滴落到他的眉毛上,然后又落在他的睫毛,她不由自由的緩緩抬起蒼白的手指撫上他的眼睛。卻是剎時間,何彥沉停下所的動作,深暗的眸光看進她滿是委屈與彷徨的眼底,在她身上脫衣服的雙手速度陡然加快,甚至到了撕扯的地步,轉而站起身俯首吻住她蒼白冰涼的雙唇,一臂環過她的脖頸強制的讓她仰起頭迎上他陡然狂熱的吻,雙手在她身上如火一般撩動,被雨水肆虐的一雙冰冷的身體漸漸回溫。懷中的嬌軟身軀不安的扭動,他不禁顫了一下,轉瞬間抱起她…
  • 廢棄帝姬15歲

    笑笑有些難受的皺起秀眉,過了好半天才反映過來一切,呆呆的看著正異常溫柔的幫自己洗澡的赫連君焰。他從來沒有這樣低聲下氣的為誰做過這種事情吧……見笑笑只是看著自己,卻不說話,赫連君焰無聲的嘆氣,站到她身后將她的頭發盤到了頭上,修長的手指穿過她烏黑的長發,笑笑閉上眼,將頭無力的向后仰去,直到他給自己盤好頭發后,又回到自己身側半坐了下來,扶住她無力的頭,讓她坐正身子,溫暖的大手在她冰冷的身上一點點摸索。笑笑皺眉,突然橫過眼,冷冷的看著他:“何必這樣?”赫連君焰手下一頓,垂下眼淡淡的看著她眼里的淚光,嘆息道:“總不能讓你就這樣渾身冰冷的躺在床上被太醫檢查,洗好了身子便也不會太冷了。”“我是說……”笑笑抿嘴,抬起眼看著他:“為什么還要你來照顧我?我死了不是更好嗎?你為什么不讓我死?這樣……我就不會糾纏你了啊……”赫連君焰突然重重的握住笑笑的肩,瞇起眼冷冷的看著她:“死這個字,你永遠不要再提!”笑笑吸了一下鼻子,恢復…
  • 穿越:喋血王妃

    [穿越:喋血王妃 / 納蘭靜語 著 ] 書籍介紹: “X的,老娘這輩子最丟臉的事就是教出你們幾個小兔崽子!” 她,一代頂級殺手教官,平生統共就缺了兩樣東西,一是嘴上缺德,二是缺心眼的訓練出那么幾個白眼狼,最后,含血嗝屁了。 一朝穿越,據說她的前身性格乖巧樣貌討喜樣樣皆好,于是招人嫉妒暗害小命休矣。 新生的她,身世成迷,被困于白雪山坳之地成了某神秘王爺的圈寵,別人都吃好喝好,只有她被虐的遍體鱗傷不招人待見。 嗯?你問她都會些啥?可這天下之大,四國里我只認識這么幾個人。”葉無瀾想到了天闌國的戰王御南烈,卻記起三年前闐安城淪陷后御南烈就失蹤了,這些年似乎一直沒聽說過他的消息,又想到喻飛白那小子,猶豫了一下,忽然笑了笑:“我知道我應該去哪了。” 扶圖國,或許可以是她借兵的第一陣地。 喻飛白身份既與皇族有關,而且好歹還算是患難之交,她應該去扶圖國走一遭箭。 李太后身后有龐大的勢力,有龐大的蒼宏國,她一個小小女子,想要廢了她,想要奪了她的國滅了…
  • 穿越時空之前世情債

    洛辰的身子僵硬了那么一瞬間,然后他輕輕放開我,溫柔的看著我,抹著我的眼淚,摟著我轉過身看向七王爺:“父王,請問父王剛剛為什么要讓侍衛們將她圍起來,她犯了什么錯?”“她?本王正想問裴公子呢,不知公子打算如何處置你府中這位丫頭?”七王爺看向裴徹宇。就是兩人說話間,我便看向裴徹宇,只見他只是定定的看著洛辰和我,眼里閃過一抹凄涼,在那一閃神之間,我卻突然不知所措的將被洛辰緊握住的雙手抽了出來,卻還是呆在他的懷抱里,低下頭,不想去看他們。洛辰只是驚鄂的看了我一下,然后看著我微笑的拍了拍我的手,然后摟著我肩的手臂又緊了些。“父王,不管她怎樣,請您恕罪,不要傷害她。”洛辰看著七王爺,我抬起頭驚訝的看著他眼里的堅定。“洛辰你!……”七王爺沒料到他的親生兒子居然會維護我這么一個小丫頭,而破壞了他的一個小小的計策。我偷偷瞟著上邊裴徹宇和七王爺不太一樣的臉色,在心中暗嘆一口氣。“她不管做什么,絕對不會有惡意的,父王!兒臣替她擔保,請求…
  • 霸君的小寵

    心里有一種淡淡的失落,他苦澀的笑著搖了一下頭,她根本不可能這時候回燕州,何必要看,看到的還不是一片茫茫的人海,那里沒有一個是他熟悉的身影。  楚依忽然停上身子,總感覺剛剛路過的那輛馬車似乎給她一種很不一樣的感覺,轉頭看去,只也只是看到地已經遠的只剩一個小黑點的影子而己。  “怎么了?”方仲奇隨著她停下腳步,向后看去,又轉回頭看到楚依的臉上那淡淡的惆悵:“那馬車有什么不對嗎?”  “沒有。”楚依淡淡一笑,緩步繼續往前走,走到一個拐角邊上時,又停了下來。  方仲奇感覺到她手上越來越多的汗,安撫的拍了拍她:“要回來看看,是你自己選擇的,要不要面對,也要你自己選擇。你不是下定決心要回來看看嗎?”  楚依抬頭看了一眼方仲奇,輕輕點了點頭,但是眼里已經開始泛著星點的淚光。轉身,大步的走過拐角……  楚依驚呆了,看著眼前的景象,仿佛依然是曾經那個風風光光的劉府,匾額上沒有鮮血,門庭鼎盛,甚至…
  • 君王側:和親罪妃

    “愛妃這可真冤枉孤王,孤王一片心讓愛妃在天翼宮里休息,又怎么會有其惡意呢?”絕冽風邪笑著,修長手指輕輕磨蹭著滑嫩下巴:“真沒想到,愛妃想事情如此深謀遠慮,從一句話里就可以分析出那么多含義” “有時候,孤王在想……”絕冽風大手滑到長孫綺煙腰間,曖昧在背后游移,不給掙扎機會,俯下頭在耳邊輕輕啃咬:“在愛妃這副才剛剛十七歲身里,究竟藏一副幾歲靈魂?” 長孫綺煙募然微微一震,緩緩轉開頭 “在躲避什么?”絕冽風斜勾起嘴角,欣賞著撇過臉這一邊側臉上映出風華絕代和那一絲絲閃躲 “不允許我回明月宮嗎?君無戲言,你現在如此禁錮我不讓我動彈,明明就剛剛才出口話就反過自打嘴巴……”長孫綺煙皺起秀眉,抬起胳膊掙扎一下:“放開……” 絕冽風頓時挑起眉,笑看著皺起秀眉模樣,募然俯下頭在嘴角輕輕一吻,引得長孫綺煙猛然一頓,驚愕看一眼,便連忙抬起手在胸前推著:“不想讓我覺得你惡心,就離我遠點……”…
  • 拈花笑:毒醫棄后

    《拈花笑:毒醫棄后》作者: 納蘭靜語(大結局&花遲番外)【文案】: 蘇瞳,從小被殺手組織收養,善于毒術醫術,最后卻被自己不曾防范過的親妹妹殺害至死。 于是她很杯具的穿越成了耀都皇朝的皇后娘娘,注意,她是被我們尊貴的皇帝陛下親自踹進冷宮里的皇后娘娘,即將被廢…… 可是為毛她才剛剛穿越,就直接被人下了藥,控制不住的直接沖出冷宮隨便抓了個路過的男人拐回去那啥那啥,直到自己吃飽喝足以后,一腳將那個黑著臉的男人踹下,四仰八叉的一邊躺著一邊吧唧著嘴,又摳了摳牙做享受狀…… 哪知那位剛剛被自己給那啥那啥了的男人緩緩站起身…… “不知皇后娘娘,覺得朕的味道如何?”他笑,一身梨花般透白,攪動一池春水,美的驚心動魄。隱約中 蘇瞳仿佛看見了凌司煬微微側過頭想要看她一眼。 她不知道他想看過來的那一眼是冰冷還是溫柔 她只知道自己渾身都是冷的 麻木的轉過身沒有去看 痛苦的捂著腹部 難受的向前走了一步。 她聽見莫無畫痛恨的咒罵和莫痕的嘆息 聽到莫無畫罵她的負情負義 聽…
  • 妃常穿越:冷王的孽妃

    落落的淡定卻嚇壞了喜兒,喜兒咬著嘴,唯唯喏喏的磨蹭著,終于在一個最矮小的衣柜角落里找到了一件粗布衣裙,拿到落落眼前:“公主,這是喜兒的衣服……您要是不嫌棄,就暫時穿這個吧!”落落看了一眼她手上的衣服,微微一笑,點了點頭,剛想低下頭去解開身上圍著的被子里,喜兒卻過來扶著她站到一面銅鏡前,替她解開。被子的重量頓時減了下去,落落卻呆住,看著鏡子中陌生的美麗臉孔,,陌生的嬌美**,嚇一點驚叫出聲。她還以為這人與她同名,甚至有這么大的淵源,兩人是長的一模一樣的呢。可是鏡子里那個不同于現代野性美的柔美粉頰、及腰的烏黑秀發、還有嬌弱迷人的**上被明冽寒剛剛弄出來的淡淡青絲痕跡,完全并不是屬于她的呀。“這……”落落呆愣的看著鏡子中的自己,注視著鏡子中的水靈靈的大眼,深深呼吸了幾口氣,“天啊……姐姐我居然是百年難得一見的魂穿啊啊啊啊!”“公主?”喜兒嚇到,還沒給她穿上衣服,就聽到蘇落落的大叫。“呃……”落落閉上嘴,低下頭滿臉歉意的看著蹲在地上給她系裙子的被嚇到的喜兒,“…
  • 天上掉下個腹黑王爺

    “趁著一個女人醉酒后而去占便宜,這似乎不是君子所為。”明纖塵冷冷的看著他,又緩步上前,站定在林俊磊身側,看向被林俊磊摟在懷里扶在車邊搖搖晃晃的醉的雙眼都睜不開,嘴邊哼哼哈哈的不知道在念叨著什么的向陽陽,臉色又沉了幾分。說是9點回來,竟然半夜1點才回來,而且醉成這樣,甚至若是此時他沒在這里,恐怕這個她所謂的小磊哥就直接將吃干抹凈。林俊磊也頓時挑起眉,淡淡的看了一眼明纖塵,手下依然輕輕的扶著向陽陽,見她靠在車上似乎是有些不舒服,便順手將她拉進懷里,抬起手輕輕攬住她的肩將之摟在懷里,淡淡的看向明纖塵的目光:“你是陽陽的什么人?”明纖塵一頓,忽然冷笑:“你又是她什么人?夜半三更,謝謝你送她回家,不過在家門前做這樣的事情,不覺得有違君子之道嗎?”“君子?”林俊磊對他這有些古風古韻的措辭有些別扭,忽然嘆笑:“我是陽陽的朋友,從小到大關系都很好的朋友。這么晚了,送她回家是理所當然……至少剛剛想要親她……”林俊磊忽然俯下頭,溫柔的看著趴在自己懷里閉著雙眼哼哼呀依的小丫…
  • 纏上小爹爹

    “我不跪!!!”曉曉很堅決,她上沒跪過天,下沒跪過地,連親生父母是誰都不知道,只有一個養母,還早早的就撒手人寰了,再來個湯奕皓,她根本就誰也沒跪過!怎么可以跪面前這個險惡的郡主?“由不得你不跪!”弄云冷笑,抬起腳狠狠的踹了一下曉曉的小腿。“啊——!”曉曉痛的叫了出來,手卻是反抓住弄去的胳膊,死死的抓著她,不肯跪下去。“你放開,跪下去!”弄云想要甩開她,做勢又要踢她一腳,“啊——!啊——!”弄云瞪大了雙眼,看見曉曉忽然抬起頭狠狠的咬住她的胳膊,幾乎快要咬出血來:“痛死了!該死的你放開!”湘月坐在一旁,看著這兩人的樣子,怒火中燒的拍著石桌:“看來是教訓的少了!”“你給我放開!”弄云抬起另一只胳膊使勁的砸在曉曉的后背,曉曉頓時渾身無力的癱坐在地上,嘴里夾雜著一點點血腥的味道,抬起眼,不服的看著弄云。“你這個小賤人!”弄云氣極了,抬起手就煽了她一巴掌。曉曉被打翻在地,但她依然慶幸,她沒有跪給那個女人!那個……被皇上賜婚…
  • 孤星穿越:撲倒妖孽皇帝

    別拿本宮不當干部/孤星穿越:撲倒妖孽皇帝 作者:納蘭靜語【簡介很囧,正文系架空+玄幻+輕松+懸疑+偶爾大虐之類】作為一個沒啥本事的孤兒,眨眼間淪為穿越人士,對此她表示壓力很大。作為一顆政治與權利的棋子,反而被皇帝大肆“專寵”,對此她表示非常害怕。作為一名被刻意推至風口浪尖的寵妃,不會武功不會醫術不會寫詩不會跳舞不會玩宮斗,撒嬌耍無賴通通不好使,假裝糊涂單蠢只想保住一條小命,可那像個人妖似的美人皇帝咋就那么喜歡粘著她?說時,顏紅葉一身慵懶的站了起來,撿了一塊胭脂糕扔進嘴里。 “娘娘。” 募地,本來仿佛處于被動模式的柳曦月終于主動發話了,看樣子這女人讓平美人做個出頭鳥,結果沒成功,最后還是要自己出手。 顏紅葉背對著她們,冷冷一笑。 她轉身淡看了一眼柳曦月:“柳姐姐還有事?” 柳曦月微微蹙了蹙秀眉,臉色微微有些蒼白,赫然跪了下去。 顏紅葉一詫,怔愣的看著那個一向心高氣傲的女人,此時居然跪向自己。 “顏妃娘娘,當日曾在王府中的那件事,曦月實…
  • 總裁,我錯了

    “尹先生!”一旁的女傭總管小綠快步走上前:“今天怎么這么早就回來了?”尹晉臣沒回答,抬起手示意小綠先別說話,然后快步走進里邊,沖著在洗手間門外轉來轉去的那個怪異的背影走去。“童曉樂?”剛貼進她,沒看到臉,就能聞到她身上那些劣質化妝品的味道。尹晉臣冷瞇起眼,用著猜測的目光看著她的背影。“唔?”童曉樂一聽到有人叫她的名子,先是一愣,然后機械化的轉頭看向竟然中午就回來了的尹晉臣:“你不是去你們公司上班去了嗎?總裁也曠工啊?”當看到轉過頭來,依然又是昨夜最先見到的那副尊容的童曉樂時,尹晉臣咬牙撇過頭,冷聲開口:“馬上把你臉上的妝給我洗掉!”“才不要!我好不容易才化好的,你知道我每天給自己化妝要多久嗎?兩個小時哎!”“我的話,不想重復第二遍!”尹晉臣不耐煩的冷眼瞪著她:“快去!”童曉樂不屈服的抬起眼回瞪著眼前的沙豬男:“本小姐的話也不想重復第二遍,我說不洗就是不洗,除非我晚上回房間睡覺的時候我才洗!哼!你能把我怎么樣?我就是不洗……哇呀!”…
頂部
k8彩票网站